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An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
11 快速阅读
July 24, 2020

DOS Seal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

2020年7月23日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Michael R. Pompeo, Secretary of State)

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 (Yorba Linda, California)

谢谢诸位。谢谢大家。州长,谢谢你非常、非常热情的介绍。说得对:当你走进那所体育馆,说到“蓬佩奥”这个名字,就会引起一阵喁喁低语。我有个兄弟,名叫马克,很优秀——名符其实的优秀篮球选手。

是不是应该再一次为蓝鹰仪仗队(Blue Eagles Honor Guard)和空军下士凯拉·海史密斯( Kayla Highsmith)鼓掌,她国歌唱得这么动听?(掌声)

劳里(Laurie)牧师,也谢谢你发表了如此感人的祈祷词。谢谢休·休伊特(Hugh Hewitt)和尼克松基金会(Nixon Foundation)邀请我在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发表讲话。很高兴能够听一位空军人员演唱,由一位海军陆战队(Marine)队员做介绍,然后他们让一名陆军(Army)大兵站在海军(Navy)水兵的住宅前。(笑声)一切都很完美。

来到约巴林达感到很荣幸。尼克松的父亲建造了这所房子,他就在这里出生和长大。

感谢尼克松中心(Nixon Center)全体董事和工作人员使今天成为可能——在这些时候很不容易——感谢今天为我和我的团队做出的安排。

我们有幸见到一些十分不寻常的人物在座,其中有克里斯(Chris),我已经认识了——克里斯·尼克松(Chris Nixon)。我还感谢特利西娅·尼克松(Tricia Nixon)和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Julie Nixon Eisenhower)对这次访问的支持。

我还感谢几位勇敢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今天出席我们在这里举行的活动,他们不远万里来到现场。

对于其他所有尊敬的来宾——(掌声)——对于其他所有尊敬的来宾,感谢诸位亲莅现场。有些人得到帐篷下的位置,一定有更多的付出。

对于观看现场转播的观众,谢谢你们的观看。

最后,州长谈到我在本地的圣安娜(Santa Ana)出生,离这里不太远。今天我姐姐和她丈夫也在座。感谢你们都来到现场。我可以肯定,你们从来也想不到我会站在这里。

我今天的讲话是有关中国的系列讲话的第四部分。我已经请国家安全事务助理(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O’Brien)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雷(Chris Wray)和司法部长(Attorney General)巴尔(Barr)与我一起发表这个系列讲话。

我们有一个十分明确的目的,一项确切的使命,即阐明美国与中国关系各个不同的则面,数十年来相互关系中积累的巨大不平衡,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霸权图谋。

我们的目标是明确指出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的中国政策要求解决的问题,即对美国人民构成的种种威胁已经显而易见,以及我们为保障这些已经确立的自由制定的战略。

奥布赖恩大使谈的是意识形态。联邦调查局局长雷谈的是间谍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谈的是经济。我今天的任务是为美国人民提供综合性的阐述,详细谈谈中国构成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确切地说对世界各地自由民主政体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明年距基辛格(Kissinger)博士秘密访华恰好半个世纪。距202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也并不太远。

当年的世界迥然不同。

我们曾设想与中国接触可以为今后带来有望实现相互尊重与合作的光明前景。

但是今天——今天我们坐在这里都需要戴口罩,眼看着疫情的人数统计节节上升,都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未履行对全世界的诺言。我们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有关香港和新疆镇压事件的头条新闻。

我们看到披露中国贸易劣迹的数据触目惊心,导致美国丧失工作机会,使全美国各地的经济受到沉重打击,其中也包括南加利福尼亚州。我们看到中国军队日渐坐大,确实也更具有威胁性。

从加利福尼亚州这里,到我的家乡堪萨斯州(Kansa)及其他各地,美国人民心中萦绕的种种问题也在我头脑中回响:

经过与中国50年的接触,美国人民有哪些可以展示的成效?

我们的领导人设想中国向自由和民主演变的理论是否得到证实?

难道这就是中国界定的“双赢”局面?

毋庸置疑,作为核心问题,身为国务卿需要考虑,美国是否安全无虞?我们是否有更大的可能为我们自己缔造和平,为我们今后的世世代代缔造和平?

