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人口贩运报告 – 中国

中国 (第三类)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没有完全达到消除人口贩运问题的最低标准,也没有在这个方面做出显著努力,因此,中国被降为第三类。尽管中国政府缺少显著努力,但还是采取了一些应对人口贩运活动的措施,包括加强与其它国家合作,调查海外涉及中国人口贩运受害者的案件,并且资助宣传活动和材料,增加公众对这个问题的了解。中国政府继续提供执法数据,并报告说,给许多人贩子定了罪;然而,目前尚不清楚政府报告的案件有多少符合国际人口贩运的定义。中国政府报告说,开设了专门服务于人口贩运受害者的救助站,以及可服务于人口贩运受害者的多用途救助站。然而,一些未经证实的媒体报道和非政府组织的报告显示,政府继续介入非法强迫劳动,包括未经司法程序继续将一些人拘押在一些戒毒康复设施。尽管新疆地区政府于2017年初发布通知,彻底废除了强迫劳动,但是人权组织和媒体继续报告说,新疆地方官员还在胁迫维吾尔族男女在新疆自治区内外从事强迫劳动。与上一个报告期相比,中国政府定罪的性贩运和​​劳动力贩运的人数减少。当局继续强行遣返朝鲜人,而不对他们进行人口贩运指标筛查。这些朝鲜人被遣返后受到严厉惩罚,包括强迫劳动和死刑。虽然政府报告说,强制要求有关部门对所有因卖淫被捕的人进行人口贩运指标筛查,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人被筛查,中国政府也没有报告有任何这类潜在的受害者被送往救助站或者获得其它照顾。法律没有将所有形式的人口贩运完全确定为刑事犯罪,例如参与涉及18岁以下少年卖淫的活动,并将几种不符合国际法的人口贩运行为确定为犯罪行为。中国政府将大多数符合强迫劳动指标的案子作为行政问题处理,而且起诉人贩子的案子相对较少。

对中国的建议:

结束在政府设施和政府官员在司法判刑程序以外实施的强迫劳动;对犯有强迫劳动和性贩运罪行的人,包括促成或者同谋人口贩运的政府官员,积极调查、起诉和判刑;更新法律框架,将所有形式的人口贩运都确定为犯罪,包括组织未满18岁少年卖淫;扩大努力,建立积极、正式的程序,以便在全国范围系统性地确认人口贩运受害者,包括劳工贩运受害者、从海外返回的中国受害者、以及弱势群体中的受害者,例如流动工人以及因卖淫被捕的外国和本地妇女儿童;改善法律程序,防止受害人由于被贩运而从事的行为受到惩罚;确保有关部门不再拘押、惩罚和强制遣返人口贩运受害者;扩大受害者保护服务,包括全面的咨询、医疗、重新融入社会和对性贩运和劳工贩运的男女受害者提供的其它康复协助;对那些如果被驱逐就可能在一些国家,尤其是朝鲜,面临苦难或者遭到报复的外国受害人提供其它合法出路;增加政府打击人口贩运行动的透明度,并提供对成人和儿童性贩运和劳工贩运进行刑事调查和起诉的详细分类数据,并且对所有形式的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保护服务;继续提供有关被确认为涉及强迫劳动案件的刑事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字,包括在中国国内和国外协助强迫劳动和债务奴役的招募中介和雇主的数字。

