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事馆历史

简介

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于1904年开馆,最早坐落于小西门外的两个废弃的寺庙里。 1924年前,领事馆搬到原俄国领事馆里,登记地址为五纬路1号。那个时候,美国驻东北还有其它的领事馆,包括驻哈尔滨和驻大连领事馆。这些领事馆在二战前关闭。沈阳领事馆在二战大部分时间正常运行。在当局软禁领事馆美方员工近一年并将他们驱逐出境后,领事馆于1949年闭馆。在美中关系正常化的第五年,即1984年,领事馆重新开馆。今天,领事馆在深化美国与中国东北的关系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二十世纪初,中国东北经济发展迅猛,人口增幅巨大。日本和俄罗斯为了各自利益开发铁路,及山东省和朝鲜半岛的移民的快速迁入,沈阳(当时被大多数美国人称为“Mukden”)、哈尔滨、大连、长春和其他地方从一无所有发展成为大城市。对于30年代和40年代驻扎在东北地区的美国人来说,沈阳越来越像充满冒险和危险的前哨。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要应对猖獗的违法犯罪行为、暴力和复杂的政治形势,即不断增加的日本人、中国人的持续反抗和俄国残余势力的影响。

据当时的有关报道,轰炸美国和英国领事馆未遂,劫持和袭击火车,银行抢劫,盗窃,谋杀,绑架,和混乱,尤其在1932年最为严重。[i] 举一个生动的例子:在一场高尔夫球赛中,一帮“土匪”袭击美国总领事未果后 ,美国人再去打高尔夫球开始带枪。 [ii] 据《纽约时报》报道,700英里长的南满洲里铁路在1932年平均每天遭到42次袭击。[iii] 之前的几个月,美国官员Culver B. Chamberlain去哈尔滨就任领事的路上,被巡逻的日本军队殴打。[iv] 1934,《纽约时报》公布的另一个很小但很有趣的插曲:“一个穿制服的日本人于今天在美国领事馆横行,挥舞着一把刺刀。” Monroe B. Hall副领事,根据时报的娱乐报道,”听到声音,开展调查,发现入侵者挥舞着刺刀。” Hall随后拿起椅子与入侵者搏斗,并向Gerald Warner和Andrew Eson两位副领事求救。Warner和Eson回答道:“正在找临时武器,“他们三个把疯狂的日本士兵打跑了。几个小时后,美国领事馆向日本领事馆投诉,导致该名士兵被捕。[v]

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军队拘禁了U. Alexis Johnson副领事和他的工作人员,他后来成为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官员,(肯尼迪和约翰逊时任国务卿)。1942年被释放,Johnson和他的工作人员返回美国,与他们同行的还有美国驻日本大使Joseph Grew和其他不幸在亚洲被日本人俘虏的美国平民。《时代》杂志报道了Johnson的故事,他从运载他回美国的瑞典渡轮的甲板飞奔下来,冲着成群的记者大喊,“我不想和记者们说话。我要和我妻子讲话。我有三年没看到她了”。[vi] 杂志接着报道:

[Johnson] 在人群中找寻到她,慢慢地、严肃地走向她。

“你好,”他说。

“你好。”

“你怎么样?”

“很好。你呢?”

他们没有亲吻,甚至没有握手,只是长时间的看着彼此,然后走开,上了出租车。

其他的美国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随着战争的升级,沈阳成了关押被日本人俘虏的约1700名美国人和同盟国战俘的阵地,这些战俘最远来自菲律宾。这些战俘被野蛮对待,其中700人死亡,最健康的幸存者在1945年被苏联士兵解救时,根本无法行走。[vii] 沈阳市政府把盟军战俘营建成博物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总领事柯乐博(O. Edmund Clubb)重开了沈阳领事馆,恢复了美国在中国东北的外交机构,却要面对中国八年内战最后阶段的严峻的挑战。1948年十一月,美国支持的国民党撤离中国,共产党军队占领沈阳。随着冷战的爆发,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1948年,当局甚至把驻沈阳领事馆的美方工作人员软禁在领事馆近一年,当时的总领事是瓦尔德(Angus Ward)。1950年,美国召回所有驻中国的外交官。

1972年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访华,美中之间恢复交往。五年后,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于1984年重新开馆。开馆的目标是帮助拥有9100万人口和占中国重工业近40%的东北开放,投资美国。地缘政治的原因关乎前苏联和北朝鲜。

近年来,一系列的美国企业–-包括美国ITT飞力、约翰迪尔、泰科、波音、江森自控、戴尔、英特尔、甲骨文、花旗银行、塞斯纳和美国其他大公司都在东北地区进行了大量投资,尤其是在港口城市大连。主要的中国和美国大学已经建立了强有力的交流计划。美国领事馆与当地政府、企业、媒体、文化领袖及广大市民交流活跃。

随着美中合作的不断深化,领事馆在美国官员与中国东北同行之间面对面交流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安排太平洋司令部参谋、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高级外交官及美国贸易代表与中方的会面。由于与北朝鲜接壤,领事馆与中方代表就北朝鲜问题,包括核不扩散进行磋商。沈阳领事馆重要性日益彰显,六方会谈工作组在核裁军问题上于2007八月在此会谈,领事馆对美国代表团提供重要帮助。

[i] A representative example:  “Manchurian Raids Creating Terror.”  New York Times 20 June, 1933: pp. 5.

[ii] Associated Press. “American Golfers in Mukden Carry Guns to Resist Bandits.”  New York Times 23 Sept., 1932: pp. 5.

[iii] “Manchuria Railway Raided 42 Times A Day.”  New York Times 23 Aug., 1932: pp. 7

[iv] Abend, Hallet. “U.S. Consul Beaten by Japanese Patrol in Mukden Street.” New York Times 4 Jan., 1932: pp. 1.

[v] “U.S. Consuls in Mukden Drive Off Crazed Soldier.” New York Times 17 Jul., 1934: pp. 13.

[vi] “Back from the Jap.”  Time Magazine 7 Sept., 1942.

[vii] Song Lijun. “POWs’ painful memories of war.”  China Daily.  Clipping does not have a page number or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