为此,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严酷的事实。我们如果希望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梦想的中国世纪,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今后多年,甚至数十年应为我们提供指导的严酷事实:与中国盲目接触的陈旧模式完全不能奏效。我们决不能继续走这条路。我们决不能重蹈覆辙。

特朗普总统已十分明确地指出,我们须要有一个保护美国经济,而且切实保护我们生活方式的战略。自由世界必须战胜新的暴政。

如此看来,我有些迫不及待想放弃尼克松总统遗留的思想,但是我首先需要明确一点,当时他做了他认为对美国人民最有利的事情,而且他也有可能完全是正确的。

他是中国问题的优秀学者,是冷战(Cold War)时期的勇猛斗士,同时对中国人民心怀高度崇敬,我认为我们大家也有同样的心情。

他无愧于创立的巨大功绩,因为他使人们认识到中国十分重要,不可忽视,甚至在这个国家因自行制造的共产主义暴行而被削弱的时期也是如此。

1967年,尼克松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发表了一篇十分著名的文章,阐明了他未来的战略。以下是他的表述:

他写道,“长期而言,我们完全无法承受将中国永远置身于国际大家庭之外的情况……只有中国发生变革,全世界才能安全。为此,我们的目标是——在我们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我们必须对事态施加影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促成变革。”

我认为整篇文章的关键词是:“促成变革”。

所以,尼克松总统通过对北京具有历史意义的访问,启动了我们的接触战略。他义不容辞地要求增进世界的自由与安全。他希望中国共产党也能投桃报李给予响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决策人员越来越强烈地认为,中国实现更大的繁荣,就会实行开放,国内就会更自由,同时对海外构成的威胁确实也会减轻,更能够友好相处。我相信,这一切看上去都势在必行。

但是笃信必然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一味追求的接触并没有按尼克松总统的希望促成中国内部的变革。

实际情况是,我们的政策——以及其他自由国家的政策——救活了中国破败的经济,结果却发现北京对国际社会伸出的援助之手反咬一口。

我们向中国公民敞开胸怀,结果却发现中国共产党趁机利用我们自由和开放的社会。中国派宣传人员进入我们的各种记者会、我们的各类研究中心、我们各地的高中、我们的各类学院,甚至参加家长教师协会的会议。

我们使我们台湾的朋友被边缘化。台湾后来实现了繁荣,成为蓬勃发展的民主政体。

我们给予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以特别的经济待遇,结果却发现中国共产党坚持要求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保持沉默,作为允许西方公司进入中国的条件。

奥布赖恩大使前两天举了几个例子:万豪酒店(Marriott) 、美国航空(American)、 达美航空(Delta)、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等公司都把台湾的名称从它们的网页上取消,为的是不触怒北京。

在好莱坞(Hollywood),离这里不远——美国创作自由的中心,自定的社会正义评判者——对哪怕是涉及最轻微的不利中国的内容都实行自我审查。

商家对中共的这种默许也发生在世界各地。

这种商家忠诚的功效如何?这种恭维得到回报了吗?我要引述司法部长巴尔讲话中的一句话。他在上周的讲话中说,“中国统治者最终的野心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而是掠劫美国。”

中国偷取我们宝贵的知识产权和贸易机密,使全美丧失千百万份工作。

它吸走了美国的供应链,然后将奴工制作的小产品添加进来。

它使世界重要航道对国际商务的安全性降低。

尼克松总统曾说,他担心,他将世界向中共敞开会造出一个把创造者毁灭的怪物“弗兰肯斯泰因”(“Frankenstein”),而现在我们面对这种情况。

那么,有诚意的人可以辩论,为什么一些自由国家会允许这些糟糕的情况这么多年一直发生。也许是我们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毒株太天真,也许是我们在冷战胜利后的必胜信念,也许是怯懦的资本主义,也许是受北京“和平崛起”之说的蒙蔽。

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什么原因,今天中国正在国内加剧专制,并在其他所有地方更咄咄逼人地与自由为敌。

特朗普总统说:够了。

我认为两党不会有很多人不同意我们今天阐述的事实。但即使现在,有些人仍坚持我们应该为了对话而保持对话模式。

明确一点,我们将继续对谈。但是这些日子的对谈是不一样的。就在几周前我到檀香山(Honolulu)与杨洁篪举行了会晤。

还是老一套——说得很多,但完全没有提出要改变任何行为。

杨的承诺,如同他以前许多中国共产党的承诺一样,是空洞的。他期待的是,我推测,我会对他们的要求让步,因为坦率说,这是太多届前任政府的做法。我没有,特朗普总统也不会。

正如奥布赖恩大使做的很好的解释,我们必须牢记中国共产党政权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政权。总书记习近平是彻底失败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实信仰者。

是这种意识形态,是这种意识形态形成了他几十年来的愿望,要中国共产主义在全球称霸。美国不能再无视我们两国间的根本政治和意识形态差异,就像中国共产党从未无视它们一样。

我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经历,而后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以及现在两年多来担任美国国务卿,让我得到这样一个关键认识:

