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是调查世界卫生组织灾难性的公共失败和内部腐败的时候了

原文发表于:https://pjmedia.com/claudiarosett/now-is-exactly-the-time-to-investigate-the-whos-catastrophic-public-failures-and-internal-rot/

免责声明:这篇文章里表达的观点不代表美国政府官方政策。

克劳蒂娅·罗塞特   (CLAUDIA ROSETT )

2020415

特朗普总统决定在审议世界卫生组织在严重管理不善并掩饰病毒疫情当中扮演的角色时暂停美国对该组织的资助,是恰恰正确的。特朗普要求世卫组织整顿其恶劣又具误导性的行为,停止向中国叩头,这不仅是为美国,也是为全世界做了一件重要的事。

但此时出现了担忧的声音,说在这个特殊时刻,正处1918年以来最严重的疾病大流行之际,不该在此时打断世卫组织每年从美国纳税人那里拿到的约5亿美元。世卫组织的一大支持者比尔·盖茨表示这个联合国的卫生部门是无可取代的。北京政府的一名发言人宣称特朗普的决定将会削弱世卫组织,且损害国际合作。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认为世卫组织对世界努力打赢抗击COVID-19的战役是绝对关键的并且任何对世卫组织的审议应当等到我们终于翻过了此次疫情的这一页之后。

不要上当。希波克拉底誓言叮嘱医生们毋傷害,世卫组织章程里对其总干事与其工作人员有类似的要求。但是今天世卫组织的伤害已达到造成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规模,以其糟糕透顶的保证(没有明显证据显示人传人)、其乖张的指示(世卫组织建议不要实施任何国际运输的限制)以及其对中国毁灭性谎言和集权行径的歌颂(中国应被感谢和尊重)误导了全世界。

造成当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是中国掌权的共产党,但这也不代表世卫组织就没错。中国于1231日通报武汉的疫情爆发,但之后近三周淡化明显的危险,压制来自武汉恐惧的医生们的警告,掩藏在武汉呈指数扩散令人忧心的迹象,直到离开中国的旅客已经把大量的感染传播到国外。世卫组织若不是无知,就是同谋不论是哪种情况都给人不佳印象,世卫组织数周持续欺骗,称新冠病毒对世界其他地方不构成威胁。

在疾病传播开来时,世卫组织发出了一系列错误信息,包括现在恶名昭彰的114日的推文,称中国有关部门未发现明显证据显示人传人。即便在中国于120日承认该疾病在人类之间有高度传染性之后,即便中国在123日对武汉全市进行强制封城之后,谭德塞和他的团队依然迟迟不肯敲响严正的警钟。直到130日,武汉封城一周后,谭德塞闪电访问北京,向中国的暴君习近平主席献殷勤之后,世卫组织才终于做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宣布。

COVID-19始於武汉的实验室内,世卫组织助中国掩藏证据

特朗普于131日限制与中国之间的旅行,减缓病毒传入美国的速度之后,世卫组织(和中国)继续反对任何该类限制(但,当前冠状病毒肆虐全球,中国自身也实施了入境交通运输禁令)。2月初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会议于日内瓦召开中国已经正式通报逾17000件冠状病毒病例,超过360人死亡,而美国当时记录了第11件病例谭德塞在会上重申他对旅行禁令的反对。他告诉委员会中国做得非常好,保护世界免受病毒影响,还称:在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染病的机率非常低。

世卫组织控制COVID-19的一贯做法大概是这样,包括谭德塞拖延到311日才宣布全球疫情大流行。那时疾病已经散布至超过100个国家世卫组织还叹称,如果大家都仿效中国了不起的成就,还是可以得到控制。(与此同时,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报导的头条包括世卫组织的独立性不应被质疑。

现在,谭德塞和他的团队已经不得不改口,考虑到病毒已经散布至中国以外的184个国家和区域,全球累计病例超越200万,超过134000人死亡。近日,随着死亡人数增加,全球陷入恐慌、隔离和接踵而至的经济崩溃,谭德塞和他世卫组织的副手们耗费大量时间呼吁全世界要团结“—另再加上大笔钞票用于世卫组织继续不断扩张的疾控冒险旅程。(虽然上周谭德塞暂时打断了他全世界团结的呼吁,点名侮辱并攻击台湾的民主政府台湾政府和世卫组织不同,他们一开始就察觉冠状病毒的威胁,进而采取行动。)

在中国的病毒谎言里,由总干事谭德塞·阿达诺姆·盖布雷耶苏斯带领的世卫组织已成为狂热的帮凶。打着世卫组织的旗帜,谭德塞和他的团队为北京的谎言、抵赖和宣传粉饰太平。他们赞扬中国是透明度的典范、疾病管理的模范,即便在关于中国政府的欺瞒和残暴对待自己人民的惊人报导出现时依然继续。很明显地,谭德塞认为如果美国限制与之间中国的旅行,那会造成世卫组织的严重关切。但如果中国威胁、逮捕或强迫失踪其本国仗义执言的医生和博主们,或把病人锁在家里,任其死亡,却不是世卫组织该管的事。

但世卫组织这种扭曲的标准不应令人惊讶。中国至少在13年前就开始拓殖世卫组织,当时中国的候选人,香港前卫生署署长陳馮富珍,成为世卫组织的总干事,任职10年直到谭德塞接任。陳馮富珍之前在香港由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早期缓慢又失败的反应已经备受争议。该疾病由中国传入香港。在她的领导下,世卫组织在2014年西非埃博拉危机的响应糟糕至极最后是由美国和数个医疗慈善团体伸出援手。华尔街日报一篇社论于2014114日对此作出评论时说,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世卫组织一向都更注重把资源投入于政治活动,而非其对抗疾病的核心任务丢失了这个职能,也难怪世卫组织在埃博拉还没过于猖狂前无法遏制它。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依照结果看来,在联合国曾有过的严重失误里,2020年世卫组织在处理中国冠状病毒疫情时的失败、谎言、延迟和对北京的谄媚阿谀,和1994年联合国决定无视其维和部队从卢旺达发出、迫在眉睫的种族屠杀绝望的警告不相上下。当时有超过80万人遭屠杀。而当前的全球大流行里,牺牲的人命和受影响的生计已经庞大无比,我们甚至还未得到全面的计数。如果美国继续资助世卫组织,那就是极为不负责任的。在这个不如昔日的联合国卫生机构将世界带往更深的灾难之前,现在就急需一个针对其公共失败和内部腐败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