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及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共同会见新闻记者(讲话摘译)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多(Palo Alto, CA)
2018年7月24日

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及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共同会见新闻记者

讲话摘译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早上好。我想首先感谢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和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及他们的团队与我们一起在加利福尼亚州出席这次活动。

自1985年国务卿乔治·舒尔茨(George Shultz)和威廉姆·克洛(William Crowe)上将前往堪培拉(Canberra)出席第一届澳美部长级会议(AUSMIN)以来,我们两国的关系得到更密切的发展,同时我预期还将继续发展。我们视澳大利亚为我们最好的友邦和最强大的盟国之一,为此感到骄傲。在世界各地,他们都不负所望。我们将继续在一系列关键的双边和全球问题上密切合作。

马蒂斯部长和我与外长毕晓普和国防部长佩恩举行了历时两天的良好会谈。我们为协调双方在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及其他地区的战略重点进行了密切协商。我们还加强了我们对澳新美安全条约(ANZUS Treaty)的承诺。这项条约于1951年签订,目的在于协调我们各方抗击共同威胁的行动。关于我们共同的安全努力,我会请马蒂斯部长直接介绍更多的情况。但我可以说,在这条战线上,我们的合作和我们的努力及我们的联盟坚不可摧。

我们还从战略高度讨论了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实现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共同目标。我们两国都将继续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努力,保护空中和海上自由,促进市场经济,支持良好治理和自由,保障主权国家防范外来胁迫。

下星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将就充分实现印度-太平洋经济关系的成功更详细和更完整地谈谈我们的看法。我将与佩里(Perry)部长和罗斯(Ross)部长一起出席在华盛顿(Washington)举行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会议。毫无疑问,我们两国的经济关系十分牢固,不论是外国直接投资,还是我们在技术领域从事的工作都是如此。我们这里有来自澳大利亚的学生,美国学生也在那里学习。我们两国的经济关系在全世界举世无双。我认为,这个地区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美国与澳大利亚还以同一个声音要求北韩最终以全面可核实的方式实现去核化。在这个问题上,金委员长(Chairman Kim)已经表示同意。澳大利亚始终是坚定的支持者。他们了解,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施加压力的行动,包括继续加强制裁,对于全世界成功地促使北韩实现去核化至关重要。

我们在国务部(Department of State)和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的)的团队将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加强这个联盟。联盟关系已经为我们两国和地区及全球的和平与稳定做出了如此众多的贡献。美国与澳大利亚都认识到,我们可以一贯相互依赖,即使在充满激烈竞争和不确定的时代面临各种挑战之际也毫不动摇。

*     *     *     *

马蒂斯部长:

*     *     *     *

佩恩部长和我签署了网络谅解备忘录,使我们两国能够为一道提高共同的网络能力而开展研究和开发。在达尔文(Darwin)的我国海军陆战队轮驻部队(Marine Rotational Force)将按照我们的东道国伙伴澳大利亚确定的时间表,达到此前双方已同意的2,500人。这些行动,借用佩恩部长的话说,显示了美国和澳大利亚将在印度-太平洋地区说到做到。

我们有着共同的战略目标:确保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包容和繁荣,使国家不分大小均受到尊重和国际法保护。我们今天提出的联合工作计划将通过进一步融合我们的军事行动和对加强美-澳在整个地区——包括提到的太平洋岛屿——的协作承诺,以增进美国-澳大利亚政府间合作的具体步骤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在北韩问题上,我们将继续对该政权保持去核化压力,贯彻由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一致支持实施的安理会国际制裁,防止船对船的能源物资转驳。我们也就国防创新建立了合作。鉴于澳大利亚现在是美国国家技术和工业基地(U.S. National Technology and Industrial Base)的一部分,我们将在这个领域探索各种深化国防工业合作的机会。