唯一方式——让共产主义中国真正改变的唯一方式是,不要基于中国领导人所言而是基于他们的所为而采取行动。你们将看到与这一结论相应的美国政策。里根(Reagan)总统说,他与苏联打交道是基于“信任但核实”。在对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上,我说我们必须不信任并核实。(掌声)

我们,世界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促成中国的变革,就像尼克松总统所希望的那样。我们必须以更有创意和更坚定的方式促成中国的变革,因为北京的行动威胁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繁荣。

我们必须从改变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伙伴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做起。我们必须说出事实。我们不能将中国作为像任何其他国家一样的正常国家对待。

我们知道与中国进行贸易与和一个正常守法的国家进行贸易不同。北京威胁国际协议——把国际建议当作——把协议当作建议,当作主宰全球的通道。

但是,通过坚持公平条件,正像我们的贸易代表在达成我们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所做的,我们能够迫使中国必须考虑它盗窃知识产权和它损害美国劳工的政策的后果。

我们也知道,与中国共产党支持的公司做生意与,比方说,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不一样。这些公司不对独立的董事会负责,其中许多公司得到国家的资助,因此不需要追求盈利。

华为是一个好例子。我们不再假装华为是一个清白的电信通讯公司,只是来这里保证让你能够与朋友对谈。我们实事求是地称呼它——一个真正的国家安全威胁——并且已经采取相应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的公司在中国投资,他们可能有意或无意地为共产党严重践踏人权提供支持。

因此,我们的财政部和商务部已经对侵害和践踏世界各地人的最基本权利的中国领导人和实体实施了制裁,并将它们列入黑名单。数个机构已为制定一项商务警告作出共同努力,以确保让我们的首席执行长们知道他们的供应链在中国国内的行为方式。

我们还知道,我们还知道,并非所有中国学生和雇员都是为来这里赚点钱和获取一些知识的普通学生和雇员。他们当中有太多人来这里是为了偷窃我们的知识产权并将其带回他们的国家。

司法部和其他机构已经在积极追踪惩罚这些犯罪。

我们知道人民解放军也不是一支正常的军队。它的目的是维护中国共产党上层的绝对统治和扩大中国帝国,而不是保护中国人民。

因此,我们的国防部已加大努力,在整个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East and South China Seas)以及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展开自由航行行动。我们成立了太空军(Space Force),在这个最后的前沿帮助遏制中国的挑衅。

因此,坦率说,我们在国务院已经制定出一套新的对应中国的政策,推动特朗普总统的公平和对等的目标,修正几十年来形成的不平衡。

就在本周,我们宣布关闭中国在休斯顿(Houston)的领事馆,因为那里是间谍和盗窃知识产权活动的一个集合点。(掌声)

我们在两周前扭转了八年来在南中国海国际法问题上一再忍让的做法。

我们要求中国使其核能力符合我们时代的战略现实。

国务院——在世界各地各级——都在与中国的对口官员接触,要求做到公平和对等。

但是,我们的方式不能只是围绕变得更强硬。那样不可能达到我们所要的结果。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接触和赋予他们能力——他们是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

这要始于面对面的外交(掌声)。我在一切所到之处都见到才华优秀和勤奋的男女中国人。

我会晤过逃离新疆集中营的维吾尔族人和少数民族哈萨克人。我与从陈主教(Cardinal Zen)到黎智英(Jimmy Lai)的香港民主领袖谈过话。两天前在伦敦,我与香港自由斗士罗冠聪(Nathan Law)见了面。

上个月在我的办公室,我听到了天安门广场幸存者的经历。他们当中有一位今天在座。

王丹是当时一位关键的学生,他从未停止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斗争。王先生,能否请你站起来让我们认识你?(掌声)

今天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中国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他因自己的主张而在中国劳改营度过了几十年。魏先生,能否请你站起来?(掌声)

我在冷战期间长大并曾在陆军服役。如果说我学到了一点的话,那就是共产主义者几乎总是说谎。他们所说的最大的谎言就是认为他们是在为受到监控、迫害、不敢大声直言的14亿人民说话。

恰恰相反的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诚实意见的惧怕超出了它对任何一个对头的惧怕,除了担心他们自己丧失对权力的控制,他们有原因——别无其他原因。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当初能听到武汉医生们的话,而且他们能获准对新出现的新型病毒疫情爆发一事发出警报,那么整个世界会好多少——更不用说中国国内的人民了。

在数十年来太长的时间里,我们的领导人对于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向我们发出的有关我们所面对的这一政权的本质的警告无动于衷或轻描淡写。

