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An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2023年澳大利亚-美国部长级磋商会议联合声明
13 快速阅读
八月 2, 2023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2023年7月29日

 

澳大利亚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在第33届澳美部长级磋商会议(AUSMIN)上发布以下声明:

 

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和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理查德·马尔斯(Richard Marles)于2023年7月29日在布里斯班主持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J. Austin III)出席的会议,旨在推进澳美联盟及其在印太地区和全球范围内的合作。在加强领导人和部长之间密集交往的基础上,包括2023年5月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lbanese)和美国总统拜登之间的会晤,三位部长和国务卿(以下简称“双方负责人”)确认澳美联盟从未如此强大。这依然是一个建立在共同价值观之上、以我们维护稳定、繁荣及和平的共同决心为前提的战略利益伙伴关系。

 

双方四位负责人向AUSMIN举行地点的土地传统守护者表示敬意,并强调了澳大利亚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原住民与国家之间的历史悠长而持久的联系。他们承诺确保原住民能在国际上发声,并利用其知识和经验来应对诸如气候变化等共同挑战。他们承诺共同努力提升原住民的商业利益,包括通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印太经济框架(IPEF)和双边举措来实现这一目标。

 

共同打造开放、稳定和繁荣的印太地区

 

双方负责人承诺扩大合作,包括双边合作以及与地区伙伴和机构(主要是东盟和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合作,以确保印太地区的开放、稳定、和平、繁荣,并尊重主权、人权和国际法。他们承诺进一步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参与,着重关注地区伙伴的优先事项,如经济社会发展、气候变化合作、安全、互联互通、良好治理、及时有效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卫生安全以及加强复原能力的措施。

 

双方负责人强调,至关重要是,所有国家在符合国际法的前提下应该能够自由行使权利和自由,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管理和开发海洋资源的权利。他们重申坚决反对在南中国海地区的破坏稳定的行为,如海上和空中的不安全相遇、有争议岛礁的军事化、海岸警卫队船只和海上民兵的危险使用,以及扰乱其他国家近海资源开发的行为。双方负责人承诺依据国际法,并与东南亚及其他国家合作,维持澳大利亚和美国飞机和舰艇的稳定和长期存在,以促进包括南中国海在内的该地区重要国际水道的稳定与安全。他们还承诺加强支持东南亚伙伴管理海事领域的能力建设。双方负责人进一步表达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国际法不符的过度海洋主张及其加剧地区紧张局势的单方面行动的关切。双方负责人重申2016年南中国海仲裁裁决(South China Sea Arbitral Award)为最终裁决,并对当事方具有拘束力。

 

双方负责人还对东中国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均有意就东中国海局势保持密切沟通,强烈反对任何加剧地区紧张局势、破坏和平与稳定的行为或单方面的胁迫行动。

 

双方负责人重申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共同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他们呼吁通过对话和平解决两岸问题,而不是进行威胁或使用武力或胁迫。他们强调台湾作为印太地区的领先经济体和民主体的重要作用,重申致力于共同努力支持台湾实质性地参与国际组织,深化经贸和人文关系,并承诺在太平洋地区加强与台湾的发展协作。

 

双方负责人强调,所有国家都必须负责任地处理战略竞争。澳大利亚表示支持美国重新努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可靠和开放的沟通渠道,以管理战略竞争并防范冲突。双方负责人鼓励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进行建设性接触,采取措施增进稳定和透明度。他们肯定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解决全球问题以及共同关心的问题的重要性,其中包括气候变化、全球粮食和营养安全、贸易和宏观经济稳定等。

 

