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斯塔德大使就总统特朗普访华与记者的非正式对话

大使:访问进行得非常好。 像这种活动都有相当大的工作投入。我们在这里有一个很棒的团队。 他们工作非常努力,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亮点。我认为中方做得很好。 我是说,昨天晚上在故宫的活动,然后是今天在人民大会堂这里的首个活动。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站在人民大会堂前观看阅兵。 天呀,这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就是他们演奏双方国歌、鸣放21响礼炮的方式以及所有的一切。

记者:这里有没有奉承的成分,习主席是不是试图讨好特朗普总统?

大使:我认为他们俩非常擅长这么做。 但同时关于分歧也有非常诚恳、坦率的讨论。 但我认为两位领导人之间的默契很好。 我想你可以看出来。 佛罗里达的会晤进行得很顺利。 他们在汉堡又会了面。 他们通了九次电话。这就真是前所未有的。

记者:九次电话?

大使:两位领导人通过九次电话。

记者:你指的是选举日之后所有的通话次数。

大使:是的,自选举日以来。 其中一次我认为是在就职典礼前,但一共有九次。

记者:你认为与习通话比与其他任何世界领导人都多,是吗?

大使:呃,我不知道。我无权作出回答。但显然地,北朝鲜问题是电话内容重要的一部分。

记者:经贸问题和北朝鲜问题之间如何平衡?

大使:我认为北朝鲜是头号问题,但贸易也是一个大问题。此外还有其他的问题,如芬太尼。我们正在共同打击这种危险的非法药物,就此我们有很好的合作。我认为将来的合作会更多。核心对话也涉及其他一些问题。

记者:那句“我不怪中国”,他刚刚在那里说的这句话似乎引起了一阵掌声。这句话从何而来,而你–?

大使:这是总统的话。我认为他所说的是中国是在追求自己的国家利益。你不能责怪任何一个国家这样做。我们也只是必须在这方面为美利坚合众国做得更好。

记者:我们应该期待这一段旅程会达成什么具体的成果吗?

大使:我们刚目睹了签字仪式。我认为这笔超过2500亿美元的的数额绝对史无前例。很大金额属于能源领域,像液化天然气和煤炭,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领域,大豆显然是一部分,但是也包括汽车零件,波音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