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协议之后:新的伊朗战略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5月21日

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

伊朗核协议之后:新的伊朗战略

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詹姆斯(James)女士:早上好。(掌声)欢迎来到传统基金会。我是凯·詹姆斯(Kay James),有幸担任这里的会长。我们非常荣幸地欢迎我们的贵宾,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再次莅临传统基金会。是的,我说的是再次莅临。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会记得当时的众议员蓬佩奥于2015年9月9日在这里发表了讲话。当时他的到来深受欢迎,讲话主题非常及时。那次讲话的题目是“前进的道路:为存在缺陷的伊朗核协议提供替代方案”(A Pathway Forward: An Alternative to the Flawed Iran Nuclear Deal)。今天我们很高兴欢迎我们的朋友以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国务卿的新身份与我们会见。我们不仅很高兴欢迎他来到这里,而且的确感到很荣幸;他就任国务卿后选择在传统基金会第一次公开发表讲话。

我们这里的学者致力于推进个人自由和国家安全。国务卿的到来对他们的工作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是很好的肯定。所以我想对国务卿蓬佩奥说声谢谢。

我想所有在座的各位和在线观众都对国务卿蓬佩奥相当了解,但请允许我介绍他非凡的职业生涯中的几个亮点。国务卿蓬佩奥在西点美国陆军学院(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West Point)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后来在柏林墙(Berlin Wall)倒塌前,曾任装甲兵军官在“铁幕”(Iron Curtain)沿线巡逻。他还曾在美国陆军第四步兵师(4th Infantry Division)装甲兵七支队二营(2nd Squadron, 7th Cavalry)服役。退役后,他就读并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曾担任《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编辑。然后,他在民营领域成功地发展自己的事业,创立了塞尔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并担任首席执行长,之后成为“前哨国际”公司(Sentry International)总裁。

国务卿蓬佩奥的公共服务始于当选堪萨斯州(kansas)第四国会选区(4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众议员。他在国会任期内所做的工作受到高度尊崇,其中包括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能源与商业委员会(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以及众议院班加西专案委员会(House Select Benghazi Committee)所做的工作。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看到国务卿的多种才能,任命他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任职时间从2017年1月至2018年4月。当然现在他是我们的国务卿,刚刚在三周半前宣誓就职。

最后,当然同样重要的是,国务卿蓬佩奥的夫人是苏珊·蓬佩奥(Susan Pompeo),育有一子尼克(Nick)。

国务卿蓬佩奥,我代表董事会、工作人员以及传统基金会的所有朋友,欢迎您回家。(掌声)

国务卿蓬佩奥: 各位早上好。首先我要感谢传统基金会和会长凯·科尔斯·詹姆斯(Kay Coles James)女士。谢谢你们今天接待我。我先是作为一名公民,之后作为国会议员,一直到今天,传统基金会对我在国际事务和公共政策问题上的思考有着深刻的影响。我非常感谢你们出色的工作。

我还要感谢你们提醒我,除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我别的什么都不能说。(笑声)三年过去了,非常荣幸今天来到这里。

两星期前,特朗普总统决定不再参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 JCPOA)。这个计划通常被称为伊朗核协议。

特朗普总统退出这项协议的原因很简单:该协议未能保证美国人民安全地避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Islamic Republic of Iran)领导人制造的威胁。

到此为止。不再容忍为更多的伊朗贪官污吏创造财富。不再接受导弹轰炸利雅得(Riyadh)和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不再容忍伊朗势力肆无忌弹地扩张。到此为止。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有致命的缺陷,将世界置于险境。

就算只是为了确保今后不再重复这些错误,也值得今天重新进行一番思考。

例如,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薄弱的日落条款仅仅推迟了伊朗政权不可避免的核武器能力。

在协议的日落条款倒计时结束后,伊朗将不受约束地迅速制造核弹,可能在该地区引发灾难性的军备竞赛。伊朗核项目本身短暂的延迟实际上刺激了中东地区(Middle Eastern)的核扩散。

再者,正如我们从以色列最近的出色情报工作中看到的那样,多年来伊朗对发展核武器项目一事始终谎话连篇。伊朗签订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毫无诚意。值得注意的是,该政权至今仍在说谎。

就在上个月,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Zarif)在一个周日早晨的新闻节目中还说:“我们从来不想制造核弹。”

