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统迈克·彭斯就本届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讲话

副总统办公室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就本届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讲话 哈得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 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10月4日 东部夏令时上午11时07分 肯(Ken),谢谢你的亲切介绍。各位理事会成员(Members of the Board of Trustees),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博士,我们尊敬的嘉宾,以及所有那些忠实于你们以“以非传统方式思考未来”的使命的人士,回到哈得逊研究所发表演讲,令我深感荣幸。 半个多世纪以来,贵所一直致力于“推进全球的安全、繁荣与自由”。虽然哈得逊这些年来数次搬迁,但始终不变的是:你们一直在彰显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即美国的领导作用照亮前行之路。 今天,说到领导作用,请允许我首先转达美国在国内外的领导作用的倡导者——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问候。 本届政府上任伊始,特朗普总统就将我们与中国以及习主席的关系作为一个优先事项。去年4月6日,特朗普总统在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接待了习主席。去年11月8日,特朗普总统前往北京,受到中国领导人的热情款待。 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牢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密切合作,最重要的是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 但是,我今天来此是因为美国人民应该知道,目前,北京正在动用一种政府上下全面参与的方式,利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手段来扩大其影响,增进其在美国的利益。 中国也在以比以往更活跃的方式运用这种力量,对我们的国内政策和政治施加影响及干预。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已采取果断行动,以美国的领导作用对中国作出回应,并应用贵所长期倡导的各项原则与政策。 在特朗普总统于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他描述了一个“大国竞争”的新时代。正如我们所言,外国已经开始“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重新施加其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以使之为其所用”。 特朗普总统在这一战略中清楚地表明,美利坚合众国已对中国采取了一种新的做法。我们寻求一种以公平、对等和尊重主权为基础的关系,而且我们采取了迅速有力的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 诚如特朗普总统在去年访问中国时所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加强两国关系、改善我们公民生活的机会”。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建立在我们历史上的最佳时期,当时美国和中国都本着开放和友好的精神彼此接近。 在美国独立战争(Revolutionary War)之后,当我们这个年轻的国家为出口商品寻求新的市场时,中国人对从事人参和皮货贸易的美国商人表示欢迎。 当中国在其称之为“百年国耻”的时期遭受侮辱和剥削时,美国拒绝参与其中,并倡导“门户开放”(Open Door)政策,以使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为自由的贸易,并维护他们的主权。 当美国传教士们将福音传到中国本土时,他们被一个古老而充满活力的民族的丰厚文化而感动。他们不仅传播了信仰,还创办了中国一些最早的、最优秀的大学。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Second World War)爆发时,我们作为盟友并肩作战一起抗击帝国主义。战争结束以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United Nations)的创始成员国以及战后世界格局的一个重要的缔造者。 但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后不久,就开始奉行威权扩张主义。令人惊愕的是,仅在我们两国并肩抗敌五年之后,我们就在朝鲜半岛的山峦和峡谷中交战了。我父亲就曾奔赴前线,参加这场捍卫自由的战争。 但即便是残酷的朝鲜战争也未能削弱我们恢复那些长期以来将我们连结在一起的纽带的共同愿望。中国与美国的疏离于1972年结束,此后不久,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开始相互开放经济,而且美国大学也开始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界领袖、学者和官员。 在苏联解体以后,我们以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必然会出现。基于这种乐观态度,美国在21世纪到来之际,同意向北京开放我国经济,并促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美国前几届政府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希望中国能够在各个领域中扩大自由——不仅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对传统自由主义原则、私有财产、宗教自由以及所有各项人权都表现出新的尊重……但是这一希望未能实现。 自由的梦想对中国人民来说依然遥不可及。虽然北京口头上仍然承诺继续“改革开放”,但邓小平的这项著名政策现已成为空谈。 在过去的17年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了9倍,它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所推动的。而中国共产党却采用了一系列与自由和公平贸易相悖的政策手段,例如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像发糖果一样随意发放产业补贴。这些政策为北京奠定了制造业的基础,但却以牺牲其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为代价。 中国的这些行为造成了与美国的贸易逆差,去年高达3750亿美元——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逆差的一半。正如特朗普总统本周所言,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重建了中国”。 目前,中国共产党已着眼于通过“中国制造2025计划”控制全球90%的最先进行业,包括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为了控制21世纪的经济制高点,北京指示其官僚及企业以任何必要手段来获取作为我们经济领导力基础的美国知识产权。 北京现在要求许多美国企业交出商业机密作为其在中国经营的代价,并协调和资助收购美国公司以获得其创新所有权。最为严重的是,中国的一些安全机构策划全面盗窃美国的技术,包括最尖端的军事技术蓝图。 利用这些偷盗的技术,中国共产党正在大规模地开展“铸犁为剑”的行动。 中国目前的军费开支相当于亚洲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北京将扩展军力作为优先考虑,以在陆地、海上、空中和太空全面削弱美国的军事优势。中国想要将美利坚合众国挤出西太平洋(Western Pacific),企图阻止我们对我们的盟国施以援手。但是他们不会得逞。 北京还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宣示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Senkaku Islands)周围巡逻。虽然中国领导人曾于2015年在白宫玫瑰园(Rose ...
阅读更多»

