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团结

(AP Photo/Czarek Sokolowski)

作者:雅采克·查普托维奇和迈克尔·蓬佩奥

[以下文章最初于2019年2月12日刊登在cnn.com]

雅采克·查普托维奇Jacek Czaputowicz 是波兰外交部长。迈克尔·蓬佩奥( Michael R. Pompeo )是美国国务卿。文中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团结一词再次在波兰流行——尽管它或许与你想象的不同。词中含义曾经代表了1980年代反共产主义运动,如今它意味着波兰与美国的牢固合作关系。在我们本周共同主持促进中东未来和平与安全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to Promote a Future of Peace and Security in the Middle East)之极,团结也将是我们希望汇聚华沙(Warsaw)的所有国家所实现的目标。我们的目的是建立更强大的伙伴关系,在这个冲突泛滥的地区推进共同的安全目标。

这次会议有来自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和北约(NATO)60多个国家出席,它说明我们的目标认真一致,具有历史意义。我们不仅将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而努力,而且也将讨论叙利亚和也门的暴力不稳定局面。我们还将针对导弹扩撒、能源安全、新生网络威胁、反恐和人道援助等问题举行专题讨论。我们的大目标是,针对如何在这些问题上取得进展以及在其他更多方面,听取各国当场直率发表意见。如我们各位外长同仁所知,多边会议往往是宣发表预备文稿的走形式场合。但本次会议不同。我们希望让真正的交谈带来真正的行动。

我们期待各国所表达的观点反映其自身的利益。在某一方面有分歧不应妨碍在其他方面达成一致。例如,过去,我们两国对伊朗核协议持截然不同的立场。尽管有这种巨大分歧,但是美-波关系始终牢固不破。我们希望这种合作将成为所有与会国家致力于采用的模式。在许多——也许在大多数——问题上达成共识是完全可能的。

在中东安全问题上已经有广泛合作的先例。上星期,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全球联盟(Global Coalition to Defeat ISIS)的79个伙伴成员在华盛顿(Washington)会晤。我们的卓越努力——它使伊斯兰国组织哈里发统治地区面临彻底崩溃——是各国的合作意愿所能取得的成就的证明。法国和英国实施空中打击;约旦和土耳其接纳叙利亚难民;海湾国家为实现稳定作出慷慨贡献。每一个国家都发挥了作用,我们的集体努力已经基本摧毁了哈里发政权,使流离失所的人能够返回家园。

这些努力,以及我们两国间激励人心的合作史,将指导我们的行动。波兰和美国的正式外交关系始于整整100年前,当时美国外交官休·吉布森(Hugh Gibson)将大使馆临时设在华沙的布里斯托尔饭店(Bristol Hotel)内。远在此之前,被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称为“我所认识的最纯洁的自由之子”的塔德乌什·科希秋什科(Tadeusz Kościuszko),在美国独立战争(American Revolution)中帮助设计了军事堡垒,例如位于西点(West Point)军校的防御工事。他的波兰同胞卡齐米尔·普瓦斯基(Casimir Pulaski)——美国骑兵队先驱——在布兰迪万战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挽救了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的生命。

美国和波兰致力于不辜负历史的榜样。这是我们时代的要求。特朗普(Trump)总统两年前在华沙强调,建立世界和平“不仅要拿出资金,而且要拿出意愿”。这些字句意味着,在中东地区实现和平与安全的最佳途径,是要每个国家付出努力。我们以此为目标将各国聚到一起,召唤世界走向新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