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韩的人士讲述惊人经历

郑光日
郑光日

[郑光日 — 穿越边界]

郑光日:[朝鲜语讲述]
我从被抓进去的那天起,受尽了各种可能的酷刑。

他们用水刑和电刑折磨我。

他们还毒打我。

旁白:郑光日从未料到会受到北韩政府
如此残忍的对待。

1969年,他和母亲及兄妹们为逃避
中国的政治迫害

逃到北韩。

与他们在中国延吉的经历相比,
北韩好像是一片富饶的充满机会的土地。

郑光日:我在那里长大,在军队服役了10年。

我还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

我在贸易公司做事的时候,经常到中国出差。

90年代中,有一次去中国的时候,

我偶然结识了一些韩国人。

北韩人不得与韩国人交往。

但是,作为商人不可避免地会遇到韩国人,
我最后与他们做起了生意。

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受到监视。

旁白:1999年7月22日晚,

北韩国家安全部的两个人

进入他家,没有说明原因便将他逮捕。

郑光日:他们逼我承认我是间谍。
但我告诉他们我不是间谍。

我受了九个月的酷刑。

被捕的时候,我的体重是75公斤。

在九个月的虐待后,我的体重减到只有36公斤。

最终,他们迫使我承认我犯了我并没有犯的 间谍罪。

旁白:郑光日被送到丘多集中营,
那是一个政治监狱。

他说,那里的囚犯瘦骨嶙峋,好像是行走的骨架,
他们每天被迫劳动16小时,

并且遭受无情的酷刑折磨,许多人被饿死。

郑光日:我在那里被关押了三年。

我受到非人的待遇。

我于2003年4月12日获释,

因为最后证明我不是间谍。

我感到这个国家背叛了我,我再也不能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

旁白:2003年4月25日,

郑光日从图们江游泳抵达中国,逃离了北韩。

他在经过了经由东南亚的漫长历程后,
于2004年抵达韩国。

郑光日:我到韩国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更换所有的姓名身份,

包括我的电子邮件地址和银行身份,不用我的真实姓名。

我的名字是J-A-U-I-N.

它的发音是Ja-yu-in,意思是“自由人”。

旁白:在终于获得自由以后,
他成立了针对北韩的非营利组织“无锁链”,

主要目标是在北韩取消政治劳改营,

并向北韩人介绍外部世界。

郑光日:我在不同国家工作的时候许多人问我

为什么北韩没有发生民主革命。

北韩人民不知道他们在受压迫和没有自由。

所以,我们要把外面的信息传递到北韩。

说得更具体就是,我们向北韩传送U盘或者micro SD储存卡,

上面有视频内容,如韩国戏剧和电影,

也有普通美国人的生活视频。

旁白:郑光日已经向北韩本土输送了10万多个U盘,

他希望北韩的每个人至少能得到 一个U盘。

郑光日:一旦他们认识他们所受的是非人的待遇,

也就是通过我们在传递的这些信息,

那么他们就再也不会甘当金正恩的奴隶。

[美国国务部制作][TEXT: Ji Seong-ho — Beyond the Border]

池成鎬-边界之外

Ji Seong-ho — Beyond the Border
Ji Seong-ho — Beyond the Border

池成鎬:[用韩语讲话]
我在2000年决定逃离北韩。

我在北韩的生活如同活地狱。

解说:他是池成鎬。他与很多
生活在北韩的人一样,

逃离前的生活一贫如洗,陷入绝望的境地。

我不能上学,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吃。

我需要到处寻找食物,到山上挖野菜,

剥树皮充饥。

我还干很重的活,或者到
火车上偷偷扒煤,用来换玉米。

解说:1996年他14岁,饿得面黄肌瘦,

池成鎬一时失去知觉,从火车上摔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火车在他昏迷时碾过他的身体,

随后多年他拖着残疾的身体,生活困苦,痛不欲生。

2000年,他想不再连累家人。

池成鎬跨过边境前往中国,
希望能找到一些食物带回家。

出乎我的意料。

我首先注意到,那里的夜市上陈列着大量的食物。

十分令人震惊。

在北韩,我们晚上没有电。

但那里夜间灯火通明,烤肉香气四溢,
我感到这才是人应该过的生活。

我当时还发现中国人不喜欢当时的金正日。

他们说他不让人民吃饱饭,

让我这样身有残疾的人远道而来找东西吃。

他们甚至说他自己那么胖,却让人民饿死。

我以前在北韩从未听人说过这样的话。

我对这种情况感到很吃惊。

解说:池成鎬在中国逗留的
时间不长,但让他大开眼界。

然而他知道,他必须回到北韩的家中。

他回去入境时被当地警方发现,

受到极为严厉和残酷的对待,
他身体残疾,更令人感到惨无人道,无法忍受。

他们没收了我从中国带去的食物,对我施加酷刑。

当时,我已经少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

但他们仍然对我进行毒打,并没有因此饶过我。

我很痛苦。

我们做工,政府本来应该发给
我们粮食,但他们却听任我们饿死。

我因为去中国找粮食而受到折磨,
简直让人很气愤。

所以我决定有朝一日去韩国。

解说:2006年他得到一个机会。

池成鎬和他兄弟往北方的图们江走,
开始6,000英里的长途跋涉。

他们利用“地下铁路”的管道穿越中国,

辗转来到东南亚丛林地区。

2006年7月,他终于抵达目的地—韩国,

立志决不再让其他人遭受自己经历的痛苦。

北韩人民都想逃离自己的国家。

但是与中国接壤的北部边界已被关闭,
他们现在尝试穿越非军事区或从海上走。

这些人已经到了十分绝望的地步。

我们所做的是,帮助居住在中国的逃亡者

或者刚刚逃出来的人前往韩国过自由的生活。

解说:在他的帮助下,“为了人权行动和团结起来”
组织已经从中国救出了数百名北韩难民,

带他们来到韩国。

2018年,他应邀前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在美国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受到褒扬。

令人很振奋,感慨万分。

这也是一项殊荣。

介绍美国各项政策的国情咨文
提到我的名字,我感到很荣幸。

当我举起拐杖的时候,我想大声告诉人们,

金氏王朝让我们忍饥挨饿,
使我成为残疾人,置我们于死地,

但是我活了下来,成为胜者,
站起来讲述这一切。

美国国务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