双方负责人指出东南亚对地区稳定至关重要,强调致力于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努力,支持东南亚的经济、发展和安全优先事项。他们重申对东盟中心地位和东盟主导的地区架构的承诺,包括对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ASEAN Defence Ministers’Meeting-Plus)的承诺。他们强调东亚峰会作为该地区主要领导人应对战略挑战的高峰论坛的作用,表示将继续支持落实《东盟展望》的行动。他们表示支持印尼担任2023年东盟轮值主席国的优先事项,并承诺支持老挝担任2024年东盟主席国。他们重申对东帝汶加入东盟的支持,承诺落实各自与东盟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双方负责人重申支持东盟主导的应对缅甸持续危机的努力,对局势不断恶化深表关切。他们再次敦促缅甸军政府落实《东盟五点共识》的承诺,停止暴力行为,释放所有被不公正拘押的人,允许不受阻碍地运送人道主义援助。他们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对该政权施加国际压力,敦促所有国家在该政权继续对缅甸人民施以暴行之时避免向其提供信誉或军事支持。

 

双方负责人强调,他们承诺通过现有的区域架构与太平洋岛国开展合作,承认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的中心地位,支持《蓝色太平洋大陆2050年战略》的目标。他们将继续同太平洋岛国咨商,并以其优先事项为指导,鼓励其他合作伙伴以同样方式寻求透明的、将太平洋利益放在首位的最佳接触实践。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坚信“蓝色太平洋伙伴”(Partners in the Blue Pacific)正在增强志同道合的国家的协调和整合资源的能力,以支持太平洋岛国的优先事项和需求。他们同意与蓝色太平洋伙伴密切合作,推动气候行动、网络能力建设和人道主义救援物质储备等举措的落实。

 

双方负责人承诺在该地区进一步共同筹措资金,用于可持续、有韧性的基础设施建设。澳大利亚对美国承诺为太平洋地区基础设施项目寻求提供新的基金以及有意进一步发展主权融资能力以满足该地区关键基础设施需求表示欢迎。他们强调了对《蓝点网络》(Blue Dot Network)的承诺,认证符合全球优质基础设施开发标准的项目,帮助发展中国家更好地吸引私营部门投资,缩小其基础设施差距。

 

双方负责人承诺在与太平洋岛国协商的基础上,充分利用计划于2024年年初在太平洋部署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巡逻舰的机会,进一步加强该地区的海域意识和培训,应对包括非法、未报告、无管制的捕捞活动(简称IUU)在内的海上安全优先事项。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共同致力于扩大对太平洋执法和司法部门行为者的支持,以确保海上边界安全,打击跨国犯罪,并根据《关于地区安全的博埃宣言》(Boe Declaration on Regional Security)和太平洋岛国论坛的《蓝色太平洋大陆2050战略》促进法治。他们欢迎澳大利亚、太平洋岛国和美国执法机构之间深化合作,改善海上执法和领域意识、执法能力建设、边境安全以及提高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网络犯罪、洗钱、腐败和贩运的能力。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致力于增强与太平洋地区军队的互操作性,包括通过在斐济举行的“珊瑚勇士”(CORAL WARRIOR)和“车轮”(CARTWHEEL)以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普克普克”(PUKPUK)军演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对斐济、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汤加首次参加“护身军刀2023”(TALISMAN SABRE 2023)军演,以及印度、新加坡、泰国和菲律宾作为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最大规模的双边军事训练活动的观察员表示欢迎。

 

双方负责人讨论了深化澳大利亚、美国、印度和日本之间的四方合作,以支持开放、稳定和繁荣的印太地区。他们欢迎澳大利亚在广岛主办了2023年四方领导人峰会,四方领导人在会上宣布了针对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关键和新兴技术以及卫生安全等领域的实际举措来应对区域优先事项。他们对目前处于试点阶段的印太区域海洋领域意识合作伙伴关系(Indo-Pacific Partnership for 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不断取得进展表示欢迎。这一合作伙伴关系有助于更准确地掌握海上活动情况,推动应对非法、未报告、无管制的捕捞活动,从而提高该地区透明度。美国对澳大利亚在2023年四方伙伴关系中发挥的领导作用表示感谢,双方负责人确认支持印度主办2024年四方领导人峰会。

