特朗普总统就伊朗问题战略发表讲话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7年10月13日

非常感谢你们。美国同胞们:身为美国总统,我的最高职责是保障美国人民的平安和安全。

历史表明,我们忽视一种威胁的时间越长,这种威胁就会变得越危险。出于这个原因,我在就职伊始便指令对我们针对伊朗无赖政权的政策进行一次全面的战略审议。这项审议现已完成。

今天,我要宣布我们的战略,以及我们将要采取的几个重大步骤,以抗击伊朗政权的敌对行为,并确保伊朗绝不会,我是说绝不会,得到核武器。

我们的政策基于一项对伊朗独裁政权及其支持恐怖主义并在中东地区和整个世界继续挑衅的行径的清醒评估。

伊朗处于一个在1979年夺权并迫使该国骄傲的人民服从其极端统治的狂热政权的控制之下。这个极端政权掠夺了全世界最古老、最有活力的一个国家的财富,并在全球各地散布死亡、毁灭和动乱。

首先在1979年,伊朗政权的人员非法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Tehran)大使馆并扣留了60多名美国人质,这场危机历时444天 。以伊朗为后台的恐怖主义组织真主党(Hezbollah)两次在我们驻黎巴嫩的大使馆制造爆炸——先是在1983年,然后是在1984年。由伊朗支持的另一起爆炸事件造成241名美国人死亡——1983年在贝鲁特(Beirut)的营房驻地的军人。

1996年,该政权又策划了一起在沙特阿拉伯的美国军人营地的爆炸案,冷酷无情地谋杀了19名美国人。

伊朗的代理人为活动分子提供训练,这些活动分子后来参与了基地组织(al Qaeda)在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制造的爆炸事件——这是在两年以后——造成了224人死亡,4000多人受伤。

该政权在9.11袭击事件后庇护高层恐怖主义头领,其中包括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儿子。在伊朗和阿富汗,得到伊朗支持的团伙已经杀害了数百名美国军事人员。

伊朗独裁政权的挑衅行径一直持续至今。该政权仍是全世界头号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并向基地组织、塔利班(Taliban)、真主党、哈马斯(Hamas)和其他恐怖主义网络提供帮助。它开发、部署并扩散导弹,对美国军队以及我们的盟友构成威胁。它在阿拉伯湾(Arabian Gulf)和红海(Red Sea)骚扰美国船只并威胁航行自由。它以不实指控关押美国人。它还针对我们关键的基础设施、金融系统和军队发动网际攻击。

美国远远不是伊朗独裁政权长期以来的流血杀戮行径的唯一目标。该政权暴力镇压本国公民;它在绿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期间当街枪杀了手无寸铁的抗议学生。

该政权在伊拉克煽动教派暴力,并为也门和叙利亚的残暴内战推波助澜。在叙利亚,伊朗政权支持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的种种暴行,并纵容阿萨德对无助的平民——其中包括许许多多儿童——使用化学武器的行径。

鉴于该政权杀戮成性的历史及现状,我们不应当小觑它对未来的邪恶设想。该政权最爱喊的两个口号是“美国灭亡”和“以色列灭亡”。

基于对这种形势的严重性的认识,美国和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多年来一直寻求通过范围广泛的一系列强有力的经济制裁来制止伊朗谋取核武器。

但上届政府取消了这些制裁,就在伊朗政权很可能就要完全崩溃之际。这就是2015年极有争议的同伊朗之间的核协议,名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简称JCPOA)。

正如我多次所言,伊朗协议是美国所签署过的最糟糕、最一边倒的协议之一。导致该协议产生的同一种观念还造成了多年来恶劣的贸易协定,致使我们的国家失去了数以百万计的许多就业机会,而其他国家却从中受益。我们需要能够更强有力得多地代表美国利益的谈判人员。

这项核协议递给伊朗独裁政权一条政治及经济生命线,并提供了其迫切需要的缓解制裁措施所造成的重大国内压力的机会。它还马上给予该政权一种金融上的助推,以及可供该政府资助恐怖主义的超过1000亿美元资金。

该政权还从美国这里得到了17亿美元的高额现金交割,其中很大一部分真被装上一架飞机送到了伊朗。想一想在机场等着这笔现金的伊朗人将这些高高堆起的钱款卸走的场景吧。我想知道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

最糟糕的是,这项协议使得伊朗能够继续开发其核项目的某些组成部分。而且还很重要的是,在短短几年里,随着关键性的限制措施不复存在,伊朗可能飞速迈向一种快速的核武器突破。换言之,我们得到的软弱的核查措施所换取的不过是仅能短期地、暂时地拖延伊朗走上通往核武器之路。

一项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短期延迟伊朗核能力发展的协议的目的何在呢?对于美国总统而言,这是不能接受的。在其他国家,他们考虑的是100年的中断期,而不是一次只有短短几年。