我们不能再无视于此了。他们像其他任何人一样地清楚,我们绝不能再回到维持现状的局面。

但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方式不应仅仅是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国家也必须努力捍卫自由。这远非轻而易举之事。

但我坚信我们做得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曾经这样做过。我们知道这会如何发展。

我有信心,因为中国共产党正在重复某些苏联犯过的错误——疏远潜在的盟友,破坏国内及国外的信任,拒绝实行产权和可预知的法治。 

我有信心。我有信心是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的觉醒,像我们在美国这里一样知道我们不能回到过去。我听到过这种声音,从布鲁塞尔(Brussels)到悉尼(Sydney),再到河内(Hanoi)。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坚信我们能够捍卫自由,因为自由本身所具有的美好的感召力。

请看香港民众在中国共产党收紧对这座骄傲的城市的控制时高声要求移民海外。他们曾挥舞着美国国旗。

是的,的确存在不同之处。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已经深深地融入全球经济中。但北京对我们的依赖超出了我们对他们的依赖。(掌声)

我拒绝接受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必然如此的时代的说法,以及某些陷阱是预先注定的,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至上地位就是未来。我们的做法并非因美国正在衰落而注定要失败。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在慕尼黑所言,自由世界仍在取得胜利。我们只需要相信这一点,知道这一点,并为此感到自豪。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希望来到开放的社会。他们来这里学习,他们来这里工作,他们来这里为他们的家人打造生活。而他们并不急于到中国定居。

现在是时候了。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时机正好。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并非每个国家都将以同样的方式应对中国,他们也不应如此。每个国家都必须自己得出如何保护自己的主权、如何保护自己的经济繁荣,以及如何保护其理念不遭中国共产党的触角裹挟的结论。

但我敦促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都开始做美国已经在做的——就是坚持要求中国共产党做到对等、透明和负责。他们是一伙远非同质化的统治者。

这些简明有力的标准将会产生极大的成果。我们听任中国共产党来制定接触规则已为时太久了,但不再会是这样。自由国家必须确定基调。我们必须基于同样的原则运作。

我们必须划定不会被中共的讨价还价或他们的花言巧语所侵蚀的共同界线。事实上,这正是美国最近所做的,我们彻底地拒绝接受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索求,而且我们还敦促有关国家成为洁净国家(Clean Countries),以使他们的公民的私人信息不会落入中国共产党的手中。我们是通过设定标准来做到的。

是的,这是难以做到的。这对于一些小国而言是难以做到的。他们害怕遭到逐一封杀。有些国家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而根本就没有能力,没有勇气在此时此刻同我们站在一起。

的确,我们的一个北约(NATO)盟国在香港问题上没有以其应有的方式挺身而出,因为他们害怕北京会限制他们进入中国市场。这种怯懦将导致历史性失败,而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我们不能再犯过去这些年的错误。中国构成的挑战要求民主国家——欧洲、非洲、南美洲、特别是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的民主国家——付出努力和精力。

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中国共产党最终将侵蚀我们的自由,并颠覆我们各国社会辛苦努力地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退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就可能受制于中国共产党,而他们的行为对当今自由世界构成了首要挑战。

习总书记并非注定能永久地在中国内外施行暴政,除非我们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而这无关于遏制。不要听信于此。这关系到我们过去从来没有面对过的一种错综复杂的新挑战。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隔绝。但共产党中国已在我们的国境之内。

因此,我们不能单独面对这一挑战。联合国(United Nations)、北约、7国(G7)集团国家、20国(G20)集团,以及我们联合使用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肯定足以应对这一挑战,如果我们明确地加以调动并拿出巨大勇气的话。

也许现在是时候了,应当结成一个志同道合的国家的新联盟,一个新的民主国家的同盟。

我们拥有这些工具。我知道我们能够做到。而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愿。我要引用圣经经文,难道“我们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变——不去改变,共产主义中国肯定将会改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过去的做法安逸或便利就重蹈覆辙。

保护我们的自由不受中国共产党的危害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正处于引领这一使命的最佳地位,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正如我上周在费城(Philadelphia)站在、注视着独立纪念馆(Independence Hall)时所阐明的,我们的国家建立在人人享有特定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的基础之上。

保障这些权利是我们的政府的职责。这是一个简明而有力的事实。它已使我们成为全世界人民的一座自由的灯塔,其中包括中国国内的人民。

理查德·尼克松于1967年所写的话的确是正确的:“只有中国发生变革,全世界才能安全。”现在要靠我们来听从他的话语了。

今天,危险显而易见。

而且今天,觉醒正在发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须回应。

我们绝不能走回头路。

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人民。

谢谢大家。

阅读更多: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communist-china-and-the-free-worlds-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