起诉

中国政府减少了执法工作。中国政府报告了国际法人口贩运定义之外的犯罪,使得难以评估自上个报告期以来取得的有意义的进展。中央政府没有收集所有的统计数据。刑法禁止许多形式的人口贩运,尽管刑法与国际上的人口贩运法律有所不同。中国刑法第240条禁止“拐骗和贩运妇女儿童”,其定义涵盖为了贩卖妇女和儿童而从事的一系列行动(例如拐骗、绑架、购买、出售、送予、接受)。尽管这条法律没有像国际法定义人口贩运那样把犯罪行为和剥削目的联系在一起,但是相关刑法条款覆盖了强迫劳动或者强迫卖淫这种犯罪。另外,中国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对中国刑法第240条等法律的解释意见说,“禁止以任何理由买卖人口”。根据这则法律,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处罚从事人口贩运和购买的罪犯,不论受害者的性别、年龄和国籍所属,无论其目的如何。中国刑法第240条列出的罪行可被处以10年以上徒刑至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者可以判处死刑。中国刑法第241条规定购买妇女儿童属于犯罪,尽管像第240条一样,这则法律没有像国际法定义的人口贩运那样把以剥削为购买目的作为定罪的先决条件。中国刑法第358条将组织卖淫和强迫卖淫确定为犯罪,违者可被处以5至10年徒刑,情节严重者最高可判无期徒刑。中国刑法第359条把提供场所卖淫或者引诱或者介绍她人卖淫确定为犯罪,最高可以判刑5年和罚款;对于引诱14岁以下女孩卖淫,可以判处5年或者更长的徒刑,并且罚款。根据国际法,引诱18岁以下少年卖淫,即使没有强迫、欺诈或胁迫,以及强迫成年人卖淫,这两种形式都属于性贩运。中国刑法第244条规定“通过暴力、威胁或者限制人身自由”迫使人工作,以及招募、运送或者通过其它手段协助强迫他人劳动都属于犯罪,可判处3年至10年徒刑并处以罚款。根据所有这些法律实施的惩罚都相当严厉,和为其它严重犯罪规定的惩罚一致,包括强奸。2017年1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一项广为宣传的关于贩运妇女和儿童案件中适用法律的正式解释,指示在某些情况下,包括妇女或儿童被购买后遭受性剥削或者被迫乞讨的情况下,被判定犯有人口贩运罪的人,应当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定罪,从而加重对这类罪行的处罚。

中国政府继续提供一些执法数据。中国政府报告说,2016年调查了1004宗人口贩运案件(2015年为1414宗),将1756名人贩子定罪(2015年为2076人)。不过,与上一报告期不同,中国政府没有报告在2016年启动的起诉数量。此外,由于中国对人口贩运的定义可能包括人口走私、绑架儿童、强迫婚姻和欺诈性收养,政府调查、起诉和定罪的人口贩运罪行的确切数字尚不清楚。中国公安部报告说,调查了1004宗人口贩运案,逮捕了2036名犯罪嫌疑人(2015年为1932人),包括逮捕了74名涉案嫌疑人的45宗涉嫌强迫劳动案(2015年21宗)。在一宗涉及残障人劳工贩运受害者的跨13个省的调查中,中国政府逮捕了464名犯罪嫌疑人。中国政府报告说,有435名性贩运人贩子(2015年为642人)和19名劳工人贩子(2015年为72人)被定罪,还有1302名违法者也被定罪,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犯有什么形式的剥削。中国政府没有报告涉及儿童或者残障人被迫乞讨或者从事其它非法活动的案件的调查、起诉或者定罪的数字。

中国政府通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大多数带有强迫劳动迹象的案子作为行政案子处理,很少使用反人口贩运法律起诉这种案子。中国政府加强了与外国政府的执法合作,调查了在美国、非洲和欧洲从事人口贩运的中国公民的案件,并且对一些调查结果进行了起诉。中国政府报告说,为乡村地区的法院官员和检察官提供了培训资金,不过并没有提供有关这些工作的详细情况。此外,执法人员、检察官和法官还参加了其它国家和国际组织组织的人口贩运问题培训班。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参加这些培训时,中国有时提供演讲人和场地,并为一些参与者提供住宿、交通和餐饮。尽管有报告说,警察接受性贩运者(包括妓院老板)的贿赂,但中国政府少有关于调查政府雇员参与人口贩运罪行的报告。据报道,有两名官员唆使儿童人口贩运的受害者从事商业性行为,他们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不过,不清楚政府是否对这些官员提起刑事诉讼。

保护

中国政府保护受害者的工作仍然维持在最低限度。中国政府没有报告在本报告期间确认的受害者数量的全面数据。除了确认98名残障劳工贩运受害者以外,还通过执法调查报告确认了432名妇女和406名儿童。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其中有多少人属于国际法确认的人口贩运的受害者,而且尽管报告说可以向受害者提供服务,但并没有报告在本报告期间帮助了多少受害者。中国政府报告说,至少有10个专门照顾人口贩运受害者的救助站以及8个为外国人口贩运受害者服务的救助站,在全国还有2300多个可以照顾人口贩运受害者的多用途救助站。中国政府报告说,受害者可以得到住所、医疗护理、辅导和其它服务。但是政府没有提供受害者保护数据,以确定人口贩运受害者实际上使用这些救助站或者服务的程度。专门服务的使用取决于受害者所在的地点和及其性别。为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的康复服务有限,特别是精神保健服务。中国政府先前报告的受害者救助计划的影响或者效果仍然不清楚,包括边境联络办公室、受害者基金、热线电话、以及政府间救助受害者协议。据报道,在中国的外国大使馆向受害者提供了庇护所或者保护服务。