这项协议对美国而言最可悲的地方在于,全部款项都预先支付,而不是在协议后期当他们显示出已遵守规则之时,这是闻所未闻的。但事已至此,这是我们面临现在的局面的原因。

伊朗政权已多次违反这项协议。例如,他们分别两次超过了130公吨重水的限量。直到最近,伊朗政权在使用先进离心机方面还未能达到我们的要求。

伊朗政权还恫吓国际核查人员,使他们无法行使协议规定的全部检查权。

伊朗官员和军方领袖一再声称,他们不会允许核查人员进入军事设施,尽管国际社会怀疑其中一些设施属于伊朗秘密核武器项目的一部分。

还有许多人认为,伊朗在与北韩交往。我将指示我们的情报机构进行彻底分析,并汇报超出原审视内容的更多发现。

伊朗协议本身按说应促进“地区和国际和平与安全”。然而,在美国遵守我们对协议的承诺的同时,伊朗政权却继续在整个中东以及更广大的地区加剧冲突、恐怖和骚乱。重要的是,伊朗没有遵守协议的精神。

因此今天,鉴于伊朗构成的日益严重威胁,在经过与我们的盟国的大量磋商后,我要宣布一项针对伊朗各种破坏性行动的新战略。

首先,我们将与盟国合作,对抗该政权破坏稳定的活动以及它对该地区恐怖主义代理势力的支持。

第二,我们将增加对该政权的制裁,阻止它资助恐怖主义。

第三,我们将处理该政权威胁邻国、国际贸易和航行自由的导弹和武器扩散问题。

最后,我们将切断该政权获得核武器的一切途径。

今天,我还要宣布本政府将为实施这一战略所采取的几项重大步骤。

实施我们的战略首先始于一项本早应采取的步骤,即对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施加严厉制裁。伊斯兰革命卫队是伊朗最高领袖邪恶的御用恐怖武装和民兵。它把持了很大一部分伊朗经济,将大量宗教赞助资金没收后用于海外战争和恐怖活动,其中包括武装叙利亚独裁者,向代理势力及合作者提供用来攻击该地区平民的导弹和武器,甚至阴谋策划在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这里一个热闹的餐馆制造炸弹爆炸事件。

我授权财政部,针对伊斯兰革命卫队支持恐怖主义,对该整个组织实施进一步制裁,并对其官员、代理和从属成分实施制裁。我敦促我们的盟国和我们一道采取有力行动,遏制伊朗持续不断的危险的破坏稳定的行动,包括在伊朗协议以外实施彻底的制裁,打击伊朗政权的弹道导弹项目、它对恐怖主义的支持以及它所有而且是大量的破坏性活动。

最后,关于伊朗核项目这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自从签署核协议以来,伊朗政权危险的嚣张行为有增无减。与此同时,它在一面继续发展核项目,一面却得到了大幅度的制裁缓解。伊朗还与协议其他协约方达成了十分有利可图的商务合同。

2015年达成最终协议时,国会通过了《伊朗核协议审议法》(Iran Nuclear Agreement Review Act),确保国会对协议有发言权。法律规定的条件之一是,它要求总统或总统的指定人证明,暂停实施协议中的制裁是“合适的并相应于”伊朗所采取的终止其非法核项目的步骤。根据我提出的事实纪录,我今天宣布,我们不能也不会提供这种证明。

我们不会沿着一条结果必定是更多暴力、更多恐怖和有着伊朗取得核突破的非常真实的威胁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正因为如此,我指示本政府与国会和盟国密切合作,解决这项协议中的许多严重漏洞,从而使伊朗政权永远无法用核武器威胁世界。这其中包括协议中的定期自行废止条款,它们会在仅仅几年内就使对伊朗核项目的重要限制不复存在。

协议中的漏洞还包括没有足够的贯彻执行力和对伊朗导弹项目几乎完全沉默不语。国会已经开始着力解决这些问题。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主要领袖正在起草立法,修订《伊朗核协议审议法》,以便加强执行力度,防止伊朗发展洲际——这一点极其重要——洲际弹道导弹,并把限制伊朗核活动在美国法律上永久化。非常重要。我支持这些提议。

但是,在我们不能与国会及盟国共同达成解决办法的情况下,这项协议将被终止。对它有持续不断的审视,我们的参与可以被我,作为总统,在任何时候取消。

正如我们在北韩所看到的,我们对一种威胁忽视的时间越长,它就越严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心不让世界上的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获得核武器。

在这项努力中,我们与伊朗政权下的长期受害者——伊朗人民——完全站在一起。伊朗公民为他们领导人的暴力和极端主义付出了沉重代价。伊朗人民渴望——他们实在渴望——重新成为自己国家自豪的历史、文化、文明的主人,并与邻国合作。

我们希望,这些针对伊朗独裁统治的新措施将迫使该政府重新审视它以自己的人民为代价奉行恐怖主义的做法。

我们希望,我们今天的行动将有助于给中东地区带来一个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未来——一个主权国家相互尊重并且尊重本国公民的未来。

我们祈求在未来,儿童们——美国和伊朗儿童,穆斯林、基督教和犹太儿童——能够在一个没有暴力、仇恨和恐怖的世界中长大。

在那神圣幸福的一天到来前,我们将为维护美国的安全做我们必须做的努力。

谢谢各位。上帝保佑各位,上帝保佑美国。谢谢各位。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