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说明书:美国和中国就气候变化、新国内政策承诺和在巴黎达成富于雄心的气候协议的共同愿景发表元首联合声明

情况说明书:美国和中国就气候变化、新国内政策承诺和在巴黎达成富于雄心的气候协议的共同愿景发表元首联合声明

值此习近平主席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进行国事访问之际,美中两国发表美中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标志着美国和中国抗击气候变化的联合领导力今天达到了另一个重大里程碑。这份声明建立在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去年11月具有历史性的公告的基础之上,那份公告公布了各自2020年后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描述了今年12月在巴黎达成一项新的全球气候协议的共同愿景。联合声明还包括重大国内政策声明以及对全球气候融资的承诺,显示了两国为实现去年设定的目标而采取果断行动的决心。

  • 巴黎气候协议的共同愿景—作为承诺实现成功和富于雄心的巴黎成果的一部分内容,两国阐述了一套对于协议的共同理解,包括达成一项不断增强雄心的成功协议的重要性,指明全球经济在本世纪向低碳转型的方向。双方一致认为,需要一个加强透明度的制度来建立互信和信心,通过对行动的报告和审查和适当方式的支持等途径推进有效的执行,并在区别对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上取得新进展。
  • 富有雄心的国内政策公告—中国今天证实,计划在2017年启动一个涵盖发电、钢铁、水泥和其它主要工业部门的全国排放交易系统,并实施一个有利于电网中低碳来源的“绿色调度系统”。这些公告和近期完成的美国清洁电力计划相辅相成,将在2030年前把美国电力部门的排放减少32%。两国都正在制定新的重型汽车燃料效率标准,将于2016年完成,2019年实施。两国还正在加紧工作,逐步减少超级污染的氢氟碳化物(HFCs)。
  • 开辟气候融资的新领域—放眼两国的海岸线以外,两国宣布进一步的措施在国际上帮助加速向低碳发展,包括中国做出的一项价值200亿人民币(31亿美元)的新气候融资承诺,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气候变化并采取新步骤来控制公众对高碳活动的支持。两国还再次确认了双方在联邦和地方层面上进行双边合作的承诺。

为巴黎协议设立共同愿景

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致力于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取得富有雄心的成果,并阐述了对巴黎协定的一套共同理解。

在减缓气候变化的影响方面,两国领导人就一套包括三个要素的方案达成一致,以此来加强巴黎成果的雄心。第一,他们认识到,减排目标和各国提出的政策是向低碳经济转型长期努力的关键步骤,并一致认为,这些政策应该逐渐增强以达到更加宏伟的目标。第二,他们强调各国制定和公布本世纪中期低碳转型战略至关重要,应着眼于2摄氏度以内的全球温度目标。第三,他们强调了全球经济在本世纪向低碳转型的必要性。

双方领导人一致同意提高制度透明度,建立互信和信心,以及推进有效执行的重要性,包括通过对行动的报道和审查和以适当方式支持,并且一致认为,这个系统应该为那些发展中国家提供灵活性。考虑到这些国家的能力,它们需要这种灵活性。

两国领导人还在区别对待问题上取得新进展,包括重申对2015年一项富有雄心的协议的承诺。这项协议考虑到不同国情,反映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的原则,并且以对每一个要素都恰当的方式,在协议相关要素中加入区别对待的内容。他们还同意,在国际谈判中需要加强因地制宜,这是对气候变化的长期全球应对手段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在对发展中国家的财政援助方面,除了宣布具体的新的气候融资以外,双方重申了2009年发达国家承诺的2020年气候融资动员目标,并且强调在2020年以后继续提供资金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建立低碳和有益于气候康复的社会的重要性,敦促来自发达国家的持续支持,而且鼓励其它愿意这样做的国家提供支持。

最后,双方认识到在向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重大科技进步的关键作用,并支持在未来几年大幅度增加清洁能源技术的基础研发。

这组有关巴黎气候谈判主要议题的协议反映了美国和中国决心相互合作,并且同所有其它国家合作,争取在巴黎达成历史性的气候协议。

富有雄心的国内气候政策

今天,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宣布了为执行和兑现2014年11月两国各自的气候目标而设计的重大国内气候行动。

电力部门和工业-

  • 美国正在采取措施,在2016年落实清洁电力计划。这项最近完成的电力计划将在2030年将电力部门的碳污染比2005年的水平降低32%。今天,美国承诺在2016年完成一项为那些选择不自行制定执行碳排放标准计划的州完成一项执行这些标准的联邦计划。
  • 中国将在2017年启动一套全国排放交易系统。中国的国家总量和交易系统将支持发电、钢铁、化工、包括水泥在内的建筑材料、造纸、以及有色金属的减排。这些行业共同产生的污染占中国碳污染相当大的比重。
  • 中国正在电力行业执行一项新的绿色调度。中国的“绿色调度”系统将优先调用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并建立一个准则,首先接受效率最高、污染最低的化石燃料发电厂所生产的电力。这种做法将加速减少高污染、高耗能的电力,支持开发可再生和非化石燃料来源,也将更好地利用中国快速增长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的能力,同时支持其富有雄心的非化石能源在2020年达到15%,到2030年达到约20%的目标。

