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蓬佩奥第51届东盟外长会议及相关会议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新加坡
2018年8月4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在第51届东盟外长会议及相关会议(51st ASEAN Foreign Ministers’ Meeting and Related Meetings)上的讲话

媒体见面会(Press Availability)

国务卿蓬佩奥:各位早上好。我荣幸地来到新加坡出席我的第一个东盟(ASEAN)部长级会议。我首先要感谢维文(Balakrishnan)外长主持会议。我们重申了我们牢固的双边关系,而且很高兴在6月来过新加坡之后再回到这里。

我们依然感谢新加坡为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6月的首脑会晤成功提供的支持,而且我们赞赏新加坡在过去的这一年中为促进一个有韧性和创新性的东盟所做的不懈努力。我还有幸有机会同李总理(Prime Minister Lee)商讨至关重要的、战略性的美国-新加坡伙伴关系。

而且我想在这里也默哀片刻,代表美国向老挝人民就最近发生的不幸造成生命损失的水坝坍塌事件表示慰唁。我们有救灾专家正在实地支持老挝有关当局及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并提供所需的援助。我们还向缅甸最近发生的洪水和滑坡灾害以及印度尼西亚地震灾害中的受害者表示慰唁。

在我几天来以东盟为核心的参与接触过程中,我转达了特朗普总统对于这个重要性不断增加的关键地区的承诺。安全一直是我们的有关对话中的一个主要重点。作为我们增进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区域性安全的承诺的一部分,美国非常高兴地宣布提供近3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在整个地区增强安全合作。这笔新的安全援助将推动我们共同的要务,特别是增强海事安全、建设人道援助及维和能力,以及增进抗击跨国威胁的项目。

我还强调了对北韩保持施加外交及经济压力的重要性,以实现金委员长(Chairman Kim)所同意的北韩最终的、完全可核实的去核化。应当谨记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美国的安全目标;而且清楚的是,我们在东盟内的合作伙伴及盟友都知道北韩去核化对于他们的自身安全有多么重要。我敦促他们严格执行所有制裁,其中包括完全制止对运往北韩的石油的非法船对船转驳行为。

我们看到了有关俄罗斯允许同北韩公司合资经营,并为北韩外籍劳工发放新的工作许可的报告。如果这些报告被证明是准确的——而且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一点——那么这就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375)。

我想提醒每一个支持这些决议的国家,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是我们将同莫斯科(Moscow)商讨的。我们希望俄罗斯方面以及所有的国家都遵守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并执行对北韩的制裁。任何有损于全世界实现北韩最终全面去核化目标的违犯行为都将是美国会非常严肃地对待的问题。

此外,我在东盟这里提出了有关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军事化的关切,以及在该地区保持一种基于规则的秩序的重要性。我们还商讨了推动在反恐怖主义方面的合作,其中包括应外国恐怖主义武装分子返回该地区的威胁,以及网际安全。

我们在重申支持缅甸正在进行的民主转型的同时,还提出了解决在若开邦(Rakhine State)的人道主义危机所必需的重要步骤。

就上述及其他关键性安全问题取得进展对于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至关重要。东盟仍将处于这项努力的核心。在一个自由的印太地区,每一个公民都能不受限制地行使他/她的基本权利。

至于良好治理的问题,我们为柬埔寨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正而感到遗憾。柬埔寨人民理应得到更好的对待。

在经济上,特朗普总统认识到这个全世界最具竞争力的一个地区的长期战略重要性。印太地区一直是而且仍将是一个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特朗普总统想要确保美国及所有国家都能负责任地获取所有现有的及未来的种种机会的惠益。这正是美国承诺要做的,依据我们的价值观、法治、透明制度及良好治理。

正如我在本周早些时候所言,美国奉行合作关系经济学;我们寻求伙伴合作,而不是支配垄断。本周早些时候在美国商会(United States Chamber of Commerce)主办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上,我阐述了特朗普政府为促进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而制定的经济战略,并谈到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商务接触为什么对于我们增进和平、稳定及繁荣的使命至关重要。

美国公司企业是致力于世界繁荣的首要力量。当各国同美国公司合作时,他们能够确信自己正在与之合作的是全世界最审慎的、经营得最好的、最透明的公司。作为对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美国经济承诺的一个新时代的首期款,我在论坛上宣布了价值1.13亿美元的新的美国政府资源,以支持未来的基础性领域:数字经济、能源以及基础设施。

此外,目前特朗普政府正与国会(Congress)共同推动“建设法案”(BUILD Act)的通过。该法案现已经美国众议院(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批准,有待美国参议院(United States Senate)采取行动。根据这项法案,政府的发展融资能力将增加一倍以上,达600亿美元,用于支持美国民营部门对海外战略机会进行投资。上述计划属于战略性投资,目的在于促进我国伙伴与作为推动世界繁荣最强动力的美国公司进行交往。

在我本星期宣布的1.13亿美元拨款中,1,000万美元用于为支持经济规划提供资金,其中大多数用于美国-东盟联通行动计划(U.S.-ASEAN Connect)。美国将继续与我国的伙伴一起支持地区安全、公平和对等的经济伙伴关系及良好治理,从而使印度-太平洋地区各独立国家在实现自由与和平的同时繁荣昌盛。

去年,我们庆祝东盟成功50周年。今年,我们在庆祝美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期待东盟继续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发挥核心作用,

为此,我很高兴回答一些问题。

诺尔特女士:好,我们有时间接受3个提问。首先请——请每次只提一个问题——洛杉矶时报(LA Times)的特雷西·威尔金森(Tracy Wilkinson)提问。

:你好。

国务卿蓬佩奥:你好。

问:谢谢你。现在你是否可以对我们略微谈谈,在与中国进行如此激烈的贸易战时,你与中国交谈,与中国谈判,要求他们协助解决北韩问题,有多艰难或者多复杂?

