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及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署与中国达成的里程碑式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对外政策 2020年1月15日发布 “从一开始本届政府就坚持不懈地奋力为美国工人争取公平的竞争环境。”–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 签署与中国达成的里程碑式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今天,特朗普总统签署与中国达成的新的、可完全执行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特朗普总统履行承诺,纠正了过去各种失败的政策,为美国实现了更公平的贸易。 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将开始重新平衡我们与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关系,使我们两国都能受益。 签署这项协议将为美国工商业、农民、制造业和创新者发挥不同寻常的促进作用。 实施关键性的改革:中国已同意在广泛的一系列重要领域实行重大结构性改革。  协议将有助于为美国创新者的竞争和取胜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很重要的是,纳入协议的逐项改革可完全执行,并包含了强健的争端解决系统,保障有效实施和执行。 中国第一次在贸易协议中同意停止强迫外国公司为获得市场准入向中国公司转移技术的做法。 中国将着手解决在商业机密、商标、打击盗版和仿冒产品的执行等领域长期存在的大量知识产权问题。 中国同意对涉及货币贬值和汇率的货币措施做出坚定承诺。 协议涉及一系列广泛阻止美国金融服务公司在中国竞争的贸易和投资壁垒。 协议涉及不公平地限制美国食品和农业出口的结构性壁垒。 协议包含中国有关接受美国农业生物技术产品的重大承诺。 重新平衡贸易:这项协议将开始平衡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为美国工商业和农民提供新的机会。 作为新协议的组成部分,中国承诺增加进口至少2,0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和服务。 中国增加进口美国产品将在今后两年期间内实施。预计这方面的行动甚至将持续到2021年以后。 增加进口将使重新平衡美国-中国的贸易关系取得重大进展。 根据这项协议,中国将购买美国制造业、农业、能源和服务业的产品。 中国已同意连续两年每年购买美国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业产品,给美国勤劳的农民巨大的收益。
阅读更多»

美国针对参与妨碍委内瑞拉国民议会的马杜罗前政权官员采取行动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1月13日,美国制裁了七名涉及试图绕过委内瑞拉国民议会民主程序的马杜罗前政权的现任或前任官员。这些附庸马杜罗的个人试图封锁国民议会大厦并举行一场不被宪法批准的选举,来阻止大多数合法的委内瑞拉议员投票。 美国采取本次行动是根据经修订的第13692号行政命令,该行政命令授权对委内瑞拉政府现任或前任官员进行制裁。这展示出美国在委内瑞拉人民努力恢复委内瑞拉的民主和繁荣时对他们一如既往的承诺。马杜罗扼杀委内瑞拉人民的民主意志的高压和非法的企图再次揭露出他的绝望。我们呼吁委内瑞拉安全部队维护委内瑞拉宪法,允许所有议员进入联邦立法大厦,以及不使用暴力,包括不针对他们民主选举出的代表使用暴力。委内瑞拉安全部队最终效忠的是委内瑞拉人民,而非马杜罗。我们呼吁他们认识到他们权力的合法来源。 美国和大多数委内瑞拉人以及许多其他国家一道继续认可胡安·瓜伊多为国民议会的合法议长以及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在临时总统瓜伊多和国民议会代表委内瑞拉人民通过和平的方式恢复民主之时,我们呼吁所有国家和我们一起支持他们。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硅谷领导集团发表讲话:“技术与中国构成的安全挑战”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1月14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对硅谷领导集团(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发表讲话:“技术与中国构成的安全挑战” 2020年1月13日 联邦俱乐部(Commonwealth Club)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诸位下午好。谢谢卡尔(Carl)友好的引言。也感谢达菲(Duffy)博士邀我今天拜访联邦俱乐部并给予接待。 