 

双方负责人对两国各体系在印太地区和全球范围内日益增长的发展合作表示欢迎,包括发展规划、气候和发展融资、基础设施和卫生安全等领域的合作。他们欢迎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与美国国际发展署签署谅解备忘录,以促进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联合预先部署人道主义救援物资,从而能在该地区开展更有效的人道主义救援应对行动。

 

双方负责人重申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以及在印太地区采取各项举措实现性别平等并促进所有各种背景的全体妇女和女童的人权。他们对2023年6月举行的首届年度《澳美性别平等战略对话》(Australia-U.S. Strategic Dialogue on Gender Equality)表示欢迎,承诺合作推进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结束一切形式的性暴力和性别暴力,推进贸易中的性别平等,促进妇女的经济赋权。

 

双方负责人对新疆的严重人权侵犯和践踏、对西藏宗教、文化、教育和语言权利和自由遭受的侵蚀,以及对香港自治和民主机制的系统性侵蚀,包括出台《国家安全法》以及香港当局决定通缉居住港外的民主活动人士,表示持续的严重关切。他们强烈谴责伊朗持续侵犯和践踏人权,包括针对妇女和女童的迫害,对公民社会的大肆镇压,以及对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歧视。他们还强烈谴责塔利班对人权严重侵犯,特别是系统性及全面剥夺妇女和女童行使她们的人权。他们共同承诺与伊朗和阿富汗人民,特别是妇女和女童站在一起。

 

推动气候行动和向清洁能源过渡

 

双方负责人承诺深化合作,通过实施阿尔巴尼斯总理和拜登总统在2023年5月宣布的《澳大利亚-美国气候、关键矿产和清洁能源转型契约》(Australia-United States Climate, Critical Minerals and Clean Energy Transformation Compact),应对气候危机。他们重申气候变化构成的生存威胁,并强调通过共同努力来减缓气候变化对全球的影响的重要性。这与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共同目标是一致的。

 

双方负责人认识到清洁能源转型对全球气候行动至关重要,并重申了《契约》对加强澳大利亚与美国清洁能源和关键矿产产业的融合,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减少排放和建立地区能源安全的重要作用。他们认识到《四方清洁能源供应链原则声明》(Quad Statement of Principles on Clean Energy Supply Chains)和《四方清洁能源供应链多样化计划》(Quad Clean Energy Supply Chains Diversification Program)对促进印太地区以协调的方式进行清洁能源转型的重要性。

 

美国欢迎澳大利亚正在争取与太平洋地区合作伙伴共同主办第3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31)。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坚定不移地支持太平洋地区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气候变化对该地区的社区和政府每天都构成挑战,对这一地区具有格外大的影响。基于这一认识,他们一致认为必须尽快落实《契约》,包括支持太平洋复原力基金(Pacific Resilience Facility)的筹备工作。

 

在成立了气候安全风险高级官员工作组(Senior Officials’Working Group on Climate Security Risk)的基础上,双方负责人承诺围绕气候安全倡议加强协调,例如加强信息共享、气候风险评估合作,以及将气候因素纳入现行军事演习和规划。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致力于加强与区域合作伙伴在减缓气候影响和加强适应性及抵御力方面的协调,尤其要考虑到那些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群体,包括妇女、女童和原住民。他们将继续分享气候融资和清洁能源投资方面的专长,包括开发潜在的新型和有创意的金融方法,以增加对该地区向净零过渡和建立抵御能力所需要的私人投资。双方负责人还一致认为,有必要为原住民提供更多机会,使他们能够为清洁能源转型做出贡献并从中受益,并指出原住民对管理环境具有独特经验。

 

