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勒森国务卿媒体会讲话摘录 2017年8月1日

雷克斯·W·提勒森

国务部媒体会上的讲话

下文为讲话中与美中、美朝关系相关的部分

北朝鲜是我们在上任伊始就首先面临的诸多威胁之一,它也是我们感到迫切需要处理的第一个政策领域。我认为,正如你们中的许多人在过去几个月所看到的那样,这一威胁已经以我们预期的方式成为现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早就认定这是一件极其紧迫的事,而北朝鲜方无疑已经向我们证明了此事的紧迫性。

我们发起了一场我称之为“和平的压力”的持久和持续的加强的活动,因为我们现有的选项是有限的,我认为你们所有人都非常理解这一点,特别是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运作。所以我们觉得恰当的做法首先是寻求对北朝鲜政权施加和平的压力,让他们产生坐下来和我们及其他各方会谈的意愿,但同时他们也要明白,这些会谈的一个条件是:北朝鲜若拥有核武器或是有能力向该地区的任何一方投掷这些核武器,则没有未来,更不用说是针对美国家园。

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已经寻求与中国结成伙伴。中国的确占与北朝鲜经济活动的90%。中方已向我们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一个无核化的韩朝半岛。他们不认为北朝鲜拥有核武器符合他们的利益,正如我们并不认为北朝鲜拥有核武器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中国有办法施压和影响北朝鲜政权,因为没有其他任何一方拥有这一重要的经济关系。

我们已经向中方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当然不会将北朝鲜的局势归咎于中方。这一局势只能归咎于北朝鲜方。但我们的确相信中国因为这一重要的经济活动而拥有一种特殊且独一无二的关系,能够以无人能及的方式影响北朝鲜政权。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继续呼吁他们利用这种对北朝鲜的影响力来为我们进行有成果的对话创造条件。若北朝鲜在来到谈判桌旁时以为自己将保留核武器,我们不认为这样的对话会是有成果的。所以这才是我们致力的目标所在。

我们已经重申了我们对北朝鲜的立场:我们正在做的是,我们不寻求政权更换;我们不寻求政权崩塌;我们不寻求加速半岛重新统一;我们不寻求借口将我们的军队派往三八线以北。而我们正试图向北朝鲜方传达这样的信息: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不是你们的威胁,但你们对我们正构成不能接受的威胁,我们必须作出反应。我们希望在某一时刻,他们会开始明白这一点,明白我们愿意坐下来和他们进行关于未来的对话,这样的未来将给予他们所寻求的安全以及北朝鲜未来的经济繁荣,从而推动整个东北亚的经济繁荣。

向北朝鲜政权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将是一项持续的努力,因为我们的其他选项显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

现在,说到这一点,我想 – 我想要认可两个人,在我讲话的同时,我要表扬一些人。在头六个月里,正如你们所知,我们主要是由担任代理助理部长职务的人,借助我们的大使们,以及组织的力量,一直在开展这一活动。我为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感到十分自豪。在应对北朝鲜的过程中,苏森·索恩屯代理助理部长和久瑟夫·云大使在帮助我们发展和实施对北朝鲜政策方面一直表现出色。苏森·索恩屯还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中起到关键作用。而且我认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明白不由北朝鲜来定义与中国的关系。

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显然要广泛得多。而且如果你回头去看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在马尔阿拉歌的峰会,那次峰会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美中关系应当是何种模样的讨论。自从中国对外开放以来,伴随着尼克森历史性的访问、采纳“一个中国”政策,以及三个文件和协议,美中关系就已经被定义。这给我们带来了中国和美国之间一段长时间的无冲突时期,为中国的巨大经济增长和繁荣创造了条件,美国和世界其他各方也从中看到了利益。这已经定义了我们过去40到50年的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相信我们正有点处于这一关系的转折点,因为中国现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他们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也将继续增长。应当由什么来定义这一关系的未来50年?这些是我们与中方在最广泛的轮廓下进行的讨论:我们应当如何定义这一关系,我们如何确保造福两国和世界的经济繁荣可以持续下去,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 – 因为我们将会有分歧,我们也的确有分歧 – 我们将以一种不会导致公开冲突的方式处理那些分歧。这是过去的政策已经取得的成功。这是我们必须要延续的成功,但我们认识到条件已经改变,单靠过去可能对我们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所以这些是我们与中方进行的非常深入的谈话和讨论,而且,我们通过如北朝鲜局势等许多事项来考验这一关系。我们能够在拥有共同目标的地方一起努力应对这一全球威胁吗?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 – 在南中国海,而且我们有一些贸易分歧需要解决 – 我们能够以不导致公开冲突的方式努力克服这些分歧,并找到对我们双方都好的解决方法吗?

我认为,从马尔阿拉歌产生了一些对彼此非常重要的承诺。我们建立了四个非常高级别的对话。我们过去与中方之间有许多,许多对话 – 超过20个对话 – 但我们感觉这些对话的级别不足以处理我们的关系这一问题,所以中方同意指定非常高级别的人士,因此我们就有了四个对话。外交与安全对话由我本人和马提斯部长与对应的中国官员领导。我们已经召开了两次外交与安全对话。经济与贸易对话已经举行了两次会晤。那是由马努钦部长和罗斯部长领导的。我们还有其他两个对话尚未召开:执法与网络安全;以及社会或人民间交流。

所以,这些对话实际上是为了帮助我们探究对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两个重要的军事力量来说存在的难题,我们想要如何应对这些问题,而且它们已经 – 我认为它们到目前为止对我们很有好处,它们非常有助于我们推动对彼此利益的理解,所以我们将会继续这些对话。而且,我想再一次感谢苏森·索恩屯助理部长帮助推动这些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