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COVID-19虚假信息事实清单

事实清单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

2020年3月23日

 

“我也想要大家注意伊朗政权关于武汉病毒的起源地的虚假信息运动。伊朗在上位的人没把力气放在伊朗人民需求上,不接受真心诚意的援手,几周以来对武汉病毒的疫情撒谎。“

“伊朗的领导正试图为其严重无能又致命的治理方式躲避责任。令人难过的是,伊朗人民因为这种谎言已经受苦了41年。他们知道真相:武汉病毒是凶手而伊朗政权是帮凶。”

—蓬佩奥国务卿, 2020年3月17日,对记者的发言

 事实

  • 伊朗对其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缺乏透明度,已对伊朗人民和伊朗邻近地区造成灾难性的公共卫生风险。
  • 当有明显的传染风险时,伊朗政权不但没有中止飞往中国的航班,更威胁并关押数十名说出疫情真相的伊朗人。伊朗政权鼓励大规模公共聚会,试图强化其正当性,毫不在乎对伊朗人民造成的健康风险。
  • 伊朗政权正在掩藏大量关于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信息。情况可能比该政权承认的还要糟糕许多。缺乏透明度对伊朗人民和伊朗邻近地区造成重大健康风险。
  • COVID-19已传播至伊朗监狱的报导令人深感忧虑,必须全面并立即释放所有美国公民。在情况不断恶化时关押他们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破坏他们的基本人类尊严。
  • 美国已经且持续提出我们愿意向伊朗人民提供人道协助,以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对伊朗人民不幸的是, 他们的政府已拒绝了这项提议。我们的优先事项向来是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 我们的提议依然有效。
  • 美国的制裁并未防止援助进入伊朗。美国保有广泛授权,得以允许美国人或实体从美国向伊朗销售食物、农业大宗商品、药物和医疗器械。
  • 媒体不应轻信且传播中国和俄罗斯误导公众、怪罪美国制裁的宣传手法。
  • 现在,伊朗政权官员谎称美国制造了这个病毒— 将他们的时间和资源用于试图推卸责任,而不是负起责任,给予伊朗人健康、繁荣和权利。伊朗人民不应被如此对待。
  • 多年来,伊朗政权一直更加重视其代理人,超越对伊朗人民的重视。伊朗政权从人民那里盗取了他们应得且预期要用于医疗的资金。2019年7月,原应用于医疗供给品的10亿欧元“消失”,另有原应购买医疗用品的1700亿美元被用于购买烟草。自2012年以来,伊朗政权在境外恐怖行动上已花费160亿— 伊朗人民知道任何制裁减缓都会被用去支持恐怖分子,而非人道活动。
  • 如果伊朗政权官员要找资金抗击疫情爆发,他们可以从返还他们从伊朗人民那里偷来的钱开始。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Khamene)运作一笔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多数金额是从没收伊朗人民的资源”赚取”而来的。

虚假信息和不当管理

 

  • 根据公开报导,伊朗的恐怖主义航空公司— 马汉航空,并未采取适当防疫措施避免COVID-19的传播,于二月在德黑兰和中国运行了至少55次航班。
  • 2月10日,伊朗副卫生部长莱希(Ali-Reza Raisi) 告诉记者:“我宣布国内没有冠状病毒病例,我们的公民应该只听从由卫生部公布的冠状病毒信息。“ 同一天,一名63岁的伊朗妇女死于冠状病毒。
  • 第一例通报死亡案例发生之后九天,伊朗政权直到2月19日才承认冠状病毒已经进入伊朗。
  • 3月5日,伊朗的网路警察领导宣布以“散布(关于冠状病毒)谣言“之由逮捕121名伊朗人。伊朗政权据报还威胁医疗人员,不准他们透露准确的冠状病毒病例和死亡数。
  • 三月,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领导萨拉米(Hossein Salami)宣称伊朗境内COVID-19传播可能是美国的生物攻击,伊朗议会发言人的一名顾问宣称美国利用冠状病毒打生化战。
  • 3月12日,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谎称有COVID-19可能是 “生物攻击“的证据。
  • 3月17日,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Javad Zarif)谎称美国的制裁正在杀害 “无辜“的伊朗人。他并未提到美国国务院早在2月就通过瑞士提议协助。
  • 中国外交部也谎称美国不解除制裁,妨害了伊朗的疫情。事实上,2月28日美国国务院就已经通过瑞士政府向伊朗传达,提议特别为了应对伊朗COVID-19的传播提供协助,遭伊朗政权拒绝。

点击此处阅读蓬佩奥国务卿于2020年3月25日对记者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