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进犯:全世界觉醒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

在反对伊朗核武器联盟2019年伊朗问题峰会上的讲话

《伊朗进犯:全世界觉醒》

2019年9月25日

早上好。各位早上好。谢谢大家。早上好。感谢利伯曼(Lieberman)参议员邀请我回来连续第二年发表讲话。马克(Mark),见到你也很高兴。你们今天上午在这里安排的座椅很舒适。

我还要欢迎几位特别来宾。正如利伯曼参议员所介绍的,沙特阿拉伯的萨卜汉(al-Sabhan)大臣;巴林大使和德默尔(Dermer)大使;伊朗美国犹太联合会(Iranian American Jewish Federation)的苏珊·阿齐扎德(Susan Azizadeh)。(掌声)是的,谢谢。(笑声)还有马兹亚·巴哈里(Maziar Bahari),一位了不起的伊朗人权倡导者。我还要对所有今天正在收听的伊朗人道一声“萨拉姆”(Salaam)。我今天上午想对伊朗人民说的话很多。

我希望你们大家都想象一下本月早些时候沙特阿拉伯阿布盖格(Abqaiq)的景象。那是在即将日出之前,导弹和无人机雨点般地降到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炼油设施。那里有很多国际人士——外国人和美国人——就在不太远的地方。工人们听到了爆炸声,他们的孩子也听到了。顺便说一句,我儿子对我要去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不像你们觉得的那样有趣。(笑声)但他的确说了他想要至少参加开场部分。(笑声)

回到严肃的话题上。他们的孩子是——感谢上帝没有生命损失,但原很有可能会有。就此而言,该地区的每个人,乃至全世界,很幸运。

我立即将其称为“战争行为”,一个主权国家针对另一个主权国家,因为就是如此。这是对沙特阿拉伯,一个主权国家的攻击。这还的确是对全球经济的攻击。

有些人说那是,那种宣布是急于作出判断。历史——就像,过去六天的历史——已经证明我们是对的,美国是对的。我们没有急于采取行动。

我们有耐心。我们与我们的合作伙伴通了话。我们查明了真相。我们希望确保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我们所了解的情况。

正如利伯曼参议员本周所言,英国、法国和德国都发布了有关他们得出的结论的声明。

引述他们的话说,“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三个国家,“我们清楚地看到伊朗对这次袭击负有责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他们接着说:“这些袭击可能是针对沙特阿拉伯的,但它们令所有国家感到关切,而且增加了重大冲突的风险。”

他们宣布:“现已是伊朗接受就一个为其核项目设立的长期框架以及同地区安全有关的问题进行谈判的时候了。”

有些人说他们加入到美国一边。我想他们是加入到了现实之中。我想他们是加入到了我们都看到的事实之中。而且这就是进步。

各国都支持这种现实。他们实事求是地阐明真相,这是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很长时间的。

这是觉醒的开始——认识到伊朗是进犯者而不是蒙冤者的真相,不像他们于本周在华盛顿——对不起,是在纽约——到处声称的那样。

这正是美国的民主和外交所取得的成果。

当特朗普总统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那项核协议时,他并非只为美国国家安全表明了立场。他当时曾说该协议只会使“伊朗的[狼子]野心……更加肆无忌惮”。

的确,伊朗有着无端进犯的长期历史,到现在有40年了,针对其本国人民、针对其邻国,乃至针对文明本身。

这份清单很长。从谋杀及酷刑折磨本国人民,到杀害从黎巴嫩到伊拉克的美国人,以及直至今日还窝藏“基地”组织(al-Qaida),伊朗肆意妄为已有40年,但令人痛心的是它却很少承担后果。

在这项核协议期间——在核协议谈判期间,伊朗的邪恶活动丝毫没有减弱,尽管那是协议所基于的理论。由于以色列,我们现在才知道他们就在那时还在保护、隐藏并保存他们的核技术。

的确,在协议签署以及一箱箱现金被送交之后,他们继续在整个地区支持真主党(Hizballah)、哈马斯(Hamas)、胡塞(Houthis)和什叶派(Shia)武装。全世界对他们过于绥靖,然后让他们得以从事恐怖主义。

当特朗普总统就职时,伊朗并没有像上届政府预期的那样加入国际社会。

我们发现的是:我们发现了在叙利亚的一场难民危机,原因是伊朗对阿萨德(Assad)的支持;在也门的人道困境,原因是伊朗向胡塞组织转运武器;一个脆弱的伊拉克,原因是伊朗对什叶派武装的支持;以及一个伊朗的依附国,又名黎巴嫩。

我们看到伊朗人被监禁并被酷刑折磨;美国公民以及其他很多国家的公民被非法关押。

就在昨天,特朗普总统明确区分了那些认为“他们注定要统治其他人”的人,以及“那些只想自治的人民和国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属于哪个阵营是明确无疑的。

正因为如此,去年在我们退出核协议之后,我们开始执行特朗普总统的战略——它被简略地称为最大限度施压的行动。但它远不止于此。

我们着手切断该政权用于资助死亡和毁灭的资金,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其益处。我们开始对该政权施压,让它达成一项真正的协议,绝不让全世界最肆无忌惮的政权掌握有史以来最具毁灭性的武器系统。

正如总统昨天所言,“现在是伊朗领导人向前迈进并停止威胁其他国家,同时着重于建设他们自己国家的时候了”,为了他们本国人民。“现在是伊朗领导人终于将”那些人民,“伊朗人民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了”。我有信心——我相信伊朗人民也会提出这一要求。(掌声)而且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你们应当知道本届政府将会支持他们。(掌声)

请看,我们为实现我们的和平目标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措施:

我们对高层罪魁祸首实施了制裁,因为他们沾血——因为他们手上有血迹。最高领袖,外交部长扎里夫(Zarif),以及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我们通过制裁打击了伊朗石油业,金属业和银行业,使该政权无法获得亿万美元,我们执行那些制裁毫不留情并将继续如此。

全球成千上万公司在遵守我们的制裁,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成功有赖于美国这边,而不是与阿亚图拉那边。

通过制裁该政权的石油业,我们切断了伊朗的首位收入来源。已有30多个国家把从伊朗进口的石油降到零。继续下去,我们对伊朗石油业的制裁将切断该政权每年多达500亿美元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制裁,其最高峰,仅是从五月初才实行,至今大约5个月。仍有待进行很多工作。

我们是幸运的。美国的实力意味着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够施加如此巨大的压力。

这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也正在使该政权开始仓惶进犯,如我们所见,公开撒谎。

他们动用他们囊中每一伎俩,以期刺激我们卷入冲突,在国家之间制造分裂,从而逼迫它们采取行动。你们要知道他们的伎俩不会成功。

今年夏天,伊朗在国际水域攻击油轮,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蔑视和威胁蔑视其核承诺,并继续宣称消灭以色列。

就在昨天,该政权将你们的组织——如利伯曼参议员所说,一个和平的非营利组织——列入它的恐怖组织名度,正像它几个星期前对我们的保卫民主基金会(FDD)的朋友所做的一样。

这极其无耻。即使对这个政权而言,也极其无耻,而这确实表明你们所做的是正确的 。

伊朗不折不扣地在撒谎,我们各国需要在每次看到谎言时对他们直指其名。

昨晚我打开看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看到鲁哈尼(Rouhani)总统在和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谈话,这本身就是怪事。(笑声)

他宣称——鲁哈尼宣称,伊朗在它所到一切之地打败恐怖主义。

他宣称,“肯定地,毫无疑问地”以色列支持伊斯兰国组织(ISIS)。

难以置信的是,他说——我必须引述原话——他说,“伊朗是一个给该地区带来和平的国家”。然而有太多人听取鲁哈尼和扎里夫的话,认为他们的话是中肯的,或重要的,或实质性的,或准确的。

鲁哈尼迫切需要做假相,因为世界正在向真相觉醒。这个真相是,伊朗吃硬不吃软。特朗普总统知道这点。

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挺身抵制伊朗的恶棍行为,并与它断绝经济往来。我们将确保它们都这样做。它们正在认识到,引用总统的话说,“没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补贴伊朗的[杀戮欲]”。

我们已经取得进展。法国现在禁止马汉航空(Mahan Air)飞机进出法国。

德国也是如此,禁止那些飞机在德国着陆。

阿根廷最近将真主党定为恐怖主义组织。

英国表示,它不再接受在真主党政治派别和军事派别两者间作的错误区分。

希腊拒绝让一艘向叙利亚运送石油的伊朗超级油轮在希腊港口加油。

荷兰首次宣布,伊朗很可能是杀害两名曾是伊朗异议人士的荷兰公民的幕后黑手。

澳大利亚、巴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英国都加入了我们的努力,保护在霍尔木兹海峡(Straits of Hormuz)的航行自由。

昨天我会晤了海合会(GCC)国家。他们了解伊朗对和平的威胁,并团结一致阻止它。在昨天特朗普总统与他们会面时也很清楚,他们准备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证那一地区的安全。

那么我也知道,如果我这样说会让不只几个评论家抓狂,但这就叫做有效的多边主义。这是特朗普政府所努力做的,基于现实和事实的多边主义,并且有明确目标。

各国正在显示,它们本身就是昨天特朗普总统所称赞的 “主权和独立国家,保护公民,[尊重]邻邦,敬重使各国别具一格的差异”。

这是美国外交取得的成果;还有更多工作有待去做。

但是各国确实在面对真相觉醒过来,即伊朗越是发作,我们的压力就越将也越应该更强大。

各位可以相信美国的领导作用;每个国家都可以。正如特朗普总统昨天所说,“只要伊朗在继续张牙舞爪,制裁就不会取消,而且将更加严厉”。未来的前进道路以现在两项新行动开始:

首先,我们将采取新的行动,将伊斯兰革命卫队与伊朗经济脱钩。美国将加强努力,向国家和公司说明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实体做生意的风险,而且我们将对不顾我们的警告继续那样做的国家和公司实行惩罚。

第二,今天我们对某些中国实体实行制裁,因为它们有意违背美国制裁从伊朗运输石油。(掌声)重要的是,我们也对那些公司的主管人实行制裁。我们要让中国和所有国家知道,每一个违背制裁的行为都将受到我们的制裁。

因此,在我结束今天上午讲话之际,我要问负责任的国家:你们是否将公开谴责伊朗的邪恶活动?我们需要你们这样做;世界需要。

你们是否将和我们一道努力恢复威慑措施?我们需要你们这样做;世界需要。

你们是否将帮助我们保护全球贸易通航自由?我们需要你们这样做;世界需要。

极为重要的是,你们是否协助我们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我们需要你们的协助;世界需要它。

而且你们是否将和我们一道与以色列站在一起?我们需要你们这样做;世界需要你们加入我们。(掌声)

我们的目标非常直接了当,虽然并非简单。但是我们知道外交正在奏效,我们的决心坚定,我们的眼光清醒。我认为,世界已经开始觉醒。

最后一次引用特朗普总统的话——至少是今早最后一次——“所有国家”——每一个国家——“都有责任采取行动”。诸位将如何做?

谢谢你们。

上帝保佑你们。

愿上帝保佑伊朗人民。(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