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脱北者Ji Hyeon-A讨论了朝鲜脱北女性面临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挑战

问:你觉得北朝鲜以外的生活最让人吃惊的是什么?适应韩国的生活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答—视频1:对于我来说,韩国生活中最令人惊讶的一面是我刚到韩国时。当我到达仁川的时候,我被韩国政府官员用一辆汽车带去首尔。我注意到—去首尔。我注意到周围的山上有那么多树木。我想知道 – 那真是 – 我对此印象非常深刻。我想知道,等一等。韩国人怎么吃饭呢?我的意思是在北朝鲜,人们砍树。他们不仅剥树皮吃,而且砍树当柴烧,在厨房里生火做饭。我想知道,所有这些树都还在,韩国人怎么吃饭呢?当然,后来我发现,在韩国,他们并不砍树当柴火在厨房里做饭用。他们有气或电来烧炉灶在厨房做饭。所以对我来说,这是我到达韩国时最惊讶的事情。  答案—视频2:还有我面临的其它一些艰难困苦—我仍然不知道我父亲的下落。他在中国某个地方失踪已经有19年了。每当他的生日或传统节日来到的时候,我就会深深地思念他。我渴望再次见到我的父亲。另外一重磨难是,由于我在北朝鲜受拘押期间遭受的折磨和殴打,我的身体患上了多种疾病。我发生了一起事故—这是在我到达韩国之后。由于我之前受到的折磨和殴打,我经历了一次癫痫发作。当时我正在熨烫我的一件衣服。我癫痫发作,摔倒在地。我倒在了烙铁上面。它烧伤了我的腿。因此,我不得不做了手术,不得不应对那种痛苦。所以对我来说,每当我生病的时候,或者即使我在思想和精神上有意愿,渴望进行人权活动,身体有时也跟不上。所以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对北朝鲜人民感到有所歉疚,因为我不能继续这一活动。所以,折磨带来的身体后遗症以及由此产生的疼痛有时使我无法更加活跃。这也是困难的一部分。 问:你觉得,为什么让国际社会了解你这样的经历如此重要?国际社会还能做些什么来帮助改善北朝鲜的人权状况? 答:我的回答是,北朝鲜人权问题是一个全世界人民都应该关心和参与的问题,因为人−我们都同样是人,我们生而自由。但北朝鲜是唯一一个人们生来没有自由的国家。在北朝鲜的情况是,有太多的苦难。人们忍饥挨饿。而就在非军事区对面,在韩国,是那么、那么的富足,就像世界其它地方一样。当我们有这么鲜明的对比,人们在21世纪还过着那样的生活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当人们正在死去,而世界其它地方的人看着,听着。如果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仍保持沉默,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人们应该更关注这个问题,并且参与进来。至于国际社会可以怎样帮助改善北朝鲜的人权状况,我认为,那就是允许脱北者发声,在国际舞台上分享他们的经历为证,就像我昨天在联合国那样。那将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人们了解这个问题,对它有更好的认识。还应该通过各种媒介−电视、广播这类媒介,无论什么媒介,继续谈论这个问题,继续提及和探讨北朝鲜人权问题,从让这个问题始终是人们谈论的话题,并且始终是媒体关注的前沿。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