防务与安全合作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共同致力于联盟的运作化,包括通过“加强军力部署合作”(Enhanced Force Posture Cooperation)。他们强调,双方的合作是基于信任、长期以来的成就以及对维护开放和稳定的国际秩序的共同愿景。他们回顾了《军力部署协议》(Force Posture Agreement),该协议表明,美国武装部队进入澳大利亚的设施和地区对澳大利亚和美国互益互利,它以双方确定的轮换为实施基础,由澳大利亚发出邀请,并且对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主权予以充分尊重和遵守。

 

双方负责人重申,他们致力于完成在陆海空三军以及后勤、保障和维修联合设施(Combined Logistics, Sustainment and Maintenance Enterprise,CoLSME)之间的“加强军力部署合作”(Enhanced Force Posture Cooperation)的宏伟目标。他们宣布将“加强太空合作”(Enhanced Space Cooperation)作为一项新的“兵力部署计划”(Force Posture Initiative),以便在这一关键行动领域开展更密切的合作。他们还宣布了在现有行动和演习中加强空间整合与合作的意向。

 

双方负责人确认有意继续推进澳大利亚北部主要基地的升级工作,包括澳大利亚皇家空军达尔文和廷德尔基地(RAAF Bases Darwin and Tindal),并基于实地勘查确定新地点——澳大利亚皇家空军谢尔格和柯廷基地(RAAF Bases Scherger and Curtin)——的升级规模。通过“加强空中合作”(Enhanced Air Cooperation),他们宣布有意在澳大利亚进行美国海军海上巡逻和侦察机(U.S. Navy Maritime Patrol and Reconnaissance Aircraft)轮调,以提高地区海域意识,并计划邀请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参与未来的合作。

 

通过“加强海事合作”(Enhanced Maritime Cooperation) ,双方负责人指出,有意从2023年开始让美国核动力潜艇对澳大利亚进行更定期和时间更长的访问,重点在斯特灵海军基地(HMAS Stirling)。这些访问将有助于澳大利亚进行能力建设,为西部潜艇轮换部队(Submarine Rotational Force-West)做准备,这是最早可于2027年开始的“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最佳途径”(AUKUS Optimal Pathway)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双方负责人确认了从本月“护身军刀”演习开始在澳大利亚定期轮换美国陆军水上舰船(U.S. Army Watercraft)的意向,并指出了它对互操作性和区域参与的益处。澳大利亚和美国通过CoLSME宣布,有意在2023年“护身军刀”演习后,在澳大利亚班迪亚纳(Bandiana)对美国陆军仓储和物资进行原则性前置部署检验。这是在昆士兰(Queensland)长期建立持久后勤保障区的前奏,旨在加强互操作性和加快应对地区危机的能力。

 

双方负责人欢迎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三边国防部长会议(Australia, Japan and U.S. Trilateral Defense Ministers’Meeting)6月做出的承诺,为在澳大利亚增进三边合作制定路线图。路线图将为三边合作提出具体建议,增加日本对在澳大利亚的演习和训练相关活动的参与,包括 F-35 联合攻击战斗机(F-35 Joint Strike Fighter)的训练与合作。加强三边互操作性是对可靠、有效的威慑力的重要投资。

 

在今年三边国防部长会议共同达成的意向的基础上,双方负责人同意加强与日本的三边综合防空与导弹防御(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ce, IAMD)合作,包括酌情让所有三国出席者参与他们各自的双边IAMD政策讨论。

 

随着美国在关岛和印太地区其他地方建立更完善的综合防空与导弹防御架构,双方负责人确认有意进行密切合作,以便确定可以扩大双边合作的领域和活动,包括加强IAMD相关军事演习的行动合作。

 

双方负责人承诺探讨与包括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大韩民国在内的合作伙伴进一步深化合作的机会,并指出印太地区安全与稳定带来的惠益。

 

双方负责人同意到2024年在澳大利亚国防情报组织(Australia’s Defence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内建立澳大利亚联合情报中心(Combined Intelligence Centre – Australia)。该中心将进一步加强澳大利亚国防情报组织与美国国防情报局(U.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之间的长期情报合作,重点分析印太地区的共同战略关切问题。