*     *     *     *

问:谢谢。蓬佩奥国务卿,毕晓普部长最近对中国在南太平洋逐渐扩大战略和经济影响表示了担忧。我想知道你如何看待这一点以及美国准备如何对此作出反响。你对这点担心吗?另外,马蒂斯部长,美国国会议员乔·考特尼(Joe Courtney)最近说,他希望看到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12海里区内展开单边航海自由行动。虽然这需要尊重澳大利亚的决定,但是作为国防部长,你希望澳大利亚这样做吗?……

国务卿蓬佩奥:……

让我来说——我们过去两天来用大量时间讨论了如何保持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威胁来自许多方面;无疑中国构成那里的担忧。我们讨论了各种实力因素——经济、外交。你谈到航行自由,我将让马蒂斯部长和毕晓普部长更稍直接地谈一谈。

但是,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低估美国对这方面的继续承诺。它——我们做的方式不同。我们是民主社会,因此我们展示实力的方式是独特的,是与那些不是这样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展示实力的方式不同的。我认为,南太平洋地区与世界大多数地区一样,懂得有美国这个盟国的巨大作用,有这样一个几十年来始终如一展示民主价值的国家的巨大作用,拥有美国这个伙伴带来的人性尊严与拥有不是这样的伙伴是不一样的。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最终占上风,不仅在南太平洋,而且在世界各地。我认为,美国作为一个伙伴能够产生的激励,能够创造出的以持续和高尚的方式珍惜我们的伙伴的格局是历史上无与伦比的,我认为是世界非常珍视的。吉姆?

马蒂斯部长:我们完全协同一致,澳大利亚和美国,与我们想要的在太平洋地区的一种最终状况,而那当然是自由的、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那里的国家不论大小都受到尊重对待,对于他们的领土完整、他们的主权以及他们的主权决定。我认为,当我们审视南中国海时,我们的关切在于过去从未被军事化的地物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化了。我们一直非常——几届政府以来我们一直非常明确,我们不同意那种做法。但至于澳大利亚的航行自由决定,那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主权决定。而且我们全面协调、协作,在我们的军事演习和我们的军事行动方面。现在,我们将这个决定留给澳大利亚人民,这完全是恰如其分的。

问:谢谢你,早上好。向在座的几方提几个问题。国务卿蓬佩奥及外长毕晓普,有报道说北韩已经开始在其西海(Sohae)试验场拆除设施。你们能证实这一点吗,还有哪些措施——你们希望看到哪些更多的措施以及希望多快看到?

然后是问马蒂斯部长,如果我可以的话,总统有关伊朗的推文表明有可能发起军事攻势。你认为那条红线在哪里,如果伊朗跨过它,美国就将动用军事力量,你是否对在这种日益升级的言辞下美国与伊朗在该地区的军队之间会出现一些误判感到关切?

******

国务卿蓬佩奥:首先让我来回答第一个问题,然后再请马蒂斯部长作答。我们已经看到有关导弹引擎试验场的公开媒体报道。这将完全符合金委员长在新加坡与特朗普总统会晤时对他做出的承诺。他对他们口头做出了这一承诺。我们一直在强烈敦促让核查人员在那个引擎试验设施被拆除时到实地现场,与金委员长的承诺一致,而且今天上午我就说这么多。

你提问的第二部分是你们希望看到进一步采取哪些措施。这好回答。他们应当全面地、完全地去核化。这些步骤是金委员长承诺采取的,也是全世界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各项决议要求采取的。就是这么直接明确。

马蒂斯部长:关于伊朗,我认为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伊朗在整个地区一贯表现出并显示出的破坏稳定的影响。刽子手阿萨德(Assad)依然掌权的唯一原因——首要原因——是因为伊朗一味支持他、增援他、为他提供资金。我们在也门看到同样的恶劣行径,他们在那里煽动更多的暴力。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种种破坏能力从巴林到[沙特]王国都显示出来。现在是伊朗改弦易辙,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表现出责任感的时候了。它不能继续像某些执意向整个地区输出恐怖主义、输出干扰破坏的革命组织一样毫不负责。因此,我认为总统已十分明确地阐明,他们正走在一条歧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