用这些遁词蓄意遮掩背后的勾当,简直可笑之极。阿马德(AMAD)计划不仅存在,而且伊朗非常谨慎地,尽管我们今天看到还不够谨慎,试图保护、隐藏和保存穆赫辛·法克利扎得·玛哈巴地(Mohsen Fakhrizadeh Mahabadi)及其一伙核专家的工作。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还有其他缺陷。

检查和核实伊朗是否遵守协议的机制根本没有足够的效力。

这项协议没有解决伊朗继续研制可携带核弹头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问题。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允许伊朗政权使用该计划的资金为处于困境的国民改善经济状况,但该政权的领导人拒绝这样做。

伊朗政府反而将新获得的财源用于在中东地区开展代理战争,让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真主党(Hizballah)、哈马斯(Hamas)和胡塞武装组织(Houthis)大发横财。

请记住: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期间,伊朗在整个中东地区进行势力扩张。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将意外之财用于血腥的行动。西方创造的财富为他的军事行动推波助澜。

从战略上来讲,欧巴马(Obama)政府下的赌注是,该协议将促使伊朗停止其流氓国家行为并遵守国际准则。

这个赌注完全失败,对所有中东人民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作为中东稳定的一个战略支柱的想法,在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讲话中得到充分的体现,他这样说道:“我知道中东正处于白热化状态……将会因为这个协议而更容易得到管控。”

且问,如今中东局势是否比他们开始实施计划的时候更容易得到管控呢。

对于真主党来说,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开始的时候相比,今天的黎巴嫩(Lebanon)是更舒适的温床。现在伊朗将真主党武装到了牙齿,并将目标对准以色列。

正是因为伊朗,真主党为在叙利亚的军事征战提供了地面部队。伊斯兰革命卫队也继续将数千名战斗人员送入叙利亚,支持杀人如麻的阿萨德(Assad)政权,使叙利亚这个面积71,000平方英里的国家成为一片血海。

伊朗使冲突长期化,导致600多万叙利亚人在国内流离失所,500多万人到境外寻求避难。

这些难民中包括越境进入欧洲的外国武装分子,给这些国家带去了恐怖袭击的威胁。

伊朗在伊拉克(Iraq)支持什叶派(Shia)民兵组织和恐怖主义分子,对伊拉克安全部队(Iraqi Security Forces)从事渗透和破坏,危害伊拉克的主权。这些都是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实施期间发生的。

在也门(Yemen),伊朗对胡塞武装组织的支持助长了冲突,使也门人民继续挨饿并处于恐怖的威胁之下。

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向胡塞武装组织提供导弹,用于袭击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平民目标,并对红海(Red Sea)的国际运输造成威胁。

而在阿富汗,伊朗对塔利班(Taliban)的武器和资金支持造成更多暴力,阻碍阿富汗人民实现和平与稳定。

如今伊朗的圣城旅(Quds Force)在欧洲的中心从事秘密勾当。

我们也应该记住,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期间,伊朗继续扣压美国人质,包括巴克尔·纳马奇(Baquer Namazi),西亚马克·纳马奇(Siamak Namazi)、王夕越和已经失踪超过11年的鲍勃·莱文森(Bob Levinson)。

我要告诉美国人民,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正在努力把每一名被伊朗非法扣押的失踪美国人都带回家。

这方面的事例还没有结束。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期间,伊朗继续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支持者。和自9/11以来一样,伊朗继续为“基地”组织(al-Qaida)提供避难所,仍拒不将住在德黑兰(Tehran)的“基地”组织高级成员绳之以法。

今天我们要问伊朗人民:你们愿意自己的国家成为真主党、哈马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臭名昭著的同谋吗?美国相信你们应该得到更好的结果。

我还有一点要请伊朗人民深思。西方常常把鲁哈尼总统(President Rouhani)和外交部长扎里夫与该政权不明智的恐怖主义和恶劣行为分开。在某种程度上将他们区别对待。

西方说:“只要他们能控制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和卡西姆·苏莱曼尼就好了。”然而,鲁哈尼和扎里夫是你们选出的领导人。难道他们不是最应该为你们的经济困境负责的人吗?这两个人难道不应该为在整个中东牺牲伊朗人的生命担负责任吗?

