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及巴拿马使团团长被召回进行磋商

国务部已召回美国驻多米尼加共和国大使罗宾·伯恩斯坦(Robin Bernstein)、美国驻萨尔瓦多大使吉恩·曼内斯(Jean Manes)以及美国驻巴拿马临时代办罗克珊·卡布罗(Roxanne Cabral)就三国最近决定不再承认台湾一事进行磋商。我们的三位使团团长将与美国政府领导会面,讨论美国如何能够在整个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支持强有力的、独立、民主的体制与经济。
阅读更多»

重振美国钢铝工业将维护美国安全

重振美国钢铝工业将维护美国安全 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 本文最初于7月15日发表在新闻网站Cleveland.com。 去年,美国商务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启动调查,以确定钢和铝材料进口是否会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围绕进口对钢铝工业造成的影响所进行的几个月的研究明确显示,这些行业的未来受到威胁。我们得出结论,为维持美国国家安全所需的金属生产能力,必须采取行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同意采取行动,并于3月8日宣布了对钢材进口征收25%关税,对铝进口征收10%关税。 实施这些关税的根据是,外国大幅度超量生产所导致的创纪录的钢铝进口有可能损害在1962年《贸易扩展法》(Trade Expansion Act)第232条款中所界定的我国国家安全,而钢铝金属需要被用在美国16个关键的基础设施领域。 要为美国军方提供先进的金属材料以及为美国行业提供关键性基础设施所需要的钢和铝材料,美国制造商就必须具有商业活力。仅从事军工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合同生产,这些公司是无法维持的;轧钢厂和冶炼厂不可能在开工不足的情况下持续运转和生存。 自从2月份公布《232条款调查》(Section 232 Investigation)报告起,美国的钢铝工业开始得到振兴。国内生产商宣布了对最近关闭的工厂的九项重大投资。美国铝业公司正在将在肯塔基州霍斯维尔(Hawesville, Kentucky)和密苏里州马斯顿(Marston, Missouri)的生产线现代化和予以重新启动。 美国钢铁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 Corp.)最初决定重新启用在伊利诺伊州(Illinois)格拉尼特成钢铁厂(Granite City Works)的两个被封炼炉之一,并于6月5日宣布启动第二座炼炉,从而使钢材总产量达到250万吨。这两条生产线合在一起,将使800名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生产不仅为美国军方所需,也为重建国家基础设施所需的重要金属材料。 其他一些钢铁业工厂最近也获得投资和重新启动,它们在俄亥俄州的洛雷恩(Lorain, Ohio);南卡罗来纳州的乔治敦(Georgetown, South Carolina);俄克拉何马州的杜兰特(Durant, Oklahoma);俄亥俄州的明戈章克申(Mingo Junction);佛罗里达州的弗罗斯特普鲁夫(Frostproof, Florida);以及得克萨斯州的布朗斯维尔(Brownsville, Texas)。 明确无疑的一点是:如果没有特朗普总统的232条款关税,就不会有美国金属工业的重大复兴。 美国钢铁工业去年的粗钢产量仅为8200万吨。美国去年的钢产量是中国8.32亿吨钢产量的十分之一,不足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1.68亿吨的二分之一,比印度产量少2000万吨。这说明,中国是全球钢产量过剩的最主要根源。 然而,美国的钢材料进口却一直扶摇直上,去年占美国市场的32.6%。自2009年以来,钢铁业大多在亏损运转,大量进口补贴生产的钢材料导致钢铁行业盈利收入不足,无力对新技术,研发和员工发展作出投资。 美国铝制造业的境况更为糟糕,几乎崩溃。2017年,美国仅剩三家公司,五座熔炼厂,而2000年时有23座。 2017年,美国的铝产量仅为74万吨,而消费量接近600万吨。美国去年所需90%的铝依靠进口。同钢材料一样,铝材料被用于从电缆到喷气飞机的数以千计的产品中,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尽管实施232条款关税受到外国厂商和政府的反对,但这些关税正在逐步产生它们预期的效果。它们正在帮助重建对我们国家安全具有关键作用的两个行业。 我们不能让中国对其国内就业问题的出口威胁到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行业。我们已经要求我们的友邦和贸易伙伴协助我们控制这种过度生产。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但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安全,也为了全球经济,必须这样做。美国也再次愿意一马当先。
阅读更多»