中国政府主办了一些培训,并向一个国际组织为政府官员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有关国家转介机制和人口贩运受害者待遇标准的培训提供讲演人。中国政府在警察扫黄行动中拘留了一些妇女,并且在调查案件期间拘留了一些涉案妇女。以前,被拘留的妇女可以被拘留长达15天,但是在本报告期间,中国政府报告了一项新政策,将拘留期限限制在最多72小时。尽管中国政府报告说,规定必须对所有因卖淫被捕的人进行人口贩运指标筛查,但并没有报告从这种筛查中确认了多少受害者,并转介到救助站或者其它照顾设施。打击人口贩运办公室继续向全国执法官员传授人口贩运受害者身份识别程序。中国政府举办跨部门会议,建立国家转介机制,采用受害者身份识别指南,不过,身份识别程序由于各地官员对人口贩运问题的培训和理解而各有不同。这种不同增加了由于受到人口贩运直接影响而导致非法行为而被捕后未经身份识别的人口贩运受害者被拘留或者被驱逐出境的风险。中国政府与邻国达成协议,增加了对边防官员的培训。中国政府没有统一向外国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临时或者永久居留证。中国政府报告说,同西班牙、法国、马来西亚、美国和非洲国家的执法机构在涉及中国妇女遭受性贩运剥削的案件上进行了合作。然而,大多数受害者选择不返回中国。中国法律规定受害人有权要求对人贩子提起刑事起诉,并通过向人贩子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财务赔偿。中国政府没有报告受害人是否受益于这一法律条款。中国司法制度并不要求受害人在法庭上为审判人贩子作证,并允许检察官提交以前记录的陈述作为证据。中国当局继续拘留寻求庇护的朝鲜人,并强行向朝鲜遣返一些人,这些人在朝鲜遭受严厉的处罚或者死亡,包括被送进朝鲜的劳改营。由于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对这些人进行了人口贩运指标的筛查,而且有报道说,中国政府在前些年强制遣返了一些朝鲜的人口贩运受害者,中国当局可能会强行遣返一些朝鲜的人口贩运受害者。中国政府没有报告对于可能的朝鲜人口贩运受害者是否提供了其它合法出路。

预防

中国政府继续努力防止人口贩运。中国政府资助了一个电视节目,利用传统和社交媒体,并在交通和社区中心分发海报和其它材料,增加公众对这个问题的了解。中国政府继续举行一年一度的跨部门会议,协调打击人口贩运工作。中国公安部继续协调跨部门的打击人口贩运工作,并且主导落实《全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的跨部门工作。2016年,中国公安部投资500多万元人民币(72万零250美元)用于处理大案、举行会议、培训、信息系统建设、国际法执法合作、以及宣传,还有5000万元人民币(720万美元)用于一笔特别的反人口拐卖地方执法基金。中国政府报告说,开展了运动,教育容易被拐卖的儿童识别拐卖风险,并且调拨资源,与父母进入城市的乡村社区的留守儿童保持联系。学者和专家们指出,先前一胎化政策造成的性别比例失调可能加剧了中国人口贩运的犯罪状况。中国政府放宽生育限制政策可能会减少未来中国男人对卖淫和外国新娘的需求。各省政府官员承认,外国妇女和中国男子之间的大多数婚姻,包括一些也可能涉及人口贩运的强迫婚姻,都没有合法化,并审议了使这种婚姻合法化,制定向与中国公民结婚的外国人提供居留权机制的可能性。中国政府官员指出,绑架儿童案件减少,显示人口贩运犯罪减少。然而,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有多少儿童绑架案与商业性剥削或者强迫劳动有关。

中国政府的户口(户籍注册)制度限制人们的就业机会,减少人们获得社会服务的机会,继续使国内的流动人口容易受到剥削。中国政府通过要求地方政府为流动工人提供在城市地区居留证的机制来解决一些人容易受到剥削的问题。中国政府报告说,进行了一些减少强迫劳动的努力,在与外国企业和国家的书面合同中加入了明确禁止人口贩运的文字。中国政府通过打击腐败和高调逮捕卖淫皮条客,试图减少对商业性交易的需求。针对有关中国公民参加儿童买春旅游的报道,媒体报道显示,中国政府发布了关于对中国游客在海外卖淫的处罚法规草案。不过,尚不清楚这些法规是否正式发布或者实施。中国政府并没有报告对任何中国公民在海外期间嫖娼进行调查或者起诉。中国政府向到国外参加国际维和行动的部队和外交人员提供反人口贩运培训。

