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2016 S&ED联合开幕式
2016 S&ED联合开幕式

詹·凯里国务部长

贾克·卢财政部长

钓鱼台国宾馆

中国北京

 

凯里部长:各位,早上好,你好。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我们非常感谢习主席今天上午来这里开启这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感谢他委派的所有代表 – 刘副总理、汪副总理和杨国务委员,感谢卢部长,我这场恶作剧中的同事。我们所有的美国同事和嘉宾、这里来自公民社会的所有人,请接受欧巴马总统和美国人民的问候,以及我们对接下来两天所能取得的成就的充分开放态度。我们非常、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我们非常期待达成我们两国人民的愿望,那就是这两天的讨论将推进我们的关系。

我要对我昨天到达时受到的热情欢迎表示特别感谢。杨国务委员和我能够在昨晚美好的晚宴上(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在18号楼)进行一系列坦率的讨论,美丽的景色及良好、实在的交谈。我想我们开启了这轮战略轨道对话的一个良好开端。

国务卿克里与习近平主席会面, 6月7日
国务卿克里与习近平主席会面, 6月7日

刘副总理为我安排了非常特别的接待,让我亲身参观了紫禁城的一部分 – 乾隆花园 – 这个有着230年历史的花园一直在修复中,据我所知,正是中国的紫禁城博物院与位于纽约的世界建筑文物保护基金会的伙伴关系帮助恢复了此处的优雅与非凡美丽。坦率地说,我想我们整个团队把对这个古老宫殿和花园的访问特权理解为一个重要发展的一种表达 – 一个象征,如果你愿意这样说的话,这种表达和象征以美中人民为我们两国利益一起努力的日益增长的渴望为代表。

我希望本着同样的精神,我们将能够在我们的讨论中就尽可能多的领域达成新的里程碑。我还确信这可以实现,因为我们两国领导人 – 习主席和欧巴马总统 – 以非常实际和积极的成果为理念,这些年来表现出拓宽我们双边议程的非常坚定的决心。习主席刚刚以他与我们大家在卡利佛尼亚的萨尼兰兹进行的重要会晤为开场,与我们分享了他对这个进展的感想。

气候变化是我们一直以来受益于这个对话的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七年前 – 我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一样在各方参与的哥本哈根大会上,美国和中国当时在关键问题上持截然不同的态度,其结果就是整个谈判的失败。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谈崩了。但在过去三年中,因为我们花时间一起努力,因为我们对可能性持开放的想法,因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就细节一起工作,我们能够建立起我们的气候合作。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能够在去年十二月由我们两国元首就我们的减排目标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声明。你们想不到有多少人走过来对我说 – 我敢肯定他们也对谢部长说同样的话 – 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和美国走到了一起,巴黎协议很可能就不会产生了。因此,我们通过有力的行动走到了一起,几乎所有主要国家和我们一起采纳了一个历史性的协议,这个协议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遏制气候变化的有害影响,最重要的是,以一个来自196个国家的重大讯息——即这是我们需要前进的方向——来推动私营部门。这一对市场发出的信号将释放巨额的资金投入,而这将产生新的就业机会和新的机遇。没有我们的领导作用和我们的合作,它不会发生。

核不扩散是另外一个例子。一起,我们帮助谈成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解决了国际社会对伊朗核项目长达10年的关注,我们一起除去了中东稳定的一个重大威胁及核扩散的危险。关于朝鲜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中国和美国有必要以同样的方式坚决、有力地站在一起,这个例子对我们而言是一个显见的讯息。

如你们所知,我们最近共同努力通过了有史以来最强的针对北朝鲜的联合国安理会制裁,以回应这个国家对过去多项决议的持续违反。我们相信保持对北朝鲜的压力是当务之急,目的是制止其威胁邻国及这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任何和所有行动。我们已经能够就伊朗问题取得成功。我们已经设立了样板。我们可以最终就北朝鲜问题取得成功。当今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鉴于世界各国的本来意愿,鉴于安理会的态度,任何国家都没有理由需要转去制造核武器。世界正在朝着相反的方向行进,为了取得成功,我们需要展现出在气候变化和伊朗问题上所展现出的同样领导力。

2014年,我们曾一起努力帮助阻止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并终结可能演化成全球危机的疾病,当时人们预测,一百万人将活不过两年前的那个圣诞节。去年,我们正式同意就我们的全球发展政策和卫生政策采取同步行动。现在,我们正与非洲联盟一起努力,在下个月初推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所以,在一起,我的朋友们,我们把保护和养护我们的海洋作为一项首要任务,我们正在一边前行一边采取措施,划定更多的海洋保护区并应对污染。很多人都问我说:“为什么国务部长 – 为什么两个大国就海洋这样的事情一起努力?” 回答就是,地球上的生命本身就有赖于来自海洋的氧气,来自海洋的食物,以及海洋的健康,而我们的气候也是由洋流和海洋运动决定的。因此今天晚些时候,杨国务委员和我将与一组我们称之为“蓝色先锋”的学生会面,这些学生在中国与美国的基金会间一项伙伴关系的支持下从事海洋保护。这又是一个迹象,表明我们两国间的合作正不断增进。