伊朗人民值得考虑的是,该政权不是帮助自己的公民,而是继续寻求从伊朗边界延伸到地中海(Mediterranean)沿岸的一条走廊。伊朗希望通过这条走廊能将战斗机和先进的武器系统运送到以色列的家门口。事实上,最近几个月,伊斯兰革命卫队已操纵一架武装无人机飞入以色列领空,并从叙利亚向戈兰高地发射了多枚火箭弹。作为回应,我们坚定的盟友已经行使了自卫的主权。美国坚定不移地表示支持。

因此,这个赌注,即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有助于促进中东地区稳定的赌注,对美国、欧洲、中东乃至整个世界而言都有害无益。很明显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没有制止伊朗的核野心,也没有阻止它寻求地区霸权。伊朗领导人将该协议视为在整个中东扩张势力的发令枪。

那么前进的道路是什么。美国仍然坚持特朗普总统去年10月提出的美国对伊朗的战略。现在将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外予以实施。

我们将继续与盟国合作,抗击伊朗政权在中东地区破坏稳定的活动,阻止其对恐怖主义的资助,并解决伊朗扩散对和平与稳定构成威胁的导弹和其他先进武器系统的问题。我们也将确保伊朗无法获得拥有核武器的途径,现在如此,永远如此。

在我们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后,特朗普总统要求我在伊朗问题上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将通过几方面的努力实现这些目标。

首先,我们将对伊朗政权施加前所未有的财政压力。我们对此采取十分严肃的态度,德黑兰领导人不必有任何疑问。

由于我们财政部(Department of Treasury)同事的努力,制裁正在全面恢复,新的制裁也即将开始。上星期,我们对伊朗中央银行负责人和向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输送资金的其他实体实施了制裁。他们还向真主党和其他恐怖主义团伙提供资金。伊朗政权应该知道,这才刚刚开始。

如果该政权不改变他们所选择的不可接受和毫无成效的道路并重新加入国际联盟,制裁的后果将是痛苦的。我们采取的制裁全部实施后,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强有力的制裁。

伊朗政权多年来一直在中东各地进行战争。在我们的制裁生效后,该政权将为维持其经济生存而斗争。

伊朗将被迫做出选择:要么努力争取在国内维持其经济活力,要么浪费宝贵的财力在国外作战。伊朗已没有资源两者兼顾。

第二,我将与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和我们的地区盟友密切合作,遏制伊朗的侵略。

我们将确保该地区水域的航行自由。我们将努力防止和对抗任何伊朗的恶意网络活动。我们将追剿在世界各地活动的伊朗武装分子和他们的真主党代理人。我们将摧毁他们。伊朗将永远不能再为所欲为地称霸中东。

我需要提醒伊朗领导人注意特朗普总统所说的话:如果他们重启核计划,这将意味着更严重的问题,严重程度是他们前所未闻的。

第三,我们也会孜孜不倦地支持伊朗人民的权利。伊朗政权必须改善其对待公民的方式,必须保护每一个伊朗人的人权,必须停止在国外浪费伊朗的财

我们要求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继续与我们共同谴责伊朗对待本国公民的方式。

过去几个月的抗议表明,伊朗人民对本国政府的失败深感沮丧。

伊朗经济正在因伊朗的错误决定而陷入困境。工人得不到工资,罢工每天都在发生,里亚尔(rial)暴跌。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25%。

政府对伊朗的自然资源管理不善,造成严重的干旱和其他环境危机。

请看,这些问题因伊朗国内的严重腐败而加剧,伊朗人民非常清楚。去年冬天的抗议表明,由于该政权盗取人民的财富据为己有,民众对此感到愤怒。

伊朗人民也对该政权的精英阶层感到愤怒,他们向国外的军事行动和恐怖主义团伙投入数亿美元的资金,与此同时伊朗人民渴求获得有工作、机会和自由的简单生活。

伊朗政权对抗议的反应暴露出该国领导层正在惊慌失措。数千人被任意监禁,至少有几十人被害。

从头巾抗议活动可以看出,这个政权残暴的男性似乎特别害怕争取自己权利的伊朗妇女。伊朗妇女拥有与生俱来的尊严和不可剥夺的权利,作为人类的一员应该拥有和伊朗男子同样的自由。

