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美中经济关系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2016年9月4日

简报:美中经济关系

• 美国和中国认识到,我们两国经济紧密相连,双方经济的繁荣彼此高度相关。为两个经济体奠定强劲和可持续增长基础的政策对于改善美中两国乃至世界各地人民的生计都至关重要。为此:

o 美国和中国承诺使用所有的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工具——来增强信心和促进增长。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并确保价格稳定,这与中央银行的使命是一致的,但单凭货币政策不能取得平衡增长,还应灵活运用财政政策来促进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和扩大居民需求,同时辅助和支持结构性改革的实施。

o美国和中国共同重申双方在二十国集团(G-20)会议上作出的汇率承诺,包括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和出于竞争目的设定目标汇率的做法。中国将继续有序地过渡到由市场决定的汇率,促进双向浮动弹性。中方强调人民币没有理由持续贬值。双方都认识到明确的政策沟通十分重要。

o美国欢迎中国在经济改革上作出的承诺——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迄今所取得的进展,包括在加强国内消费、使之发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作用方面作出的努力。中国承诺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削减过剩产能,减少库存,去杠杆化,降低成本,加强对消除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的支持,从而使中国走上更可持续的增长道路。中国承诺在经济稳定增长与结构调整之间取得平衡,并通过增加居民消费、增加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确保投资具有高质量并且由私营部门推动来扩大国内需求。中国将继续简化行政程序,转变政府职能,继续推进金融部门改革,使市场在信贷配置中进一步发挥决定性作用,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和引入竞争,加强社会保障体系。

o美国继续承诺促进强劲、可持续、更加均衡的增长,着力提升国内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和国民储蓄。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在政策引导方面将继续侧重于扩大受教育的机会、改革移民制度和提高劳动参与率和生产率。

o中国的财政政策发挥了扩大内需和支持结构性改革的作用。相关措施包括:降低税费,设立为下岗人员提供帮助的专项基金,逐步降低雇主社保缴费率,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以应对风险,弥补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不足之处,包括减少贫困和保护生态。展望未来,中国承诺采用积极主动的财政政策,以促进结构性改革并适当扩大需求。

o美国认识到预算过程可预见性的重要性、以及预算不确定性可能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并承诺使美国政府财政在中期内走上可持续道路。

o中国认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标之一是企业去杠杆化,包括管理银行业的相应挑战。在现有进展的基础上,中国将实施一项全面战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法律机制的作用,减少公司债务,包括国有企业的债务。

O鉴于这些改革将对中国并最终对全球经济增长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中方重申其承诺,将进一步提高经济和金融政策的透明度,改进提供经济活动数据的方式,从而更好地向世界范围的监管者、政策制定者、企业和投资者提供信息。

• 美国和中国认识到,结构性问题,包括因缓慢的全球经济复苏和低迷的市场需求而加剧的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对贸易和工人造成了负面影响。两国认识到,钢铁等行业的产能过剩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采取集体行动应对。双方认识到,补贴和政府或政府资助的机构提供的其他类型的帮助可能导致市场扭曲,造成全球产能过剩,因此需要予以关注。双方承诺加强沟通与合作,并致力于采取有效措施应对挑战,从而增强市场功能并鼓励调整。在这方面,美中两国赞同建立一个全球论坛,由G20成员和感兴趣的经合组织(OECD)成员积极参与,作为一个合作平台由经合组织秘书处(OECD Secretariat)协调,用于就全球产能动态以及政府采取的政策和支持措施开展对话和交流信息。

• 美国欢迎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该方案将削减产能过剩作为其主要目标之一。美国和中国认识到,由于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市场需求低迷,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有所增加,并成为需要采取集体行动应对的全球性问题。两国将密切协作,共同解决全球电解铝产能过剩的问题。

• 美国和中国认识到建立和完善公正的破产制度和机制的重要性。中国高度重视通过有关企业并购、结构调整、破产重组、破产和解和破产清算的制度和机制来依法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在解决产能过剩的过程中,中国将通过继续设立专门的破产法庭、进一步完善破产管理人制度和运用现代信息工具来实施破产法。美国和中国承诺,最早从2016年开始,通过论坛或互访,就各自破产法的实施进行定期及不定期的沟通和交流。

• 美国和中国继续承诺支持一个能够随着全球现实、挑战和机遇不断发展、具有包容性和耐受性的国际经济架构,包括推动现有的和新的国际金融机构之间的全面合作。在2015年9月承诺的基础上,美国和中国都承诺坚持和进一步完善现有国际金融机构、新机构和未来机构在治理、环保和社会责任方面的高标准。为此:

o美国和中国支持把一个强大的、基于配额的、资源充足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作为全球金融安全体系的中心。美国和中国支持保持IMF当前的贷款能力。双方欢迎2010年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生效并致力于在2017年年会前完成第15次份额总审查(15th General Review of Quotas)。美国和中国重申,第15次配额比重审查所作出的配额调整预期将增加有活力的经济体的配额,使之与这些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一致起来,因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配额在总体上可能增加。

o美国支持IMF在10月1日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的决定。美中两国都支持对扩大SDR的应用范围开展研究并探索在这方面可能采取的措施,包括更广泛地发布以SDR作为报告货币的财务和统计数据和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

o美国和中国重申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理事会同意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在世界银行的股权审议上进行合作的重要性。美国赞扬中方在亚洲发展基金第12轮增资中(ADF-12)增加捐资的承诺。美国欢迎中国有意在2016年显著增加对国际开发协会(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和非洲发展基金(African Development Fund)的捐资。