 

对全球安全的共同承诺

 

双方负责人承诺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全球秩序,其中包括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基本原则。他们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非法和不道德的战争,并再次呼吁俄罗斯立即、完全、无条件地从国际公认的乌克兰边界内撤军。双方负责人强调俄罗斯的战争导致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并加剧了全球经济中已存在的脆弱性。他们谴责俄罗斯将粮食武器化的行径,包括其终止参与《黑海谷物倡议》(Black Sea Grain Initiative )以及对乌克兰农业和出口基础设施的持续攻击。双方负责人呼吁所有对俄罗斯有影响力的国家,特别是中国,立即行使其影响力来结束战争。他们指出俄罗斯的核威胁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且不可接受的危害,并且国际社会将对使用核武器予以坚决回应。

 

双方负责人谴责伊朗破坏稳定的行为,包括对外国和双重国籍公民的不当拘押,针对海外异见人士的打击、恐吓和骚扰,以及其核相关的扩张、弹道导弹的扩散、对武装代理的支持以及对在海湾地区(Gulf)航运和航行自由的威胁。他们还谴责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用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

 

 

双方负责人强烈谴责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2022年以来所进行的前所未有的一系列非法弹道导弹发射,及其持续发展违反多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弹道导弹和核武器计划。他们对朝鲜持续出现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报告表示严重关切。

 

他们关切地指出有关朝鲜正在对金融机构和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日益复杂的网络攻击,以此为上述计划筹集非法资金的报告。他们呼吁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全面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他们进一步鼓励朝鲜立即回到建设性的对话中。

 

双方负责人承诺加强合作,防止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并加强全球多边防扩散架构,其中包括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作为全球防扩散和裁军制度的基石,以及加强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体系,包括通过努力推动普遍采纳《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

 

双方负责人再次强调对恶意网络活动的规模及严重性加剧的共同关切,并承诺追究那些在网络空间从事不可接受的行为的人的责任。双方负责人重申对联合国开放式工作组(UN Open Ended Working Group)及联合国行动纲领(UN Programme of Action)的支持,以推进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并维护以国际法和规范为基础的开放、安全、稳定、可访问及和平的网络空间。他们还强调了对联合国关于通过负责任行为的规范、规则和原则来减少太空威胁的开放式工作组(UN Open-Ended Working Group on Reducing Space Threats through Norms, Rules, and Principles of Responsible Behaviours )所抱的雄心,并期待在八月份的最后一次会议上产生成果和建议,以增强外太空的安全、透明度、稳定性、可预见性和信任。

 

双方负责人再次重申对人工智能和量子等关键技术以安全及符合伦理道德的方式得到开发的共同承诺。澳大利亚祝贺拜登-哈里斯政府获得产业界做出的八项自愿承诺,以管控人工智能带来的风险,并指出澳大利亚目前正在审查对人工智能的监管框架。

 

确保我们的技术优势

 

双方负责人重申了在战略竞争日益加剧的时代,通过结合实力及整合资源,最大限度地发挥联盟的战略和技术优势的重要性。他们高度评价了自2022年12月上届澳美部长级磋商以来在精简两国之间的国防贸易管制和信息共享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双方负责人再次强调了他们共同致力于安全标准,以保护敏感技术和信息。澳大利亚和美国政府正在审视他们的出口管制体系,以精简国防贸易流程。

 

双方负责人承诺在关键技术和创新方面展开合作,以确保联盟的非对称能力优势,并探索与协商确定的能力优先事项相一致的区域共同开发、共同生产和共同维持的机会。他们欢迎未来澳大利亚先进战略能力加速器(Advanced Strategic Capabilities Accelerator)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U.S. Defenc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和战略能力办公室(Strategic Capabilities Office)之间的合作机会,其中包括有关计划中的能力项目的协同效应。