我们继续共同努力推动遏制野生生物贩运的努力,包括一项几乎完全禁止象牙贸易的禁令。

我的朋友们,可以说的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我真的期待和我们的团队在未来两天的会谈中和你们一起来一一探讨。

众所周知,正如习主席刚才对所有人讲的—我们也欣赏他对此十分坦诚,同时他也以非常合理的方式指出,我们应当处理它,即我们双方之间,在这个或那个问题上,存在着分歧领域或者缺乏解决之道。而绝对要紧的就是,我们本着良好的精神和诚意,有建设性地利用这次会议来处理这些分歧—无论是在人权方面,还是在海事安全,或公平贸易,或网络,或是政府透明度方面。战略与经济对话是我们拥有的最佳的机遇之一,用以讨论我们的分歧,同时寻求创造性的方式来缩小它们或者彻底消除它们。这就是我们如何将气候变化从我们原本共同反对的事变成我们共同努力达成的一项卓越的伙伴关系。而这也是我们可以如何履行我们共同的职责—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作为身负全球厚望和全球重任的国家。

以这种方式,美国将申明,我们正在寻找一个和平的途径来解决南中国海的那些争端。我们不是声索方。我们对任何声索方的任何声索都不曾采取立场。我们唯一采取过的立场就是,我们不要通过单边行动来解决这件事;让我们通过法治,通过外交,通过谈判来解决它。我们也敦促所有国家找到一个根植于国际标准和法治的外交途径。 

最后,我们应当记住,没有什么比我们的人民的参与更能协助我们官方的磋商—你们的人民,我们的人民,由在美国和在中国的草根组织代表的人民。毕竟,那才是政府的目的,就是代表人民,并满足我们人民的需求,我们双方都是如此—即便如习主席所说,我们有不同的制度、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历史。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尊重这一点。但我们的关系的价值最清晰地受到尊重并得以体现的地方是在政府会议室之外—在繁忙的工作场所、学术场所、科学实验室、音乐厅、运动场,以及习主席提到的,在我们的人民间日常沟通的自由中,还在往返于我们两国间的人数中。这是能最真实地衡量我们未来的关系健康和安全与否的地方,这也是我们官方政策中最具影响的部分最终产生的地方。

在我们去年的对话中,刘副总理提到一个中国成语“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我今天想说的就是,我们应该有雄心来建这座塔。

我知道欧巴马总统也有此雄心,他也理解这项对话和交流利益攸关 。正如他在为战略与经济对话致习主席的信中所说,他说“我有决心培育一个改善我们两国公民生活的关系—通过让他们呼吸的空气更清洁,让他们使用的能源更可持续,让他们努力寻求的经济机会更充足,并让他们的孩子长于其中的世界更安全。”

作为外交官,我们都知道,只是重复其前人作过的声明,而不努力去应对难题、解决冲突领域总是很容易的。但是我们两国领导人发起这项对话就是因为中国与美国之间在进一步增长与合作方面不可思议的潜力。然而,持续的增长需要一种不断自问的意愿—我们是否还有更多可为,或者是否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换种方式来做,需要我们自问,取得进展的障碍能否克服,或者有什么全新的机遇—外加多一点勇气—是我们可以共同探索的。

最重要的是,这么说吧:至关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让旧思维—冷战的残余和刻板的意识形态原则—迫使我们,我们任何一方,朝向错误的方向,或者挡住二十一世纪的可能性与现实的去路。我刚刚听到习主席告诉我们全球化的世界是怎样一个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的世界。是的,没错。他完全正确。而这让治理变得更加复杂,也让两个像我们这样的强国和强劲的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重要。这个时代全球化的世界需要合作而非冲突。

同时,中国在在它整个悠久的历史中这么多方面做出了贡献—在艺术、科学、文学、哲学,以及最近十几年来,很明显,在联合国安理会全球政治的工作机制中。我很自豪地说,在比这短很多的一段时间里—因为我们是个更年轻的国家—美国已经努力地对全球秩序和结构做出相似的贡献,并承担责任的重担。

现在,我们有一个机会—我们真的有—来定义一个新的关系。我们责无旁贷—我们有一项共同的带头责任—向着稳定、繁荣与和平的方向。而这取决于我们和我们的后人,来确保美国和中国是伙伴大于是敌人,关于法治我们的一致多于分歧,在重点事项方面的和谐大于冲突,同时每一年我们对彼此的意图都更有信心。这就是如何建立信任的方式。