摘译:彭斯副总统就本届行政当局的对中国政策发表讲话

彭斯副总统就本届行政当局的对中国政策发表讲话 哈德森研究所 华盛顿DC 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牢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密切合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韩朝半岛的无核化。 但我今天来到你们面前是因为美国人民理应知道,此时此刻,北京正使用全政府的方式,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工具以及宣传来推进其在美国的影响和利益。 中国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主动地运用这种力量,施加影响,以干涉我们国家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 在特朗普总统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他描述了一个“大强国竞争”的新时代。正如我们所写的那样,外国已经开始 “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重新树立他们的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在实质上]改变国际秩序,使之对他们有利。” 在这一战略中,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利坚合众国对中国采取了新的做法。我们寻求以公平、对等和尊重主权为基础的关系,我们采取了强有力和迅速的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 … 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会使中国与我们及世界形成更好的伙伴关系。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而这又壮大了其不断扩大的军力的胆量。 … 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其中最高的关税专门针对北京试图抓住和控制的先进行业。正如总统还曾明确表示的那样,除非达成公平的协议,否则我们将征收更多的关税,可能会使这一数字大幅增加一倍以上。 正如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市场遭受损失。事实上,我们希望它们繁荣。但美国希望北京奉行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政策。我们将继续坚持并要求他们这样做。 … 北京正在采用全政府的方式来推进其影响力并谋取其利益。它正在以更为主动和胁迫性的方式使用这种力量来干涉我们国家的国内政策并干涉美国的政治。 中国共产党正在奖赏或胁迫美国工商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库、学者、记者以及地方、州和联邦官员。 最为恶劣的是,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企图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直截了当地讲,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正在奏效;而中国想要一个不同的美国总统。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插手美国的民主。正如特朗普总统刚刚在上周所说,我们已经—用他的话讲— “发现中国一直在企图干涉我们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我们的情报界表示“中国正在瞄准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以利用联邦和地方层面在政策上的任何分歧。中国在运用可以挑拨离间的问题,例如贸易关税,来推进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幸好,美国人不吃这一套。比如说,美国农业工作者与总统站在一起,并且正在看到他所采取的坚定立场带来的切实结果,包括本周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通过该协定我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让北美市场对美国产品开放。USMCA对美国农业工作者和美国制造业者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胜利。 但是在工商业和娱乐业之外,中国共产党还正在美国,而且坦率地说,在世界各地的宣传机构上花费数十亿美元。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如今在30余家美国电台—很多是在美国的大城市—播放对北京友好的节目。中国全球电视网络到达7500万余美国人,它直接从它的共产党主子那里接受行动命令。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和这一现实,法务部在上个月命令该网络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但是媒体并非中国共产党试图营造审查文化的唯一领域。在学术界也是如此。 但是我们向中国统治者发出的信息是:本届总统不会退让。美国人民不会动摇。虽然我们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我们将继续坚决捍卫我们的安全和我们的经济,。 我们的行政当局将会继续采取果决的行动,保护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安全。 在我们重建我们的军队的同时,我们将会继续在整个印太地区主张美国的利益。 在我们回应中国的贸易做法时,我们将继续要求与中国建立一个自由、公平和对等的经济关系。我们将要求北京打破其贸易壁垒,履行其义务,全面开放其经济—就像我们已经开放了我们的经济一样。 我们将继续对北京采取行动,直到盗窃美国知识财产的行为彻底结束。我们将继续坚定立场,直到北京停止强迫技术转移的掠夺性做法。我们将保护美国企业的私有财产利益。 为了推进我们对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愿景,我们正在与整个该地区分享我们价值观的国家—从印度到萨摩亚—建立新的、更强有力的纽带。我们的关系将源于建立在伙伴关系而非支配关系之上的尊重精神。 … 至于北京对美国政治和政策的恶劣影响与干涉,我们将继续揭露它们,无论它们采取何种形式。我们将与社会各层级的领导者合作,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最珍视的理想。美国人民将发挥决定性作用—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了。 …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美国将坚持到底。中国应该知道,美国人民以及他们在两党中的民选官员都已下定决心。 正如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所指出:我们应该记住“竞争并不总是意味着敌意”,它也不必如此。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我们希望与北京有着建设性的关系,在这一关系中,我们的繁荣与安全将共同发展,而不是朝不同方向发展。虽然北京一直在进一步远离这一愿景,但中国的统治者仍然可以改变方向并回归改革与开放的精神,这一精神是几十年前这一关系开始时的特征。美国人民别无所求;而中国人民理应得到所有这些。 … 有一句古老的中国谚语写道:“人们只看到现在,但是上天看到未来。”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让我们以决心和信念追求和平与繁荣的未来。相信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和远见,以及他与中国主席建立的关系。相信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持久友谊。相信上天看到未来—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国和中国将共同迎接这一未来。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