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人文交流2016

6月6日和7日,国务卿约翰·克里在中国北京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共同主持第七轮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
6月6日和7日,国务卿约翰·克里在中国北京与中国国务部副总理刘延东共同主持第七轮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中国北京国家博物馆

致辞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

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全体会议

国务卿克里:副总理女士,非常感谢!首先,我要明确告诉大家,我是完全准备好让更多的演唱来取代我演讲的(笑声)。我要感谢耶鲁大学通称Spizzwinks的男生清唱团(Yale’s Spizzwinks) 和清华大学清唱团。我的——耶鲁大学校长彼德·萨洛维(Peter Salovey)就坐在这里。耶鲁大学与中国一直保持着一种非常活跃和紧密的教育交往,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一起向那些在开始为我们带来欢乐的人以及那些持续这一关系的人表示感谢。彼德,我们感激不尽。非常感谢您(掌声)。而且,令人非常欣慰的是,“有谁能帮我找到真爱?”依旧是人们在提的问题(笑声)。在耶鲁大学的时候,我曾花了很多的时间琢磨这个问题(笑声)。

国务卿克里在第七轮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间与姚明交谈,6月7日
国务卿克里在第七轮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间与姚明交谈,6月7日

尊贵的中美代表团团员们和副总理女士,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非常感谢你们对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远见卓识,我们真的——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对出席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第七轮会议感到荣幸之至。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七岁的孩子,她成长得非常、非常好,我要你们知道(笑声)。我要感谢施腾格尔(Stengel) 国务次卿和郝平部长。非常感谢两位在这一工作上的组织才干。

我们的代表团做了很多了不起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说,大家确实都为这项工作作出投入。我会对所有人说这是外交工作中的上乘之作。这才是外交工作的真髓。这才是作出改变的途径。刚才在听两位学生演讲时,Yang Ja(ph),——对不起,名字我没听到——

与会人员:汉娜·玛伦(Hannah Mullen)。

国务卿克里:汉娜·玛伦(ph)——多谢——她的普通话讲得无可挑剔,令人钦佩。我想,在你们两人身上集中体现了为什么大家有时需要超越政治,开始思考那些真正把人们凝聚在一起的东西,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当各位看到人们所说的科学合作时,这即是我们改变世界的途径,这即是我们改变国家之间关系的途径。

人们已经提到,自2010年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开始以来,在这一机制的赞助下已经推出了300多个项目,其中一些最有发展前途的项目是在教育领域。例如,根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委员会和美国的传统黑人大学之间签订的一项协议,有188名来自各传统黑人大学的学生已经在中国选修课程,预计到明年年底这一人数将会扩大到600多名。

在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第一轮会议上,我们曾提出并设定了一个在4年内让10万美国人来中国学习的目标。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去年9月,我们两国首脑欣然确定了一个更加充满希望和雄心勃勃的目标:到2020年,有100万美国人学习普通话。我们尚未达到这一目标,但我毫不怀疑我们会达到这一目标。目前学习普通话的美国学生人数已经是10年前的10倍。因此,如果我们能保持这样的速度,天——对我们能达到的目标来说——真是天高任鸟飞。今天,有30万中国年轻人在美国从事学术和学习。这在短短10年间就增加了5倍——同时,在中国教室中学习的美国人多于在任何西欧以外的国家。

所以,结论是一目了然的。在太平洋两岸,有更多的年轻人在学习对方的语言。他们在尝试体验彼此的文化,并亲自体会到美中之间的合作潜力。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对未知感到恐惧是人的天性。如我们所知,很多年以来在我们之间被设置了许多障碍。一个可喜的事实是,教育和随之而来的知识是建立信心与信赖的大力士。我的意思是说,没有什么可以取代爬山时无所不谈进而结下的友情,这不仅只是对同学而言。因此,我们需要找到尽可能多的合作项目向各种不同领域推进,涵盖我们已经开始努力的6个支柱的每一个支柱。

除教育之外,我想强调指出,我们的医生们正在共同努力,以增进健康并解决由乳腺癌、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所带来的威胁。我们刚才稍微迟到的一个原因——对此我表示抱歉——是副总理和我刚才就我们应如何促进这一工作的发展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我们致力于促进发展的其中一个方面是,在健康能力建设以及医疗卫生领域进行接触参与。

