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讲话:向北看:突出美国的北极焦点

讲话
迈克尔· R·蓬佩奥
国务部

芬兰 罗瓦涅米

2019年5月6日

世界长久以来都感受到北极磁铁般的吸力,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强烈。

出于我稍后将会解释的原因,该区域已经成为权力和竞争的竞技场。而八个北极国家必须适应这一新的未来。

在其最初的20年里,难能可贵的是,北极理事会可以几乎心无旁骛地专注于科技协作、文化事宜、环境研究 — 都是重要的话题,非常重要,而且我们应该继续做这些。

但是在接下来的100年,我们不再有这种难能可贵了。

在北极,我们正在进入战略接触的新时代,还包括对北极及其领地以及对我们在该区域所有利益的新威胁。

在我们坐下来召开明天的正式理事会会议之前,我想发表一下意见,让大家了解利害攸关以及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对此做些什么。

让我们先从最基本的原则入手:美国是一个北极国家。但是即使在购买阿拉斯加之前,我们在这里的利益可回溯数百年。

现在在这里,我们已经历了数代人。这是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欣赏它的时候。这是美国作为北极国家和为了北极的未来站起来的时刻。因为北极远非西沃德时代的许多人所认为的贫瘠偏远地区,它身处机遇和富饶的前沿。它拥有全球未开发石油的13%、全球未开发天然气的 30%,以及大量的铀、稀土矿物、黄金、钻石和数百万平方英里的未开发资源。渔业资源丰富。

其核心 — 北冰洋 — 正在迅速呈现出新的战略意义。

近海资源 — 正在帮助各沿海国家 — 是重新竞争的对象。

海冰的稳步减少正在开辟新的通道和新的贸易机会。这可能会使亚洲和西方之间的旅行时间缩短多达20天。

北极海上航道可能会在之前到来 — 可能会成为21世纪的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这把我带向了我的第二点。

第二点是这样的:为了善用北极 — 北极大陆,包括非北极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该有权利在此区域内以和平地方式参与接触。 美国相信自由市场。 我们从经验得知自由公平的竞争,开放、依据法治,可产生最好的结果。

但市场上的各方都必须遵守同样的规则。 违反那些规则的人就该失去他们参与该市场的权利。 有尊重和透明度才能进入市场。

我们来谈谈中国。 中国在北极理事会拥有观察员身分,但该身分的前提是基于它对北极国家主权的尊重。 美国要中国遵守这一条件,并在该区域内负责任地做出贡献。 但是中国的言行引起了对其意图的质疑。

北京自称为”近北极国家”,但中国距北极最近的距离有900英里。 只有北极国家和非北极国家,不存在第三个类别,有他项宣称也不代表中国有权得到任何东西。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欢迎中国的投资– 的确,恰恰相反。 美国和北极国家欢迎透明的、反映出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抱负的中国投资。 2012年至2017年, 中国在北极投资了将近900亿。 它在计划建造基础设施,从加拿大到西北地区,延伸至西伯利亚。

就在上个月,俄罗斯宣布将北海航道与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连接起来的计划,该计划将会开发从亚洲至北欧的新航道。 另外,中国已经在北极海上开发新的航道。

这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模式的一部分。 北京用中国的钱、中国的公司和中国的劳工,企图开发关键的基础设施 – 在某些情况下,以建立中国永久的安全存在。

我们的五角大楼上周才警告,中国可能利用其北极的民间研究存在加强其军事存在,包括我们部署潜舰—包括(译者注: 他们)将潜舰部署至该区域,作为核攻击的吓阻。

我们必须密切地审视这些活动,而且我们必须 — 我们谨记从其他国家那里得到的经验。 中国在其他地方强势的行为模式,应作为我们的行为依据,并让我们知道中国可能如何对待北极。

让我们自问:我们想要广泛的北极国家或是特定来说,一些原住民社群,步上斯里兰卡或马来西亚前政府的后尘 – 受困于债务及腐败吗?我们想要北极关键的基础设施落得像中国在埃塞俄比亚建造的道路一样, 没几年就摇摇欲坠、危险不堪吗? 我们想要北极海成为新的南中国海,充满了军事化和相互竞争的领土声索吗? 我们想要脆弱的北极环境暴露于中国在其沿岸海域的渔船所带来的同样的生态破坏,或是其国内不受管制的工业活动吗? 我认为答案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