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发表国情咨文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1月30日

 

[以下是有关美国对外政策的摘译]

议长先生、副总统先生、国会各位议员、美国第一夫人和我的美国同胞们:

*             *             *             *

美国经历了数十年的不公平贸易协议,致使我们的繁荣受到损害,我们的公司、我们的工作机会和我们的财富被夺走。现在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我国失去了自己的财富,我们正在努力夺回。

经济投降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

从现在开始,我们期待贸易关系公平合理,互利互惠。

我们将努力修订弊端丛生的贸易协议,谈判达成新的协议。这些协议必须是良好的协议,也是公平的协议。

我们将加强执行我们的贸易法规,保护美国工人和美国的知识产权。

*             *             *             *

最近几个月来,我的政府与民主及共和两党人士广泛会商,努力为移民改革制订两党一致的方案。……

我们的方案有四大支柱:

我们的方案的第一个支柱要求以宽容的方式为180万年少时随父母入境的非法移民提供成为公民的途径 —— 受惠人数几乎比上一届政府执政时期多三倍。按照我们的方案,凡符合教育和工作要求的人,且有良好的道德表现,就可以在12年内获得正式美国公民的身份。

第二个支柱要求全面保障边界安全。这意味着在南部边界建造高墙。这意味着增雇更多的英才……保障我们社区的安全。关键问题是,我们的方案弥补了一些导致罪犯和恐怖主义分子利用可乘之机进入我国的很严重的漏洞—— 最终结束了很有害和很危险的“随捉随放”的做法。

第三个支柱要求结束签证抽签制度——这个制度不考虑技术、特长,也不考虑美国人民的安全,仅通过随机方式送出绿卡。现在应该开始转向评分移民制度——接纳拥有技术,希望工作,能为我国社会做贡献,同时热爱和尊重我国的人。

最后的第四个支柱要求结束链式移民,保护核心家庭。根据目前残破不堪的制度,一位移民实际上就可以申办任何沾亲带故的人,人数毫无限制。按照我们的方案,我们的重点是直系亲属,仅限于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这项重大改革很有必要,不仅有利于我国经济,而且有利于我国的安全,也有利于美国的未来。

*             *             *             *

我们在国内重建美国的力量和信心之际,还努力在海外恢复我们实力和地位。

我们在世界各地面对着各种流氓政权、恐怖主义团伙和中国及俄罗斯等挑战我国利益、我国经济和我国价值观的对手。在抗击这些严重的危险之际,我们认识到软弱必然走向冲突,举世无双的实力才是切实保障我国伟大防务的必要途径。

为此,我要求国会停止危险的防务扣减,为我国伟大的军队提供充分的经费。

作为我国防务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进行我国核武库的现代化和重建工作,希望永不付诸使用,但使之强壮威猛,可以遏制任何国家或任何人的任何侵略行为。或许将来会出现神奇的一天,世界各国将共同消除本国的核武器。但遗憾的是,这一天还没有到来。

去年,我还作出保证,我们将与我们的盟友共同努力,把伊斯兰国组织(ISIS)从地球上消灭干净。一年之后,我骄傲地报告,致力于击败伊斯兰国组织的联盟已经解放了非常接近100%的曾一度被这些刽子手占领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领土。但是,还需要作更多的努力。我们将继续作战,直至将伊斯兰国组织打败。

*             *             *             *

作出在平民医院里安放炸弹这类行径的恐怖主义分子罪大恶极。在可能时,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消灭他们。在必要时,我们必须能够拘押和审讯他们。但是我们必须明确:恐怖主义分子不仅仅是罪犯。他们是非法敌方作战人员。在海外被逮捕后,他们应被作为恐怖主义分子受到应有的对待。

过去,我们愚蠢地释放了数以百计危险的恐怖主义分子,而后却会在战场上与他们再次遭遇——包括伊斯兰国组织头目巴格达迪(al-Baghdadi)。我们抓住了他,我们拘留了他,我们释放了他。

因此,今天,我要兑现另一个诺言。我刚刚签署了一项命令,指示马蒂斯部长(Secretary Mattis)——他工作极其出色,谢谢你——重新审视我军拘押政策,并且继续保持关塔那摩湾(Guantánamo Bay)拘留设施的开放。