 

双方负责人同意就澳大利亚的制导武器和爆炸物军工企业(Guided Weapons and Explosive Ordnance Enterprise)深化合作,通过在澳大利亚合作建立灵活的制导武器生产能力,首先着眼于到2025年可能进行制导多管火箭系统(Guided Multiple Launch Rocket System)的共同生产。这对于扩大联盟的综合产业实力以及建设澳大利亚的产业基础设施和熟练劳动力至关重要。双方负责人重申了他们解决全球供应链受到的限制以及为支持未来在澳大利亚生产M795型155毫米炮弹转移技术数据的承诺。他们重申了在澳大利亚推进优先级弹药的维护、维修、全面检修和升级的承诺,并指出这将增强供应链的韧性,首先着眼于MK-48重型鱼雷和SM-2型导弹。

 

双方负责人对澳英美伙伴关系为澳大利亚获取装备常规武器的核动力潜艇能力以及发展先进能力以维护印太地区的稳定与安全所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他们重申了对透明度的承诺,并敦促其他国家采取类似的能力建设方式。双方负责人重申了他们对确立最高核不扩散标准的承诺。美国重申了相信澳大利亚正在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协商制定的核不扩散方针将为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潜艇能力设立最强有力的先例。双方负责人认识到自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最佳途径宣布以来所取得的强有力进展,其中包括于2023年7月1日成立澳大利亚潜艇局(Australian Submarine Agency)。他们欢迎澳大利亚政府人员派驻美国潜艇产业基地,以及澳大利亚人员在美国潜艇上部署,以作为澳大利亚根据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最佳途径逐步发展操作、维护和管理核动力潜艇所需的技能、知识和专长的方式。

 

发展可信赖的区域贸易基础设施和有韧性的供应链,以建设经济韧性

 

双方负责人重申了他们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的承诺。他们反对一切形式的经济胁迫,并认识到促进自由、公平和开放的国际贸易的多边机构和规范的重要性。

 

双方负责人期待着就剩余的印太经济框架贸易、清洁经济和公平经济协议的谈判取得实质性的成果,以支持印太经济框架对印太地区自由开放、互联互通、繁荣富强、韧性强大、包容共享和安全有保障的愿景。澳大利亚和美国与其他12个印太经济框架伙伴共同努力,寻求应对经济挑战和机遇,包括通过与贸易、供应链、清洁能源、反腐败和税收有关的高标准承诺。他们确认致力于确保印太经济框架造福于所有人。他们赞赏印太经济框架供应链协议(IPEF Supply Chains Agreement )谈判的实质性结束,并重申了各自做出的迅速实施的承诺,以尽快提供实质性惠益。

 

双方负责人对美国APEC主办年期间的合作和进展表示欢迎,其中包括APEC贸易部长会议(APEC Ministers Responsible for Trade Meeting)和运输部长会议(Transportation Ministerial Meeting)。他们强调并认可APEC作为该地区主要经济论坛的重要性,旨在通过推进自由、公平和开放的贸易和投资环境、可持续经济增长、妇女经济赋权,以及构建更加互联互通、创新和包容的APEC地区等努力,为该地区人民创造更大的繁荣。他们还同意继续合作,共同努力确保APEC主办年圆满成功,包括定于今年11月举行的APEC部长会议(APEC Ministerial Meeting)和APEC经济领导人会议(APEC Economic Leaders’Meeting)的成功。

 

双方负责人强调了他们在竞争日益加剧的时期继续合作,以建设共同经济安全和经济韧性的重要性。他们认识到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美国战略商务对话(Australia-U.S. Strategic Commercial Dialogue)的重要性,以推进我们共同的地缘经济和商业利益,涵盖经济、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的紧密交融。

 

美国期待着在2024年主办下一届澳美部长级磋商。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joint-statement-on-australia-u-s-ministerial-consultations-ausmin-2023/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