美国商务部长:美国的天才正遭受中国的攻击

“通过要求对华技术转让、以获取技术为目的收购美国初创公司等各种手段,中国正对美国的知识产权发起猛烈的攻势。” —罗斯 美国商务部设有专利及商标局,它的使命是保护美国创新者和他们的知识产权。该局的入口镌刻着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一句话:“专利制度为天才之火添加(利益之)油。” 但今天,美国的专利制度及其保护的美国天才正遭受猛烈进攻。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盗用委员会(IP Commission)的数据,每年知识产权盗用和侵占对美国企业造成的损失达到6000亿美元。 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每年相当于逾3%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因知识产权盗窃、盗版和间谍活动而损失。中国是一个主犯:在边境缉获的假冒商品有87%来自中国。 但这个令人震惊的数据未能反映出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对待美国知识产权的态度中潜藏的更深层危险。 中国已经宣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目标是在半导体制造、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生物技术以及其他每一个可能在2025年以后拉动经济增长的高科技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而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牢牢挡住中国的路。 但中国不是选择打造一个具备全球竞争力的自由市场经济来展开竞争,而是选择迫使那些想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转让专有技术和知识产权。 中国实现这一点的手段是,要求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作为市场准入的先决条件;将美国企业在中国大多数企业中的所有权限制在50%或以下;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将技术转让作为产品销售合约的一部分。 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还采用这样的投资战略:一旦发现拥有突破性科技的美国初创公司,就以优于市场的条件投资这些公司。这些投资的首要考虑因素不是回报率,而是占有新技术,然后用于其他目的。 通过这类投资,中国企业无需支付专利费就能利用未来可能创造数十亿美元收入的突破性技术。对于这些美国高科技初创公司来说,在起始阶段获得几百万美元的超额投资至关重要,但相对于中国占据科技优势、涉及数十亿美元的长期目标,这只是一个零头。 中国人积极寻找那些在中国所欠缺的技术方面走在前列的美国公司,然后仔细地把这些公司列为目标,目的是获取它们的知识和技能。同时,寻求进入中国市场或者寻求中方资金的公司被迫交出它们的专利、最先进的研究和专业知识。 对美国知识产权的攻势还不止于此。更不为人所知的是中国律师在中国法院发起的反垄断行动,他们以某些专利造成非法垄断为由,促使其被宣布无效。想想这是多么违反常理。专利的整体理念是奖励专利发明者一段对该发明拥有排他权的时间。合法授权的垄断没有理由成为反垄断诉讼的目标。但中国愿意无所不用其极地获取美国的技术。 周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下达指示,以决定是否对中国的一些鼓励或要求对中国进行技术转让、从而可能危害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创新和技术的政策、做法或行动展开正式调查。 通过这一指示,特朗普总统正在履行另一个竞选承诺——考虑采取一切恰当手段来应对可能危害美国经济利益的中国贸易活动。他是第一位为应对这个极为重要的问题采取有意义的举措的总统。 通过这一行动,他采取了必要的战略性措施来保护数十年来促进美国生产率、支撑美国国家安全的创新基础。 技术进步将塑造我们的未来,在特朗普总统的注目下,我们的创新者将因为他们愿意承担风险、发明让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性国家的新产品和服务,而获得回报。 与我们一样致力于创新、珍视公开竞争的盟友和伙伴也因中国的行为受损。他们也应该同样保持警惕。我们首先要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但同时也将领头恢复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公平经济体系。   本文作者是美国商务部长(见文首图)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