我有机会通过阅读略微了解一些有关硅谷领导集团的情况以及70年代创建的初衷是为了解决那个年代最大的问题之一:轮流断电。看来你们又再次回到这个问题上。(笑声)我想我可以开这个玩笑。我来自加利福尼亚。(笑声)我想没问题。 认真地说,能来到这里,我的确感到很荣幸。硅谷创下的业绩简直不可思议。天才的作品对世界做出了贡献,为加利福尼亚州和世界各地千百万人带来了繁荣。硅谷遵循美国自由和民主的观念改善了人类条件。你们完成的工作——我可以这样说,因为我本人也曾在民营部门工作——的确是提供一流服务的表现,堪称独具一格的服务。 今天我还知道,我讲话的对象是一群特别的观众,与你们的创始人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一样,体现了我们伟大国家真正的独特之处。他认识到,美国梦千真万确。他是过来人。他是爱国者。他知道美国经济安全是企业公民的一份责任。他曾出任部长——尼克松政府(Nixon administration)的国防部副部长。当时我只是一名陆军上尉——对帕卡德先生是不错的选择。我会努力,希望有一天能像他一样。 他曾说“管理工作应对员工负责,对顾客负责,对广大的社区负责”。我认为他本着这种精神鼓励我们大家“从大处着眼”。 今天我想对诸位谈一个具体的话题,美国对中国关系的挑战和机会。我们需要从大处着眼,可以能还需要更认真的思考。因为我相信我们可以与中国合作,正如本届政府已经表示的那样,我期待接下来几个小时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认为此事对美国来说非同寻常。我们希望多多益善。 但是我们还必须坦诚地面对一些难题,涉及与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做生意对国家安全产生的影响。对于开发我国一些最敏感的技术的公司而言,这个问题尤其重要。在这个地区,这样的公司很多。 我想先简单地谈一些情况,然后回答卡尔提供的问题。我们——我很高兴与诸位谈几乎任何问题。你们将看到,我会十分直言不讳。美国如此众多的繁荣在这里诞生——现在以及未来。 谈到推特(Twitter)等震撼世界的发明,不禁令人为之振奋。我承认,我每天都会查看某一个推特账户。(笑声)你们都应该知道,在这项很了不起的工作中,点点滴滴都渗透了自由这个最基本的要素:按照我们每一个人的要求进行自由思考和交流;自由从事发明创造并保护你们自己的财产、你们的发明;自由竞争;免征跨境销售税的自由——直到几年前为止。 即使你失败了,我们很多人都遭遇过失败,我们的制度仍然能够帮助你站起来重新出发。 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人,很多企业家都不以失败为耻,因为你们可以从中学习,得到改善,并继续竞争。我们都是这样学会如何将自己的设想付诸实施,第二次就能马到成功。 这个体制,我们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理念,创造出世界不曾见过的最大财富和繁荣,而技术对此发挥了巨大作用,而且我们都知道,它将继续具有这种作用。 我在全球走访时,有一点非常清楚:只有在美国,技术巨人能够从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和芒廷维尤(Mountain View)的车库和宿舍里崛起,使得并且将继续使美国的自由成为可能。 然而,我们的公司在世界很多地方经营时,没有这样的自由。中国——具体而言中国共产党——构成特殊的挑战,特别是对你们的行业。 你们对这些问题都有亲身体会。我将复述一些,但主要想征求你们的看法。我听到企业领导人——坦率讲,大多是在私下——跟我谈到的担忧:害怕遭黑客入侵;害怕利润被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削弱;害怕中国公司盗取设想,随后在中国制造,并起诉你侵犯专利,使你倒闭。 大多数情况下我是在私下被告知这些,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这指出一个重大问题:中国猖狂窃取知识产权是真实存在的,而并不是只影响到某一个公司的问题。具备投资和创造以及保护那些产权的能力是我们美国整个创新经济的支柱。 就在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面对着大约1,000个知识产权案,几乎全部都多少与中国有关。 但是,如你们所知,知识财产的运用同样令人不安。如此之多的黑客和盗窃者——如A.P.T. 10组织 ——与中国国家安全部有关联,是有其原因的。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所谓“军民融合”。你们许多人知道这点。这是个技术词,但概念非常简单。根据中国法律,中国公司和研究人员必须——我重复,必须——与中国军方分享技术,否则将受到法律惩罚。 其目的是让中国人民解放军占有主宰地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核心使命是维护中国共产党当权——也就是那个带领中国日益走向专制和正在加剧压制的中国共产党。它与这里和全美国所奉行的宽容理念完全相悖。 