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斯塔德大使: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强制执行不仅要求口头承诺

布兰斯塔德大使:1984年作为艾欧瓦州州长第一次来中国时,我搭乘一辆老式蒸汽火车,从北京前往河北省石家庄,为的是一个1983年我与河北省省长签署的姊妹州/省项目。当时我遇到了河北一个县的党委书记,他叫习近平。第二年他率领一个代表团访问了艾欧瓦。那之后的多年以来,我亲眼目睹了科技在推动中国经济转型中发挥的作用。

每年4月26日我们都庆祝世界知识财产日,肯定作者、艺术家、设计师和发明家的贡献。他们推动了创新,激发了创造力,这些创新和创造力对定义现代生活,支撑全球经济增长起到了帮助。

自2017年作为美国大使回到中国后,我有机会与我的老朋友、现任中国主席相聚,讨论过去40年来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在我与他的几次交谈中,习主席表示,他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并理解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强有力的知识财产保护和强制执行。

因此,听到他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讲话让我感到鼓舞。讲话中他承诺改善中国的知识财产保护和强制执行。美国随时准备好与他合作来实施这一愿景。

解决一个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它的存在。

尽管已取得进展,但大范围的制假在中国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欧盟、日本和美国流通的假冒商品中,约有72%来自中国。

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继续伤害着许多在中国的美国公司。今年1月,中国公司华锐风电(Sinovel)因窃取美国公司AMSC的技术而被判有罪,这导致该公司损失70%的员工和超过8亿美元的销售额。

与此同时,在中国,许多外国公司不被允许在公平的赛场上竞争。它们面临歧视性的许可条款,而且,作为做生意的一项条件,它们被迫进入合资企业,与中国合作方分享自己的知识财产。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要求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来泰瑟(Robert Lighthizer)根据1974年的《美国贸易法》第301条,对与中国的技术转移、知识财产和创新有关的政策和做法进行彻底、透明的调查。

该报告于3月22日发表,它提供了215页的证据,显示不仅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力度不够,而且其歧视性的做法是一个妨碍自由和公平贸易的国家产业政策的组成部分。

不必非得如此。当中国企业的知识财产受到保护时,即使北京不将赛场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倾斜,它们也可以具有创新性和全球竞争力。

我经常听到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说,他们希望继续在中国市场经营,但担心自己的知识财产会被窃取,或者他们将被迫转移自己的技术作为做生意的条件。

我也听到了北京这里的其他大使同样的诉苦。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国家已经宣布,它们将与美国一起要求在世贸组织就应对中国的知识财产的歧视性技术许可政策进行磋商。

事实上,中国对待知识财产的方式不是一个美国造成的问题,也不仅对美国来说是个问题。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的讲话表明,他认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是中国领导层落实他的承诺、立即采取具体措施、铲平赛场、改善对所有公司——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的知识财产保护的时候了。

在这个世界知识财产日,如果我想去石家庄旅游,我现在可以用自己的智能手机买火车票,或者乘电动汽车出行。

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未来40年它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