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科技主题页面

以下是环境科技处所关注的一些主要主题/问题列表:

亚洲及其他地区的空气质量

管理空气质量是亚洲许多城市面临的共同挑战。许多地方正想方设法来达到清洁空气标准。比较一下下面城市当前的空气质量情况。关于各种污染物有碍健康的更多信息可从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AirNow网站获得。污染物测量因城市而异,但最常见的是臭氧(O3),可吸入的粗颗粒(PM10),细颗粒(PM2.5),一氧化碳(CO),二氧化硫(SO2)以及氮氧化物(NOx)。美国有几个城市难以达到美国EPA的空气质量标准。臭氧和PM2.5是常见的罪魁祸首。

虽然暴露在PM2.5已被确定比暴露在PM10有更严重的健康风险,但许多国家尚未规定监测PM2.5。美国EPA的24小时限值内的PM2.5标准为35微克/立方米(μg/ m3)。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将其PM2.5标准降低到年平均值为10微克/立方米,日平均值为25微克/立方米。

以下的链接可以查到各亚洲城市以及其他大城市的空气质量数据,其中一些城市长期存在空气污染问题。许多国家尚未针对PM2.5提出报告。请注意,一些城市提供的是每日平均值,而其他城市则提供接近实时的每小时数据。以下是一些在运动时,如何尽量减少暴露污染的提示,即使您无法访问实时数据,这些提示也很有用。

空气污染颗粒物数据

PM10 – 可吸入的粗颗粒         PM2.5 – 可吸入的细颗粒

美国大使馆北京空气质量监测仪

亚洲

其他已解决空气质量问题的大城市:

空气质量信息的其他资源

PM2.5对健康影响的研究

在污染的空气中运动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大于美国和欧盟的总和。煤是中国能源供应的主要来源,中国的消耗量是了全球年产量的一半。然而,中国也继续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取得长足进展。中国的风力和太阳能发电能力约为美国的两倍,并承诺到2030年所有能源供应的20%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在可再生能源、清洁化石燃料技术、温室气体减排和清洁能源发电等领域,中国在加快实施和部署清洁能源技术中扮演关键角色。

更多相关链接: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

中国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拥有的自然森林和湿地资源一直相当丰厚。然而,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日益加大了对有限资源的压力,这是因为国内市场和工业的出口加工都增加了资源的耗费。美国林务局(USFS)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FWS)是美国政府的技术部门的一环,与中国同级别部门,就有关可持续管理这些资源进行积极交流。中国是来源不法的野生动物产品的最大目的地国,其中包括象牙,穿山甲和许多其他产品;通过改变消费者态度来减少需求,是推广反对野生动物贩运,不可或缺的一步。

更多相关链接: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

在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协调下,北京大使馆的环境、科技与卫生处(ESTH)与卫生和人力资源专员密切合作,与中国共同努力改善公共卫生,并解决地方区域传染病问题如流感,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其他新型传染病。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全球艾滋病计划(GAP)官员与他们在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同级别部门,合作进行与传染病相关的生物医学研究。在禽流感暴发地区,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对外农业服务局,和美国动植物卫生检验局(APHIS)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处理人体健康和动物健康方面的问题。

更多相关链接: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

中国正雄心勃勃的扩张核电,计划建设40至60千兆瓦的发电能力,目前在建设和规划阶段中的核电厂有22个。中国目前是全球核电发电量的第四大国,但预计到2032年将超过美国,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多核电量的国家。为了实现其目标,中国将在2020年之前每年启动四到五个新反应堆。到2040年之间的全球核电增长量,中国预计将占的一半以上。

美国和中国依据两项协议进行核项目合作:1985年签署的和平利用核能协定(PUNE),该协定涵盖核电和燃料循环领域的合作和技术转让,以及于1998年由美国能源部(DOE)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前身—国家计划委员会,所签署的和平利用核技术合作(PUNT),这项协定则更广泛地涉及核技术、出口管制、核与放射安全和安保,和放射性废物管理等方面的合作。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世界核统计

能源部:美国中国能源合作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和中国国家环境保护局(SEPA) – 亦即现在的环境保护部(MEP)在2003年所签订的谅解备忘录,建立了一个合作框架,来预防和管理空气和水污染、危险废物、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和其他有毒物质(如汞)造成的污染。

中国污染水平的上升与其快速的经济增长相吻合。中国长期以来认为空气污染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使馆的环境、科技与卫生处(EHTS)协助促进美国环境保护署、美国能源部(DOE)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与中国境内同级别机构在空气污染问题的各个层面的合作。

更多相关链接: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

中国面临着严重的水源危机,许多城市长期经历着水资源短缺,大部分地区也出现了严重的水质问题。超过60%的地表水被认为不适合与人体接触,而40%的地下水无法安全饮用。极端天气和快速的城市发展都在增加供水压力与洪水的威胁。

按目前的消费速度,中国对水资源的需求将在2030年(2030年水资源集团 Water Resource Group)超过供应。北方省份(占中国人口三分之一和最大农业生产地)的地下水源已几乎被抽干。因此政府建立了一个价值790亿美元的“南北水资源转移”项目,每年从中国南方的长江将水往北导引。现在北京自来水的70%来自南方。 2016年底,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了水利效率目标,消费上限,都市分层定价以及农业和工业配额。缺水可能会扼制中国的经济,影响采矿,能源炼制,制造业和农业部门。

更多相关链接:

所有链接仅供参考,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意见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