因此,即使中国共产党保证说,你的技术将只限于和平用途,你应该知道,这里存在巨大风险,也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风险。 鉴于我们许多最有创新力的公司与中国政府和同中国政府有关联的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去年,一个朋友,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Dunford)将军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这样说,“谷歌(Google)在中国进行的工作正在间接地使中国军方受益”。 诚然,商务决定是你们自己的决定。你们要对股东负责,你们要向董事会交代。我明白这点。我知道你们的工作是要为股东赚钱。特朗普政府完全支持这点。发明新东西。改变世界。我理解。在我曾经营的小公司,我们每一天完全就是这样做。 但是,我也想提醒各位作为美国人,作为一个自由国家的公民,这个国家正在日益面临中国的行动所带来的风险,这些行动有可能恰恰破坏让你能够发展企业和发明创造的自由。这不是危言耸听,不是威胁,而是要我们所有人都有所意识。 华盛顿特区已经在这样做。我们现在实事求是地看待中国,而不是以我们的一厢情愿去看待它。两派政治阵营都在这样做,美国公司也为爱国事业团结起来。美国在这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任何读过历史的人都会记得,所谓“民主军火库”(Arsenal of Democracy),也叫做美国制造业,对我们当年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的胜利至关重要。 ...
阅读更多»

美国与伊拉克的持续伙伴关系

美国是在中东地区的一支向善的力量。我们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是要继续打击伊斯兰国(ISIS),而且正如国务卿所说,我们致力于保护美国人、伊拉克人和我们的联盟伙伴。对于我们打击ISIS的任务在伊拉克有多至关重要,我们一直都很明确。在此时,任何派往伊拉克的代表团都将致力于讨论如何最好地重新致力于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不是讨论撤军,而是我们在中东地区正确、适当的兵力态势。今天,一支北约代表团正在国务院讨论提升北约在伊拉克的作用,这与总统希望在我们所有的集体防御努力中分担责任是一致的。 但是,美国和伊拉克政府之间确实需要对话,不仅仅是关于安全,而且还关于我们的金融、经济和外交伙伴关系。我们希望成为一个享有主权、繁荣和稳定的伊拉克的朋友和伙伴。 发言人声明,2020年1月10日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与斯坦福大学学生的政策讨论:“恢复威慑:伊朗的实例”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1月13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与斯坦福大学学生的政策讨论:”恢复威慑:伊朗的实例“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at Stanford University) 帕洛阿托,加利福尼亚州(Palo Alto, California) 谢谢诸位。很高兴见到你们。今天大家都好吗?天气这么好,不会让人不高兴。我依稀记得,我在南加州长大期间每天都是如此。我还注意到——汤姆,谢谢你友好的介绍。我还注意到,对我的介绍是第70任国务卿,而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是第45任总统,所我担任的职务周转率高得多。(笑声) 我希望对几位特别来宾表示感谢。我知道国务卿赖斯(Rice)也在座。汤姆,谢谢你的捧场。我以前的同事和亲密好友麦克马斯特(McMaster)将军也在场。能回到加利福尼亚会见诸位总是很令人高兴。 你们能在这个杰出的机构学习,可以说荣幸之至。你们早期的毕业生之一是美国的一名伟人,胡佛研究所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他高度尊尚美国开创的所有不同凡响的辉煌业绩,值得我们对他赞佩有加。他从艾奥瓦州(Iowa)的一名孤儿成长为美国总统。他是一名优秀的采矿工程师。我本人也是工程专业毕业生。他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从澳大利亚到中国,勤奋工作,事业有成。 第一次世界大战(First World War)爆发后,他发挥自己的才干参加协调工作,帮助被困在欧洲的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返回美国。他在这项工作上取得的成功促使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后投身于救助欧洲摆脱饥馑的努力。他体现了我们数十年坚持的美国人道主义努力的每一个方面。 