人口贩运概况

正如过去5年里所报告的,中国是男女和儿童被强迫劳动或遭到性贩运的来源国、目的地和中转国。中国国内流动人口据估计超过1亿8000万人,他们容易遭遇贩运。这些中国男女和儿童在砖窑、煤矿和工厂里被强迫劳动,其中一些设施是利用政府监管不严而非法经营的。尽管法律禁止雇主扣留雇员财产作为抵押,先前的报告显示,这种做法还在继续,从而使某些工人容易被强迫劳动。成人和儿童被强迫乞讨的现象在整个中国都存在。有报告称,人贩子正在寻找有发育残障的孩子和家长流动到城市,把孩子留给亲戚的那些孩子下手,强迫他们劳动和乞讨,估计人数超过了6000万。国际媒体和国际劳工组织报告,在一些地方政府和学校支持的勤工俭学项目中,儿童被强迫在工厂里工作。非洲和亚洲男子在中国船只上被剥削,在带有强迫劳动迹象的条件下工作。

在中国,政府支持的强迫劳动仍然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领域。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一项废除“劳改”的决议,这是一种系统性的强迫被法外关押的人员进行劳动的形式,据报道,中国政府从这种强迫劳动中获利。到2015年10月,中国政府关闭了大部分劳改设施。不过,政府将一些劳改设施改为政府主办的戒毒所或者行政拘留中心。据未经核实的报告说,在这些设施里继续存在强迫劳动。被关押在司法教育设施的宗教和政治活动人士先前报告说,在预审拘留期间和依法判刑之外,强迫劳动的情况时有发生。中国政府先前拘留过一些因卖淫被抓的妇女,在未经正当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在“收容教育”中心关押长达两年,后来改成最多15天,在那里被迫劳动。但是中国政府报告说,在2016年已经改变官方政策,把因卖淫被拘留的女性能够关押在拘留中心的时间限制在72个小时。仍然有报告说,在新疆内外存在强迫劳动现象,政府强迫维吾尔族人干农活,作为避免他们卷入“非法活动”的一种手段。2017年2月4日,当地政府发布通知说,农村义务劳工已经在整个新疆完全废除了;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做法是否事实上已经停止。一项对外国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的活动进行管理的新法令将外国非政府组织置于中国公安部的监督之下。由于对法律含糊不清的规定感到担忧,民间团体已经有限的空间,包括可以为人口贩运受害者和易受剥削的人提供服务的空间进一步受到限制。

中国的妇女和女童在中国国内遭到性贩运。人贩子通常从农村地区招募她们,把她们带到城市中心,以虚假的工作机会诱惑受害者,以及通过征收大笔旅费、没收护照、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对受害者进行肢体暴力或财务威胁,迫使她们卖淫。组织严密的犯罪集团和地方帮派在拐卖中国妇女和女童过程中扮演关键的角色。通过假招工诱骗受害者,然后强迫她们卖淫。中国的男女和儿童也在至少19个其它国家遭受强迫劳动和性贩运。人贩子招募少女和年轻妇女,通常从中国农村地区招募,中国男女被迫在海外华人社区的餐馆、商店、农场和工厂里劳动。一些人得到保证,会向他们提供国外工作,但一抵达海外就被限制在私人家中,限制在带有强迫劳动性质的条件之中,被迫从事电话诈骗。中国男子在非洲和南美洲的建筑工地以及煤矿、铜矿和其它采矿产业中受到虐待,受到带有强迫劳动性质的对待,比如拒发工资、限制行动、扣押护照和身体虐待等。中国女性和少女在全世界被迫卖淫,包括大城市、建筑工地、偏远矿山和伐木场,以及有大量中国流动工人聚居的地区。

来自中国周边亚洲国家、非洲和美洲国家的妇女和女童都在中国遭受强迫劳动和性贩运。朝鲜妇女被迫卖淫、结婚,被强迫在农业、家政服务业和工厂劳动。据媒体报道和联合国2015年的一份报告,朝鲜公民被朝鲜政府强迫在中国劳动,而官员可能对此知情。非洲和南美妇女得到保证说可以在中国提供合法工作,但是在到达那里时被迫卖淫。中国政府的限制生育政策和中国文化对儿子的偏好造成了中国男女孩比例失调,每100名女孩有117名男孩。观察人士说,这增加了对卖淫和外国新娘的需求——而这两种需求都可能通过强制或胁迫得到解决。妇女和女童被绑架,或者通过婚介招募运送到中国,其中一些人在中国被强迫卖淫或者强迫劳动。

2017 人口贩运报告 – 中国 (PDF, 28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