o美国和中国将在国际金融机构的帮助下共同支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

o美国和中国重申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是重组官方双边债务的主要国际论坛,对通过该俱乐部讨论一系列主权债务问题表示肯定,并确认巴黎俱乐部应当适应官方融资领域不断变化的趋势,包括通过吸收新兴债权人扩大成员范围。中国将继续经常参与巴黎俱乐部的活动,发挥更具建设性的作用,包括进一步讨论入会可能性。

o美国和中国支持将加强的契约条款纳入主权债券的努力。

o美国和中国对在G20框架下完成美中化石燃料补贴同行评审报告表示欢迎,并赞扬在有效使用化石燃料和减少造成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已经完成和预期完成的改革措施的积极作用。

• 美国和中国重申,创新是发展经济、创造就业和共同繁荣的关键驱动力,创新在制订应对国内、国际及社会挑战的方案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双方认识到,美国和中国共同从事贸易、商业、创新活动的能力可以促进两国人民的繁荣,并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贡献。

作为追求这些共同目标的合作伙伴,并鉴于美中合作对双边关系与日俱增的重要性,美国和中国认识到制定和支持适当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框架的重要性,这些框架对于打造一个健康的创新生态体系十分必要,该生态体系包括对基础科学和研发的强劲投资、企业的深度参与以及两国在政策制定和实施方面的透明度。双方承诺其创新政策将符合非歧视原则。双方确认了开发和保护知识产权(包括商业秘密)的重要性,并承诺不推行把转让知识产权或技术作为在各自市场开展业务的先决条件的一般性政策或做法。

o双方都认识到政府在为国内外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中的作用,以及开放的竞争性市场——包括在确定产品和服务价格方面——对推动创新的重要性。

o美国和中国认识到,对知识产权的有效和均衡的保护将有利于推动创新。双方将继续就相关政策——例如保护创新者免受恶意诉讼的影响——进行沟通和交换意见。

O双方确认,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产品、服务和技术解决方案的能力通常会增强商业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力。

O鉴于互联的全球数字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创新技术的价值和技术用户的安全关切,并遵循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协定,双方承诺,两国在商业领域针对一般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采取的安全措施:(1)应当以非歧视方式对待技术,(2)不对外国信息通信技术产品或服务供应商的商业销售机会进行不必要的限制或阻止,以及(3)应严格限制适用范围、考虑到国际规范、具有非歧视性、不对商业企业购买 、销售或使用ICT产品强加不必要的基于国别的条件或限制。

• 美国和中国认识到,为达成一项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定(BIT)而正在进行的谈判取得了重要进展,该协定反映了关于建立非歧视、透明度和开放自由的投资体制的共同目标。双方最近交换了经修订并显著改进的第三次负面清单提议,并在谈判的所有方面取得了进一步成果。美国和中国承诺进一步推进谈判,以期达成一项互惠互利的高标准协定。

• 双方都高度重视美中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在促进双边经贸关系、扩大互利合作和高层次政策讨论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承诺继续在JCTT的框架下就两国政府和利益相关者共同感兴趣的问题沟通和对话,努力寻求符合双方利益的解决方案,并为成功举办第27届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共同努力。

• 鉴于美中贸易和经济合作在地方政府层面发挥的重要作用,美国和中国将进一步落实两国政府在第26届中美商贸联委会上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美利坚合众国商务部关于建立促进中美地方贸易投资合作框架的谅解备忘录》,通过中国商务部、中国驻美使领馆和美国商务部、美国驻华使领馆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加强双边沟通与协调,以适当方式共同支持谅解备忘录框架下的贸易和投资团体的交流和相关促进活动。

• 美国和中国承诺向各自的地方政府机构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最佳做法,并在公共服务设施投资和运营领域进一步加强沟通和信息交流。

• 美方重申鼓励和促进为民用最终用户和民用最终用途向中国出口商用高技术产品的承诺。双方重申通过美中高科技与战略贸易工作组(U.S.-China High Technology and Strategic Trade Working Group)就共同关心的出口管制问题继续进行详细和深入讨论的承诺。

• 美国和中国重申世界贸易组织在当今的全球经济中的核心作用,并承诺在世界贸易组织事务中加强沟通和协调。双方将继续致力于推进关于多哈发展议程(Doha Development Agenda)剩余议题的谈判,并将其作为优先任务;双方决心共同加强多边贸易体系。双方还注意到,各个区域贸易协定中涉及的和G20工商界(B20)商讨的一系列议题可能是当今全球经济中人们共同感兴趣的重要问题,因而可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讨论的合理议题,但不至于在未来可能进行的谈判中影响双方的各自立场。

• 鉴于高效的航空系统对安全可靠地运输人员和货物的重要性以及航空运输在整个经济发展中的战略作用,美国和中国承诺单独和共同采取措施来应对航空运输系统面临的挑战。美中航空合作应该基于互惠互利和2016年6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所确立的全政府方式。双方承诺在以下领域加强交流与合作:

O 双方认识到安全监管和经济监管对航空运输发展的重要性,并承诺通过民航主管部门在这些领域开辟和加强合作活动。

O 在现有美中民航合作的基础上,双方承诺在美国贸易和发展署(U.S. Trade & Development Agency)提供的技术援助下,就共同感兴趣的首要议题进行沟通和探讨合作机会,例如提高民航效率以及发展通用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