1948年74岁时,他在自己的出生地谈到美国对他这样一个贫穷的孤儿给予的恩惠。他说,“我拥有任何人都渴望的每一项荣耀。在整个地球上,除了美国,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给予所有的孩子这样的生活机会。” 我自己也经常有同感。美国是一个真正特别的地方。 我不想谈近几天和几个星期采取的行动,只想谈谈我们的政府为努力保障美国的安全和保护你们每一个人所做的工作。 本月3日,我们使全世界最危险的恐怖分子之一从战场上永久消失。 你们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叙利亚成千上万人被杀害;也门饥荒遍地,霍乱蔓延;什叶派武装团伙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等什叶派新月地带(Shia Crescent)采取破坏民主的行动。 伊朗政权及其代理人在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直接指挥下制造了所有的种种罪孽。为此,在获悉苏莱曼尼的死讯后,数千名伊拉克人走上街头表示庆祝。还有更多的人原来毫无疑问可以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担心会受到伊朗支持的残余歹徒对他们进行殴打、监禁和杀害。其中很多歹徒在这以前的几天曾出现在美国大使馆门前。 现在,诸位可以看到,伊朗人民正走上街头。尽管需要冒巨大的个人危险,他们的人数也同样相当可观。他们焚烧带有苏莱曼尼头像的海报和广告牌,高呼“苏莱曼尼是刽子手。” 他们知道,他们受到压迫,苏莱曼尼是主要的黑手之一。美国支持他们呼唤自由和公正,对阿亚图拉及其附庸和他们从内部摧毁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行为发出正义的怒吼。我需要重申特朗普总统坚持的立场,伊朗不得伤害任何一名示威民众。我希望人人都这样做。我们已经呼吁我国在全世界和各地区的盟友都向他们发出同样的呼声。 卡西姆·苏莱曼尼的手上沾满了美国人的鲜血,除了奥萨马·本·拉登(Usama bin Ladin)以外,没有任何恐怖主义分子欠下的血债比他多。他杀害了我们美国600多名同胞。我还认识其中的一些年轻人。 他是最近对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发动袭击的罪魁祸首,也是 去年12月27日杀害一名美国人的罪魁祸首。 他下令在12月31日攻击大使馆,攻击在巴格达(Baghdad)为美国国务院工作的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各位,由于他不再能构成这种威胁,世界现在更加安全。 但是,我想以我们所一直进行的努力为背景来说明这点。这里涉及更宏观的战略。 特朗普总统和我们这些他的国家安全班子中的成员,正在重新建立对伊斯兰共和国的威慑——真正的威慑。用战略语言来说,威慑的意思就是让对方信服,它的某种行为会得不偿失。这需要有可信度;它确实要靠这点。你的对手必须懂得,你不仅有能力让它付出代价,而且你确实有这样做的意愿。 当年在冷战时期,我是个年轻军人。你可以拥有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军队,但是如果你没有准备用它去实现你的战略目标,就无济于事。 正像你们这里的一位学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所言,“威慑很难建立而很易丧失”。 让我们直言不讳。几十年来,美国两个党派的政府都从未能对伊朗采取足够行动,建立维护我们所有人安全所需要的威慑力。“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本身——即核协议——使情况更糟糕。它让伊朗政权能够创造财富,给阿亚图拉打开了收入来源,发展什叶派武装力量网,就是这个网——就是这个网——杀害了一名美国人,并给我们在巴格达的大使馆带来巨大危险。核协议非但未能阻止这一切,反而还让伊朗走上明显的核武道路,特朗普总统在他的讲话一开始就说,我们当政时绝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那么我们采取了哪些做法?我们发动了外交孤立声势,经济施压,以及军事威慑。 我们的目标是双重的。首先,我们要切断该政权的资源,那些它在全球从事恶毒活动所需要的资源。第二,我们要伊朗像正常国家那样行事。像挪威一样,是吧?(笑声) 在外交方面,盟国和伙伴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今天,他们在波斯湾(Persian Gulf)和我们一道巡逻霍尔木兹海峡(Straits of Hormuz),制止伊朗袭击航运。让我们不要忘记过去一个月里伊朗在海峡拦阻了多少船只。 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对一家叫做马汉航空(Mahan Air)的公司实施了禁飞。这是一家向交战地区运送军事——伊朗军事资源和武器的伊朗航空公司。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