但是,这些都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几十年来有充分记录显示,该政权一直对那些不同意其意识形态的人实施恐怖和酷刑。

伊朗政权最终将不得不深刻反省。伊朗人民,特别是年轻人,越来越渴望经济、政治和社会变革。

美国支持那些渴望拥有一个能提供经济机会、政府透明、公平和更自由的国家的人民。

我们希望,实际上我们预期,伊朗政权将认识到应该采取明智的态度,支持而不是压制本国公民的诉求。

我们不仅将与盟国和合作伙伴一起,同时也愿意与伊朗共同开创新的步骤。但只能在伊朗愿意做出重大改变的前提下。

正如特朗普总统两星期前所说,他已经准备好、愿意并能够为一项新协议进行谈判。但协议不是目标。我们的目标是保护美国人民。

任何新的协议都将确保伊朗永远不拥有核武器,并将以一种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永远不可能做到的方式制止该政权的恶劣行为。我们不会重复过去政府的错误,我们也不会就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进行重新谈判。仅在过去几年中伊朗在该地区的破坏浪潮证明,伊朗的核野心不能与中东的整体安全局势分开。

那该怎么做?我们必须开始明确我们对伊朗的要求是什么。

首先,伊朗必须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公布核计划以往军事方面的全部情况,并永久和以可核查的方式放弃相关活动。

其次,伊朗必须停止铀浓缩活动,永不从事钚后处理,其中也包括关闭其重水反应堆。

第三,伊朗还必须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无条件进入全国各地所有相关设施的通道。

伊朗必须停止扩散弹道导弹,停止进一步发射或发展具有核能力的导弹系统。

伊朗必须释放所有的美国公民,以及我们合作伙伴和盟友的公民,他们每一个人都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到拘留。

伊朗必须停止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Palestinian Islamic Jihad)等中东恐怖主义团伙。

伊朗必须尊重伊拉克政府的主权,允许解除什叶派武装分子的武装,遣散人员,让他们重返社会。

伊朗还必须停止对胡塞武装分子的军事支持,并努力在也门实现和平政治解决。

伊朗必须从整个叙利亚撤出伊朗指挥的所有部队。

伊朗也必须停止支持塔利班以及阿富汗和该地区的其他恐怖主义分子,并停止庇护“基地”组织的高级头目。

伊朗还必须停止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对世界各地恐怖主义分子和武装伙伴的支持。

同样,伊朗也必须停止对邻国的威胁行为,其中许多是美国的盟友。其中当然包括扬言摧毁以色列及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发射导弹等行为。其中还包括对国际运输的威胁和破坏性的网络攻击。

这份清单相当长,但如果你看一下,其中有12条非常基本的要求。清单的长度只不过反映了伊朗恶劣行为的范围。这份清单不是我们制造的,而是他们制造的。

我从与欧洲朋友的交谈中知道,他们普遍同意伊朗政权必须采取哪些行动才能获得国际社会接受的观点。我要求美国的盟友与我们一起呼吁伊朗政府采取更负责任的态度。

为换取伊朗的重大改变,美国准备采取有利于伊朗人民的行动。这些行动的领域包括几个方面。

首先,一旦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准备结束我们对该政权每一项制裁的主要组成部分。届时我们很高兴重新建立与伊朗的全面外交和商业关系。我们准备允许伊朗拥有先进技术。如果伊朗实现这一根本性的战略转变,我们也准备支持伊朗经济现代化和重新融入国际经济体系。

但是,只有当我们看到德黑兰政策发生切实、明显和持续的改变时,我们才能开始这方面的工作。我们承认伊朗保卫本国人民的权利,但并不认可其危害世界公民的行为。

此外,与上一届政府相反,我们希望国会(Congress)成为这一进程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我们的努力得到美国人民的广泛支持,并延续到特朗普政府之后。条约将是我们首选的方式。

与被国会两党普遍摒弃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不同,特朗普总统提出的协议肯定会获得我们民选领导人和美国人民的广泛支持。

在我们今天阐明的战略中,我们希望得到该地区乃至全球我们最重要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支持。当然包括我们的欧洲朋友,但远不止这些。