所以,这些工作将继续进行。我们的创新者与发明家们都在最新的科学技术领域里进行合作。我们的作家、音乐家和电影制片人正在艺术和文化领域探索新的合作场景。我们的运动员,我刚才在楼下正好遇到了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女队和一个中国女队,她们刚好以1:1踢平 ―― 这可能是一场友谊赛结束的最好形式——但在篮球、棒球、高尔夫、排球、游泳和水球等领域,我们都本着在人们之间建立纽带的精神而进行竞争。当然,没有人能够忘记,正是当年的体育和乒乓外交引发了我们两个国家之间关系的最初转变。我们两国正在一起将妇女的权利和平等问题放在一个前沿和中心的地位,因为尊重我们的母亲和女儿是促进家庭和社区进步与繁荣的基石。没有任何国家——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在让一半队员或是一半队员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坐冷板凳的情况下,发挥其全部的潜力。

尽管我们已经取得了这些成就,但我不得不指出,仍然有几件事情引起我们的关注。我想以这一美中对话一贯持有的坦率精神强调指出,按照美国的观点,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概念就是这样。这是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不是政府与人民或者政府挡在其中的交流。它是人民对人民的。这是一个使我们两国公民以一种真实、平衡和透明的方式进行沟通、竞争、学习和分享经验的机会。就像那种爬山一样,这是一个使他们能够摆脱政治而只是作为人类一分子赤诚相见的途径。

那么,当我们把它变成政策时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在获得信息和与人接触方面,美国的学校和代表在中国应当享有和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在美国所享有的同样的机会。这意味着,我们的交流计划对于美国和中国的学者、演讲人以及项目来说都必须是平等开放的。这意味着,美国的公共外交项目绝不应该受某种外部干涉而被取消或干扰——正如我向你们绝对保证的那样,我们绝不会试图限制在美国进行的无论什么样的中国项目。这也意味着,两国的非政府组织需要能够自由地帮助提议、组织、参与和安排那些可以增强我们两国之间相互了解的活动。

所以,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并且我们——我们刚才非常敞开地谈过这个问题,而且刘女士向我们保证,有关非政府组织的新法律将不会不当干扰在中国运作的非营利组织的活动。我对我们刚才的谈话表示赞赏,我坚信,在这个新的法规实施时,它将是本着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的诚意来执行,从而让我们的人员和机构的合作更加容易,而不是更加艰难。

所以,副总理女士,在结束演讲之前,请允许我对您在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上所明显展现的真切开放的热情表示深深的感谢。您对此深信不疑,每个人都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您对这一磋商机制以及我们的人文交流项目给予了大力支持。而且,上周日您欢迎我来到北京,并陪同我参观了精湛的乾隆花园,对此我再次亲自向您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就像我昨天所提到的,这个花园的修复是美中合作的产物。它是我们两国的公民日益渴望为我们两国利益而联手合作的一个标志。

至此,这是欧巴马政府最后一次参加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Security & Economic Dialogues)。今年秋季9月份,我将与欧巴马总统一起来这里参加G20峰会,我们对此充满期待。但是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能够作为国务卿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们为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所付出的努力。我想举一个例子,但我并非有意在此触及任何敏感话题,在20世纪60年代,你们南边的一个邻国是我参加美国所打的一场战争的地方。当我回到美国以后,我反对这场战争,发出反战的声音。但是,我们用了20年的努力才实现了与越南的关系正常化。这花了我们很长的时间。由于缺乏外交上的理解和远见卓识,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发生了。而这却恰恰彰显了我们目前工作的重要性。

20年以后,就在几天以前,与欧巴马总统一道,我回到了这个国家,我们在那里有一所新的正在启动的大学,它将有学术自由,也是开放的和非营利性的,这代表着一个显著的了不起的转变。这个转变的出现是人文交流努力的结果,就像目前我们所做的一样。我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此时此地所从事的是最重要的外交工作。在反映我们两国关系日益发展的众多统计数字中,有一个事实是,在美国已有350多所孔子学院和课堂。而在孔子智慧的众多教诲中,有一句话叫做“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这是我所听说过的有关双赢命题之最好的定义。并且,我希望这恰恰是能够世世代代引导美中两国人民关系的一种思路。谢谢!(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