你还谈到北韩——你要求他们,所以我想你实际上在这里会见了北韩人员。情况是否如此?你今天早些时候曾说,他们——金似乎掌控着去核化的时间表,那么你希望看到下一步采取什么重要行动?

最后,你谈到——

诺尔特女士:特雷斯,只限于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我算了一下,有6个问题。

:不,只有2个问题。(笑声)。好吗。

国务卿蓬佩奥:让我先回答你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问题。特朗普总统极为迫切地希望世界各地都实现贸易的自由、开放、公平。我们在贸易方面所做的全部工作都恰恰以此为目标。特朗普总统接手的是一个不公平的贸易体制,美国工人和美国公司都未受到中国对等或公平的对待。特朗普政府进行的努力正是为了对这种情况进行修正,进行调整。昨天,我与中国对等的有关官员谈到这个问题。当然,我们还谈到加强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重要性。他们明确表示继续这样做的承诺。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北韩和迄今取得的进展。金委员长在6月12日就在这里做出了承诺。他说他将使他的国家实现去核化。此后,我们始终为此进行努力,制定可以达到这个目标的相关程序。我们对金委员长按照承诺归还55人遗骸一事感到高兴。他承诺开始拆除一个引擎试验场地。这项工作已经开始。

关于实现北韩去核化的进程——在北韩所处的半岛上,我认为我们都了解这项工作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根据我在这里参加的各项会议来看,我必须说,全世界都一致希望这个目标能够实现。没有哪一个国家不感谢美国为促进全世界有可能实现这个最后目标进行的努力。我们决心为之努力。金委员长对此做出了承诺。我对于我们能够按照时间顺序达到目标和全世界将庆祝联合国安理会的要求得到满足感到乐观。

:你今天是否会见了北韩人员?

国务卿蓬佩奥:请讲。

:你是否在这里会见了北韩人员?

国务卿蓬佩奥:我没有在这里会见北韩人员。

诺尔特女士:下一个,下一个问题,布隆博格(Bloomberg)的尼克·沃德姆斯(Nick Wadhams)

:谢谢你, 国务卿先生。关于土耳其问题,现在牧师安德鲁·布伦森(Pastor Andrew Brunson)仍然未能获释,你是否预见美国将考虑对土耳其实施新的制裁?在这个问题上与土耳其的关系出现下滑,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是否对土耳其的北约(NATO)联盟成员身份造成了威胁?

国务卿蓬佩奥:昨天我与对等的有关官员进行了建设性的交谈。我明确表示,布伦森牧师早就应该获得自由并得到允许返回美国。其他被困在土耳其的人员也同样必须获得自由。我希望今后几天我们能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不想预测今后我们为进一步提高这种可能性可能做或者不可能做的事。我们进行了良好的交谈。我十分希望我们将在今后几天和今后几个星期取得后续进展。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土耳其面临大量的挑战,坦白地说我与外长密切合作——进行努力——与他们的外长共同努力。我们已经——我们为我们如何在曼比季(Manbij)推进制定了路线图——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存在了很长时间。我们不仅达成了协议,而且在实地为履行协议取得实际进展。我们正为此辛勤努力。土耳其是北约的伙伴,美国有充分的意愿继续与之相互合作,共同努力。

诺尔特女士:最后一个问题由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的卡利萨·杨(Charissa Yong)提问。

:国务卿先生,你好。我的问题是,你曾说东盟在自由与和平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仍然处于中心地位,从实际的角度来看这意味什么?在贸易谈判中,在所有的谈判中或自由贸易安排中,东盟是否拥有一席之地,或者将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女士。这一点如何发展完全取决于东盟各国如何选择参与其中。我说过,这是我第一次访问东盟并出席部长级会议,但是我并非第一次与几乎每一个国家,与我的对等官员都进行了互动。我在这次访问期间有机会与他们会晤。

我在出席东盟会议期间发现有关方面要求与美国一起努力的高度承诺——与美国一起对他们每一个国家,对东盟和对美国都重要的问题进行努力。我今天早晨在这里与他们进行了交谈: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使每一个国家都有真正的机会进行竞争,运送自己的产品,不受东盟任何一名成员或该地区任何国家的控制和威胁。这一点很重要,关系到东盟至今50多年所坚持的具有核心地位的安全和经济目标。 我认为,这一届部长级会议也大大推进了这个进程。

多谢诸位。

诺尔特女士:谢谢诸位。谢谢大家。

国务卿蓬佩奥:谢谢诸位。祝大家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