我将要求国会确保,在与伊斯兰国组织和基地组织的斗争中,我们继续拥有一切必要的能力拘留恐怖主义分子——无论我们在哪里追踪他们,无论我们在哪里找到他们。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现在的去处是关塔那摩湾。

我们在阿富汗的战士也有了新的交战规则。与英勇的阿富汗伙伴并肩行动的我军人员,再也不会受到人为时间表的制约,我们不再把自己的计划告知敌方。

上个月,我还采取了一项得到美国参议院数个月前一致支持的行动:我承认耶路撒冷(Jerusalem)是以色列的首都。

其后不久,数十国在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上投票反对美国这项主权决定。2016年,美国纳税人慷慨地向这些国家提供了200多亿美元援助。

正因为这样,今晚我请求国会通过立法,帮助确保美国的对外援助资金永远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将只提供给美国的朋友,而不是美国的敌人。

在我们在世界各地加强友谊的同时,我们也在重新辨明我们的敌人。

当伊朗人民群起反对腐败独裁统治的罪恶行径时,我没有保持沉默。美国在伊朗人民争取自由的勇敢斗争中与他们站在一起。

我要求国会处理在糟糕的伊朗核协议中的重大缺陷。

本届政府也已经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独裁政权实施了强硬制裁。

但是,没有任何政权对公民的压制像北韩独裁统治那样彻底或残酷。

北韩对核导弹的肆无忌惮的追求有可能很快威胁到我们的国土。

我们正在为施加最大压力进行宣传动员,以防止那种情况发生。

过去的经历告诉我们,满足现状和让步只会助长猖狂和挑衅。我将不会重复将我们带到这一非常危险地步的过去政府的错误。

我们只需看一看北韩政权的邪恶本质就能明白它可能对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国构成的核威胁的性质。

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曾是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一名勤奋的学生,而且是一名优秀的学生。奥托在前往亚洲留学途中参加了一个去北韩的旅行团。在旅行结束时,这位杰出的年轻人遭到逮捕,并被判犯有反国家罪。经过一场令人羞辱的审判,那个独裁政权判处奥托15年苦役,然后于去年6月让他返回美国——已然伤势严重而且生命垂危。他返回之后仅仅几天就去世了。

奥托的非常好的父母,弗莱德和辛迪·瓦姆比尔(Fred and Cindy Warmbier),今晚在我们中间——还有奥托的弟弟奥斯丁(Austin)和妹妹格里塔(Greta)。请坐。你们是对威胁我们世界的这种危险的有力见证,而且你们的坚强激励着我们所有人。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今晚,我们誓言要以美国的决心来缅怀奥托。

最后,在座的还有一位这个政权的邪恶本质的见证人。他名叫Ji Seong-ho(纪松鹤,音译 )先生。

1996年,Seong-ho还是北韩的一名饥饿的少年。有一天,他试图从一列火车上偷些煤,以换取几口难以获得的食物。在这个过程中,他昏倒在铁轨上,饿得虚脱了。他醒来时被一列火车从身上轧过。他随后忍受了数次截肢,没有任何东西能减轻伤痛或疼痛。他的哥哥姐姐把自己的一点点食物留给他以帮助他康复,自己却吃土充饥,永久性地导致了他们发育迟缓。后来,他在短暂去过中国返回后受到了北韩政权的酷刑折磨。折磨他的人想知道他是否见过任何基督教徒。他曾——他在那以后决心争取自由。

Seong-ho拄着拐杖千里跋涉,穿越了整个中国和东南亚地区,奔向自由。他的大多数家人都追随了他。他父亲在试图出逃时被抓住,并被折磨致死。

今天,他生活在首尔(Seoul),在那里救援其他脱北投诚者,并向北韩广播该政权最惧怕的真理。

今天他有了一条新腿,但Seong-ho,我知道你一直留着那对旧拐杖,让自己谨记所走过的漫长道路。你的巨大牺牲激励着我们所有人。请坐。谢谢你。

Seong-ho的历程是每个人类灵魂对自由生活的渴求的明证。

正是同一种对自由的渴求在将近250年前孕育了一个名叫美国的特殊的地方。它当时是介于汪洋大海和辽阔荒原之间的一小簇殖民地。它是抱着一种革命性理念的伟大人民的家园:那就是他们能够自治。他们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且,他们齐心协力,能够照亮整个世界。

这就是我们国家的一贯特性。这就是美国人一贯捍卫的、一贯为之奋斗的,而且一贯都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