运输。今天,美国和中国承诺在2016年完成各自下一阶段为重型汽车设定的燃料效率标准,两国承诺在2019年执行这些标准。声明标志着中国承诺和美国拟定的引进新的重型汽车标准的时间表相一致。

建筑和城市。今天,美国承诺在2016年底之前完成20多项家用电器和设备的效能标准。这项承诺将使我们能够实现到2030年年底通过这些措施减少30亿吨碳污染的目标。与上周中国城市在洛杉矶举行的美中气候领导人峰会上公布的雄心勃勃的提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高峰的目标相一致,中国还确认,到2020年,城市地区50%的新建筑将符合绿色建筑标准。此外,中国还确认,在同一年,公共运输在城市机动车交通的份额将达到30%。

甲烷和氢氟碳化物。在美国减少甲烷排放的战略基础之上,美国政府2015年1月公布了到2025年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排放的甲烷量比2012年水平减少40%到45% 的目标,并承诺在2016年完成制定近期拟定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甲烷排放标准。今天,美国承诺在2016年完成两项标准的制定,减少垃圾填埋产生的甲烷排放。美国环保署根据重要新替代品政策,也在近期完成了一项规则的制定,禁止在各种终端用途中使用一些最有害的氢氟碳化物。美国承诺在2016年采取新行动,减少氢氟碳化物的使用和排放,包括宣布私营部门减少氢氟碳化物排放相当于7亿公吨碳污染的承诺方面取得进展,以及新一轮私营部门额外减少氢氟碳化物排放的承诺。中国也计划加快努力,控制氢氟碳化物排放,包括到2020年有效控制HFC-23排放。

开拓气候融资新领域

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强调动员气候融资支持发展中国家低碳、有益于气候康复的发展至关重要。和美国承诺向旨在支持发展中国家气候行动的多边筹资机制的绿色气候基金投入30亿美元相一致,中国宣布将通过为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气候变化而设计的一个双边基金筹款200亿人民币(31亿美元)。这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最重大的气候资金承诺,也再次显示了两国正携手合作,确保发展中国家获得可持续发展和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好准备所需的工具。

美国和中国就在国际上控制对高碳项目的融资达成一项重要的新共识。今天,中国这个世界上基础设施公共融资最大的提供者之一,同意将努力严格控制公共投资流向国内和国际那些高污染和高碳排放的项目。此前,美国在2013年承诺结束对除最贫穷国家外的新常规燃煤电厂提供公共融资,而且越来越多的国家和融资机构也在朝相似的方向发展。

深化气候变化领域双边合作

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和中国加深了双边接触,以解决在抗击气候变化问题上各自国家面临的具体挑战。我们启动了一系列行业行动,加大了联合研发,并与监管者、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来应对这些共同的挑战。

美中气候变化工作组。今天,两国承诺通过美中气候变化工作组等途径,进一步加强和深化双边合作。这种合作包括在开发卡车和大客车燃料效率标准方面的技术和政策交流;在执行碳捕集、利用和封存( CCUS)项目上继续取得进展,去年11月的大型碳捕集、利用和封存( CCUS)展示宣布将在中国挑选项目地点 ;在减少氢氟碳化合物方面合作,包括私营部门承诺推进气候友好型的氢氟碳化物替代产品;并继续支持通过《蒙特利尔议定书》逐步减少氢氟碳化物,以及在多个其它领域的直接减排努力上进行更多合作。

地方政府采取的行动。美国和中国特别重视两国地方政府推进气候行动的新兴合作。两国元首欢迎2016年9月15日至1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举行的美中气候领导人峰会的成功。峰会公布了新的中国“率先达峰城市联盟”。这些城市和省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每年12亿吨(大体相当于日本或者巴西的总排量),它们首次确定二氧化碳排放的高峰年,比2030年左右达到高峰的全国目标要早。美国城市、县和州也提出具有雄心的长期减排目标,包括加利福尼亚州承诺到2050年将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减少80%至90%。西雅图市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清洁能源研究。美国和中国还非常重视清洁能源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并且赞赏美中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CERC)的合作和成果。

  • 运输–双方宣布启动一项隶属于美中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的新技术领域,用于改进中型和重型卡车的能源效率。该计划预计将加速高能效卡车的开发并将这类卡车引入两国市场,显著降低运输部门的石油消耗和温室气体排放。美国和中国还宣布将建立协作电动汽车(EV)互操作中心,目的是协调相关的技术标准,促进协调,以及为两国现有的成功的电动车项目提供技术支持。
  • 能源和水–在美中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下属的新的能源与水领域,美国和中国将合作探索一系列创新技术来缓解水资源和与能源生产和使用相关的管理上的压力。美国还公布了五个项目,研究使用二氧化碳储存场地的盐水或海水生产淡水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