我希望澳大利亚、巴林、埃及、印度、日本、约旦、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韩国、阿联酋以及全世界许多其他国家加入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努力。我知道这些国家有着共同的目标。他们和美国一样理解这一挑战。这个政权采取核威胁、恐怖主义、导弹扩散和暴政等行为,与世界和平背道而驰,使这个国家继续给无辜人民带来灾难。实际上,我们欢迎任何对这个政权的行为感到厌倦的国家参加。

实际上,尽管对某些人而言,我们寻求的一些伊朗行为的变化可能看起来不切实际,但我们应该记得,我们现在追求的是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前达成的全球共识。

例如,欧巴马总统在2012年说:“我们能接受的协议是他们停止他们的核计划。”但这并没有发生。2006年,五个常任理事国(P5)在安全理事会(Security Council)投票要求伊朗立即停止所有铀浓缩活动。那也没有发生。

2013年,法国外交部长表示,他担心允许伊朗继续进行铀浓缩活动会让自己卷入一场“骗局”。

2015年,约翰·克里说:“我们不认可铀浓缩的权利”。然而就在今天的此时此刻,伊朗正在进行铀浓缩活动。

因此,除了使伊朗的行为遵守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前普遍承认的全球规范以外,我们并没有要求任何其他事情。我们要求解除他们利用这些核活动威胁世界的能力。

关于其核活动,为什么我们允许伊朗拥有更多的核能力,超过我们允许阿联酋达到的水平,也超过我们对沙特阿拉伯王国的要求呢?我们知道,我们重新实施制裁,以及接下来对伊朗政权的施压行动,将对我们的一些朋友造成财政和经济上的困难。事实上,这也给美国带来了经济挑战。这些地方也是我们的企业希望进入的市场。我们希望听取他们的关注。

但对于那些在伊朗从事被禁止的经营活动的人员,我们会追究他们的责任。在今后几个星期内,我们将派专家组到世界各国,进一步解释政府的政策,讨论我们施加的制裁产生的影响并听取意见。

我知道。我在上任后的三个星期与我们的盟友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我知道他们可能决定尝试继续维持与德黑兰原有的核协议。当然他们可以自己做出决定。他们知道我们的立场。

明年是伊朗伊斯兰革命(Islamic Republic )40周年。在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到来之际,我们不得不问:伊朗革命给伊朗人民带来了什么?该政权以牺牲本国公民为代价,在中东造成痛苦和死亡。伊朗经济停滞不前,没有方向,并且将更加恶化。年轻人因理想受挫而萎靡不振。他们渴望追求21世纪的自由和机会。

伊朗领导人如果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就可以改变这一切。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自1989年以来一直是最高领导人。他不可能永远活下去,伊朗人民也不会永远服从暴君严酷的统治。在两代人的时间里,伊朗政权让自己的人民和全世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数百万伊朗人在沉重的压力下生活,从不知道还有别的选择。

现在伊朗最高领导人和伊朗政权应该鼓起勇气,努力实现历史性的改变,让自己的人民和这个古老而自豪的国家受益。

至于美国,对于这个政权的性质,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但我们的耳朵对可能性保持开放。与上一届政府不同,我们正在寻求有益于伊朗人民而不仅仅有益于伊朗政权的结果。

如果任何人,特别是伊朗领导人,怀疑特朗普总统的诚意或他的远见,让他们看看我们与北韩的外交。我们愿意与金正恩(Kim Jong-un)会见一事强调说明,特朗普政府致力于通过外交解决最棘手的难题,即使我们面对的是最强硬的对手。但是与这种愿望相伴随的是施加具有巨大影响的压力。这反映了我们永久解决这一难题的决心。

我要对阿亚图拉,对鲁哈尼总统和其他伊朗领导人说:应该认识到你们目前的活动将遭遇钢铁般的决心。

实际上,我今天的最后的信息是给伊朗人民的。我需要重申特朗普总统去年10月说过的话。特朗普总统说:“我们坚定地支持受伊朗政权压迫时间最长的受害者:伊朗人民。伊朗人民为其领导人的暴力和极端主义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伊朗人民渴望恢复本国值得骄傲的历史、文化、文明和与邻国的合作。”

美国希望我们争取和平与安全的努力能为长期遭受苦难的伊朗人民带来成果。我们渴望看到他们与以往几十年一样繁荣昌盛,甚至实现空前的兴旺。

今天,美国为实现这个目标迈出了新的步伐,为此感到骄傲。

谢谢。(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