这一对话能够帮助我们通过坦诚交换意见、阐述我们持有的立场,以及真诚寻求其他领域的共同点和共同努力来履行这一责任。我期待着极富成果和卓有成效的对话。

谢谢大家。(掌声)

(停顿)

卢部长:(进行中)– 共同的信念是为我们两国公民创造切实的成果是至关重要的。自这一对话开始以来,像这样的伙伴关系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虽然这将是欧巴马政府的最后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但我相信我们的记录表明让这样的双边 – 富有成效的双边交往继续下去为何如此重要。紧密合作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之间的分歧,并确定在哪些领域我们可以扩大合作,在哪些领域可以发现兼容利益上的共同点。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互动已经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基础,让我们更加有能力缩小我们之间的分歧,甚至能在彼此有分歧的更加棘手的问题上取得进展。

我们在未来两天的讨论将涵盖一系列对美中两国人民都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将讨论如何促进强劲、可持续和均衡的增长;我们如何能够提升金融部门的功能和稳定性;在对方的市场中为我们的企业和劳动者创造机会 – 以便在对方的市场中开展竞争;并坚持我们加强国际经济体系及其治理高标准的共同责任。我们也期待中国当局的努力,在美国的一些优先事项上取得进展,包括减少中国过剩的工业产能、提高数据和监管的透明度,以及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

美国和中国共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以及近期经济增长的近40%。我们各自的经济成就对彼此都有巨大的利害关系。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我们的政策和经济管理不仅将影响我们两国人民的繁荣;它们还将从结构上影响全球经济的健康和发展。

美国经济继续沿稳定增长的道路发展。经过七年的持续增长,关键的基本经济指标表明这一积极的轨迹将持续下去。失业率接近八年低点,劳动力市场条件的改善正在推动家庭收入的提高,消费者信心接近创纪录水平 – 接近大萧条之前的水平,但家庭债务的水平大大降低。

中国经济虽然有所放缓,但仍然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之一。中国经济改革议程的成功实施 – 这是我们将要讨论的 – 将是持续增长的关键。由于中国在经历具有挑战性的经济转型,通过实施改革来提升开放性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扮演决定性的角色,这将有助于向更加可持续的经济模式成功转型,并提升中长期经济前景。

随着中国制订自身的行动方针,我们认识到我们有共同的利益来寻求支持可持续增长的政策。我们将中国的既定改革目标看作与我们的双边经济交往议程相辅相成。而且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实施这些改革的规划上,以实现它们对未来的潜在好处。

与中国的改革议程一致,美国支持减少产能过剩和经济中杠杆的努力,让市场力量来决定资源的分配。产能过剩扭曲和损害了全球市场,实施政策让一系列深受产能过剩之苦的领域 – 包括钢和铝 –  显著减少生产对于国际市场的功能和稳定性来说极为关键。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过去一年的改革,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也是对这一进程的认可。再一次,与中国的改革议程一致,我们也支持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这为进一步走向由市场决定的汇率以及采用审慎的破产处置标准创造了条件。而且作为一个广泛的政策问题,中国利用其财政和信贷政策来为更加强有力的消费需求提供支持,这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对成功的经济转型来说至关重要。

中国已经从向世界经济的开放与融合中获益颇丰。各个领域都对这一成功融合有所助益,包括非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服务于加强我们的双边关系,这使新的合作形式成为了可能。它们帮助培育创新,解决关键的人类需要,而且它们的工作有助于取得更大的经济成就。

我们一直担心中国最近通过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将会建立一个不欢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环境,从而削弱这一基础。欧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将对我们的双边关系很重要。

中国今年担任G20轮值主席方,这象征着中国不断增长的全球经济地位。我们支持中国在现有国际经济结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预计中国将在维护和推进现有多边机构的高标准上继续承担更多的责任。为了实现这些重要的目标,美中两国之间继续就战略与经济对话所涵盖的多样化的问题开展合作,这一点极其关键。

在这一对话开展的过去十年里,通过坦诚的交往和讨论,我们已经证明并重申了我们能够有效地管理我们的分歧,并在改善美中两国公民的民生方面取得进展。我很自豪,我们已经在诸如促进法治、加强汇率透明度和监管透明度、坚持国际金融架构的高标准、开放市场、技术和环境领域,以及推进经济和金融改革等方面与中国一道取得了具体进展。重要的是,这样的进展在这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及以后持续下去。

我要感谢汪副总理在这些问题上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期待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进行富有成效的讨论,我们共同努力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共同挑战。

非常感谢。(掌声)